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這本書第一部分的文章大多是因為某些時間點寫的,例如端午節就寫屈原,中秋節就寫嫦娥;」呂秋遠說,「相關的故事我都很熟,要寫的時候再查一下就好。就像最近我就寫了漢朝的白話文運動。」

呂秋遠2017年出版的新書《請問呂律師:關於愛與婚姻的練習題》,主軸架構在他工作中佔比很大的處理項目「家事」上頭──亦即關於婚配、婆媳、親族、產權⋯⋯等相關法律事務,從「愛情」談到「婚姻」,最後講「離婚」。有趣的是,在講「愛情」之前,還有個章節,名曰〈感情的時光隧道〉。

愚者從經驗中汲取教訓,智者從歷史中汲取教訓。」呂秋遠引述電影《本能寺大飯店》裡的台詞,「我喜歡歷史。我的書房裡大約有60%的書是歷史書,其他40%才是寫碩、博士論文時的參考書和政治、經濟相關書籍。」

呂秋遠認為歷史很值得研究,那些在教科書裡被神格化了的歷史人物,其實都有他們自己的感情問題,與現代人沒有什麼差異,人性幾乎一直沒有太大變化。「就像陸游,是個愛國詩人,明明就有膽子寫很多熱血詩詞談國家大事,但卻對媽媽言聽計從,照媽媽的意思和妻子離婚;」呂秋遠苦笑,「離婚了也就算了,後來自己再娶、前妻也再嫁了,他卻還是要去招惹人家,寫〈釵頭鳳〉,這算什麼?就和現在某些人一樣,人性啊。」

法律只是用來解決問題的工具

無論是律師工作,還是在電台主持節目,呂秋遠面對諮詢或委託,不但會在事件裡反覆看見深刻的人性,也會明白,在這些問題當中,真正可以用法律解決的,可能不到一半。「最常見的狀況是,當事人不見得全對,也不見得全錯;兩造吵到最後,要不要把爭端放過去,都只是一口氣。」呂秋遠說明,「怎麼解決這口氣?怎麼讓兩造不再繼續爭吵?這才是律師面對的真正挑戰。」

呂秋遠想的,不只是幫詢問者及客戶解決法律方面的問題,而是化解「那口氣」。想達成這個終極目的,呂秋遠的做法是「把當事人的靈魂放進我的身體,確認當事人需要什麼」──唯有從當事人的位置出發、從當事人的觀點思考,才能替當事人找出真正的解決之道。「我認為律師是解決問題的人,解決問題是最終的目的;」呂秋遠表示,「法律只是中間用來解決問題的工具。所以我常說:『沒有溫度的法律是假的。』」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難題

在社群平台上活躍、主持電台節目、與出版社合作出版第一本書《噬罪人》⋯⋯,進行這些一般律師不會接觸的事務時,呂秋遠常會面對來自法界同業的質疑──有時被質疑專業能力,有時被質疑破壞行情,還有人認為他想要從政參選。「我是東吳法研所夜間部第一個考上律師的,這樣的背景與國內法界大多同業不一樣;我在電台回答聽眾的諮詢,告訴他們可以去找什麼資源解決問題,從來沒有要他們到我的事務所來。」呂秋遠講得很篤定,「會有人有不同看法是一定的,不過我沒打算從政,會做這些事,只是因為我覺得現實世界中,『解決問題的人』永遠不夠。我只是在做自己開心的事而已。」

就連以案例講法律常識及人性故事的《噬罪人》等作品,都有人認為呂秋遠把當事人的祕密拿出來賣錢,質疑他的職業道德。「這是我後來要寫小說《星光》的原因之一,」呂秋遠說明,「其實當事人的經歷哪有那麼戲劇化啦!那些案例其實都經過改編,都算是小說。重點是我希望用這些故事讓讀者了解:官司案件的背後在說些什麼,點出現實案件的背景;讓讀者明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難題。」

我在做《解憂雜貨店》

不過呂秋遠也認為,自己在社群網路上成為矚目焦點的幾年之後,慢慢有了反省與改變。「從前我發言或回覆時比較自我,太個人主義,現在已經比較不突顯自己了;」呂秋遠想了想,「我會減少一知半解的評論,對公共議題的分析也比較謹慎,會提供個人看法,但不否定別人的看法。畢竟我並不希望被當成偶像,我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幫助別人。」

呂秋遠的確持續用自己的方式幫助別人。在通訊發達的現代,呂秋遠常會直接收到來自四面八方的詢問,有些請教專業法律意見,有些根本就是尋求人生方向指引;呂秋遠每天都親自回覆這些留言訊息,每天回覆的數量幾乎都在三百則上下。「能力範圍內,我能做就做。」呂秋遠說,「我現在特別喜歡回覆小孩子和青少年的訊息,原因有兩個:一是讓他們覺得『有人會理我』,這樣可以讓這些不知要對身邊哪個人求助的孩子,對世界重拾信心;二是可以幫他們從不同方向想事情。第一點尤其重要,因為收到回覆了,他們就會覺得有人挺他們,就算我只能鼓勵一個高中生『再撐兩年,等畢業就好』,他也會比較願意堅持下去。」

一天回覆三百個訊息,一年就會超過一萬個訊息,這個數字想像起來是件大工程。「我覺得我根本在做東野圭吾寫的《解憂雜貨店》啊,哈哈,」呂秋遠笑了,「我總說人就是生來受苦的,如果做這些事可以讓人少受點苦,那不是很好嗎?

呂律師對你說:

  1. 呂秋遠:霸凌,最可怕的不是毆打,而是有意的排擠與忽視
  2. 律師作家的跨海對談:費迪南‧馮‧席拉赫X呂秋遠
  3. 呂秋遠:我的墓誌銘只想寫「這是一個好人」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