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白之衡

延續「千禧年三部曲」的《蜘蛛網中的女孩》(The Girl in the Spider’s Web)再過一個月就要上市了,此時此刻,所有相關人員似乎全部陷入一種微妙的緊張狀態。這部由瑞典作家拉傑克蘭茨(David Lagercrantz)代已故原作拉森(Stieg Larsson)而寫的第四部曲,目前看來會一如預計地在 8 月 27 日出版,同步 27 國上市,翻譯語言也將近這個數字。

據報導,三部曲已在全球銷售約 8,200 萬冊,而為了不負這項驚人成就與累積的讚譽,瑞典出版社 Norstedts 採取戒慎恐懼的態度,不言可喻。

代表 Norstedts 的阿卓芙‧伯格(Linda Altrov Berg)就說:「我們瑞典人通常不會把自己看得太大太重要,不過這一次,從國內或國際上來看,都會相當驚人。我覺得這可能是 2015 年最盛大的出版大事。」

而為了將發行當日的力量濃縮到最大,整個出版系統的相關單位可說下足了保密功夫。比如,作者拉傑克蘭茨與各版本的譯者的工作筆電皆不可上網;而最終完稿時,Nordstedts 以急件快遞「單份」複本到各國代理出版社的總編輯手上,此外就不再複印任何複本。

最高機密對待 放作者出國度假躲媒體

代理英文版發行的英國出版集團 Quercus 宣傳總監羅賓森(Hannah Robinson)說:「這絕對是我經手過最最高機密的案子。」她表示,據她估計目前全英國可能只有四個人讀過這份複本。

此外,據《衛報》報導,Norstedts 也對拉傑克蘭茨下了「封口令」。

2014 年 11 月,拉傑克蘭茨剛完成作品時,就曾在瑞典文學電視節目《Babel》上語帶戲謔地表達了自己談作品的為難:「我不太擅長保守秘密,你又是個那麼好的訪談人,我很可能會洩漏一大堆出來喔。」

這位被《衛報》形容有「聒噪而調皮的形象」的作家,曾在 2015 年 5 月的黑鎮文學藝術節(Hay Festival)鬧了一點小風波;他自己爆料,他在以幽靈寫手身分為瑞典足球員伊布拉希莫維奇(Zlatan Ibrahimovic)寫的自傳《I am Zlatan Ibrahimovic》中,編造了許多引言。

這樣的舉動,自然會讓即將出版《蜘蛛網中的女孩》的 Norstedts 極為緊張,因此拉傑克蘭茨在出版前兩個月,就前往芬蘭離島度假,遠離媒體干擾,在《衛報》看來,也是特意的安排了。

儘管保密工作做得嚴謹,但出版社也相當有計畫地在釣讀者的胃口。

就在英國時間的 7 月 22 日,Quercus 旗下的 MacLehose Press 出版社已經釋出第一波故事情節中的「關於新一集的線索」:在這集的開頭,布隆維斯特與莎蘭德已經好一段時間沒有聯絡,知名的瑞典科學家 Balder 教授找上布隆維斯特,請他寫一個關於人工智慧的恐怖報導──事件逐漸明朗,Balder 與莎蘭德結盟,而莎蘭德正遭名為「蜘蛛」的網路黑幫無情攻擊,這個網路幫派很快地就會為斯德哥爾摩覆雪的街道、千禧年雜誌社,以及布隆維斯特與莎蘭德帶來恐懼。

MacLehose Press 掛保證表示,這本書肯定「讓人腎上腺素飆升、精彩複雜,且令人深深著迷」。

是成是敗,全世界都在看

不過,這或許不能緩解出版前的壓力,因為在全球關注之下,沒有人敢保證這個第四部曲能延續前作的成功,甚至還有看笑話或敵視的眼光存在。瑞典報紙《Aftonbladet》的書評阿嘉德(Martin Aagård)就說:「瑞典文學界對這個計畫非常非常懷疑,這某程度上是一種盜墓行為。」

曾與原作者拉森同居 32 年的蓋布爾森(Eva Gabrielsson)對於這本新書的觀感更從來不留情面,她認為出版社只是因為缺錢罷了。她還聲稱拉森肯定會為這項出版計畫感到驚慌,「他不會想要有人繼續替他寫下去的,我不認為搶劫別人的作品是對的事。」

種種一切加諸在一起,也就造成了今日出版社的緊張氣氛;他們知道,假如這場豪賭根本是誤判,原三部曲堆積起來的聲譽可能一夕之間全毀在他們手上。

拉傑克蘭茨在去年那次電視節目訪談上的陳述,可能最能抓住這種氣氛:「我一直以來都很驚慌失措,因為我知道殞落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我想像過很多狀況,到時我可能會戴上黑色墨鏡、作個整形手術,然後就此消失。」他說。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閱讀最前線The Independent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