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瑞棋
原載於「Readmoo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雖然《龍紋身的女孩》這本書屬於推理小說的範疇,但是卻很難將它歸類到既有的特定類型。

一開始男主角受託調查的懸案是以「密室殺人」的形態呈現,作者特地提供了小島全圖與島上住所位置圖,還詳列家族成員一覽表,儼然就是「古典推理」的態勢。但是,當男主角根據蛛絲馬跡到處尋訪關係人卻又屢屢碰壁,這種一步一腳印、不肯放手的辦案精神又像極了著重辦案程序的犯罪小說,一如同是瑞典籍的前輩馬丁.貝克與韋蘭德探長。

然而,就在你習慣了這種緩慢的步調時,劇情卻急轉直下,兇手迎面反擊,緊張的氣氛加上危急的場面又將故事炒熱成懸疑小說。可是它又偏不採典型懸疑小說的結束方式——不到最後幾頁不知真正結局(所以我們讀這類小說時,從頁數就可以知道還會不會峰迴路轉);所以你說,該如何將它歸類?

它「雙壞人、雙主角」的安排也頗獨特。尤其男主角的敵人從頭到尾都沒有現身,而兇手也是直到最後才帶給主角威脅。以推理小說而言,主角對抗的對象竟然出現的篇幅這麼少,甚至一句台詞都沒有,實在太少見了。

而雙主角的安排,除了營造彼此情感與信任關係的糾葛外,左傾的作者更藉以分別抨擊邪惡的資本主義與僵化的官僚系統。男主角因為欲揭發黑幕而得罪財團,他的雜誌社遂在該財團的運作下流失大量廣告而面臨倒閉危機;這是典型資本主義下大吃小的遊戲規則。女主角明明已能自力更生,卻因為過去的不良紀錄(所謂不良紀錄其實是她為了自衛而採取的暴力行為)而硬是被政府指派監護人,而這名監護人竟仗著對她金錢的控制權與判斷她應否進精神病院的權力,逼迫她成為他的性奴隸;這是弱勢族群在官僚體系下不得翻身的最佳寫照

雖說是雙主角,這本書還是以男主角做為故事進行的主軸,不過很顯然的,書名本身就賦予了女主角莎蘭德特殊的地位。事實上,莎蘭德的強烈個性與準邊緣人的特殊身份反而令其較男主角更有魅力 ,尤其是她隻身深入虎穴救出男主角的英勇表現,加上她運用電腦駭客的絕技與膽大心細的身份變裝,單靠一己之力就令財閥走投無路,其智勇雙全遠遠超過男主角。

我相信莎蘭德的拒絕社會主流價值、不信任官僚體系,正是反應作者心中的理念。而她的特立獨行、我行我素,更是作者面對現實面的種種無奈與妥協時,產生的浪漫投射吧。不過這個角色得到我們的認同,不正代表了我們心中也有類似的投射嗎?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那些奮力拚搏的女孩們:

  1. 隱蔽的暴力.私刑的正義──CHICK NOIR的驚悚懸疑書單
  2. 出版史上最高機密對待:全球摒息緊繃,迎接《龍紋身的女孩》第四部曲上市
  3. 《蜘蛛網中的女孩》究竟值不值得讀?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