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青鳥 Bleu & Book

青鳥 Bleu & Book

書與青鳥,在複雜紛亂的塵世中,從書本的青鳥進入靈魂獨處的世界,思考書跟現實的連結、人和作者的知識脈絡並深入自我,從中譜成一幅澄澈靈魂的意象。書店原始建築的三角形窗,傳遞一個人無法獨自生存的,需與大自然孕育共生,青鳥能穿越其中並互補於不同層次裡,在面臨世俗環境中始終堅守信仰。讓閱讀重新定義自己的靈魂,讓書店因獨立而自由。

文/華正函;照片提供/青鳥書店

「我在29屆金曲獎得獎名單上看到『見本生物』,出於好奇便上網搜尋他的作品,覺得『天哪也太厲害了!』我找了幾家唱片行都未尋實體,後來在購物平台上發現有庫存,我就一口氣買了兩張,打開包裝、觸碰專輯的過程很令我驚艷。」講座一開始,楊士慶先描述了與「見本生物」初識的過程。對楊士慶的印象,盧翊軒則這麼描繪:「2013年左右有一股醜Q貼圖的炫風,楊士慶的作品有相似的風格,主要的icon都是用手繪,有著扭曲的線條與歪斜的美感,但你會覺得他的作品相當特別。」

知道彼此存在,但未曾實際碰面的兩人,首次因講座同台,談自己過去專輯與書籍的設計嘗試,以及觀者如何透過裝幀設計,從中挖掘設計師欲傳遞的訊息。

烙印心頭的第一張專輯裝幀

回顧接觸裝幀的契機,楊士慶說,他的起點並非是設計,而是個完全陌生的領域。「大學畢業前我愛上玩傻瓜相機,常用它到處亂拍;有天接到聶永真的案子,他要我拍照,我坦承自己完全不會拍照,他說沒關係就試試看,那是本預購林宥嘉專輯附贈的攝影集,當時我就硬著頭皮去執行。」因著這個機會,楊士慶隨後做了林宥嘉的專輯設計,也是他接觸的第一個專輯設計案。「那個案子其實做得非常痛苦,我到截止日前一天還給不出自己滿意的提案,企劃都快跟我翻臉了,原本說要提二至三案,最後只提出一個,還好藝人非常喜歡,提案就順利通過。直到現在,這仍是我最難忘的案子。」他說,做專輯設計同時觀察藝人對作品講究的一面,專輯成形前的討論互動過程正是他認為最有趣的工作環節。

「不管身處在設計的哪個階段,我覺得我比較像一頭動物,憑本能做決定不會想太多,我會想我重視這個合作、合作對象是我熱愛的樂團,專輯本身便該長成我心裡的那個樣子,遇到問題則盡可能地去解決。」大學時在The Wall打工的盧翊軒,第一件作品是工作夥伴橙草樂團的專輯設計,他以一片紙、兩張紙板作為整張專輯的結構,用極少成本表現「烏鴉」概念,專輯封面有個碎形的羽毛,以向量圖形,讓裝幀呈現上為一動態延伸。

【評書青鳥】盧翊軒X楊士慶 詮釋「裝幀感知論」:創作是日常經驗的累積

盧翊軒設計吳芬詩集(青鳥攝影)

在感知中重新定義裝幀

「我不太知道如何清楚區別裝幀和設計,好像在說同一件事,但又不是同一件事。」裝幀對楊士慶而言,是傳遞訊息上的加分條件,專輯與書籍的印刷方式、材質應用,除能增加設計本身的價值,觀者也能藉裝幀接收設計師欲傳達的內容。除此之外,裝幀更是將日常的感官感受,轉換成設計靈感。「我們不能總是坐在電腦前,想著怎麼讓畫面變美,應該試著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東西。五金行有很多琳瑯滿目的東西,我會一個個拿來摸質感,那些物件對我來說有很大的魅力;我也喜歡逛跳蚤市場,有年代的東西對現代人而言可能很俗,卻也吸引了很多年輕人的目光,不同世代會以不同的角度來理解事物。」若創作時碰壁,不如參考楊士慶的作法,擱下手邊工作出門接受感官刺激,從生活中積累創作能量。

因工業設計背景出身,使盧翊軒會以「使用者經驗」來切入設計,如觸碰紙張時所感受到的溫暖或冰冷,是他在做裝幀設計時無法忽略的細節。「體驗、操作一件事對我來說都是介面,裝幀就是我在做平面設計時的介面。裝幀較接近使用邏輯的概念,將東西實體化不只是選擇紙張、結構,更涉及你怎麼體驗一本書,拆卸包裝、翻閱書本的過程,甚至延伸到行銷,整個體驗過程是很長的。」將裝幀視為一長途旅程,盧翊軒像是旅途嚮導,細心預想每一個可能影響體驗的環節,規劃並引領人們透過自身感知,藉裝幀開啟個人體驗旅程。

「做設計時要想成是一塊固定100克的餅,用比例分配成份,如果印刷加工佔80%,圖像只能放20%,如果兩者都放80%,這塊餅的餡料就會太多。」盧翊軒以餡餅來比喻,若要以抽象元素作為專輯主體,再加入藝人照片會讓畫面太過繁雜。在音樂與出版市場,兩者都有裝幀越發精緻化的趨勢,楊士慶認為,「很多人已經做出很厲害的東西了,你就得想自己的設計如何更突破,試圖嘗試不同材質或創新的架構,才可能讓現在不買專輯的人也想要收藏。」

【評書青鳥】盧翊軒X楊士慶 詮釋「裝幀感知論」:創作是日常經驗的累積

丁噹《不要命》(取自楊士慶臉書)

兩位設計師在講座尾聲,各自分享了自己的裝幀作品⋯⋯。盧翊軒回顧《吳芬詩集》的裝幀,他參照聖經樣式,在書口刷金、選用塑膠皮的精裝封面,並在書口印上阿基里斯和帕克羅佩洛斯,帶出詩集裡的同志議題;楊士慶負責丁噹《不要命》專輯設計,他將油漆淋上三千張專輯,以呈現流血概念,歌詞本邊緣為鋸齒狀,刻意讓人翻閱時有不適感。他們讓裝幀設計不僅囿於視覺訊息,觀者能以不同感官感受、多元面向解讀設計,使裝幀本身具多種樣貌,人們的體驗過程富含了更多可能。

【評書青鳥】盧翊軒X楊士慶 詮釋「裝幀感知論」:創作是日常經驗的累積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繼續聽唱片:

  1. 藝術家是有冒險性的,但是開唱片公司就不一定了──專訪馬世芳(上)
  2. 現在的問題不是沒有好歌,而是沒有唱片工業──專訪馬世芳(下)
  3. 從唱片、刊物到音樂節──在音樂場景裡持續躍動的小白兔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