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不可理喻的人令人討厭,因為他們一旦站定立場,就不會再改變。社會運作仰賴溝通,溝通的本質在於適度接受別人給你的新資訊,照理來說,像台灣社會這樣運作良好的社會,不可理喻的人應該很少很少才對。

然而,正好相反。我們每天都會重複體驗說服別人有多困難。甚至有些人,連證據放在他面前,都可以「裝睡的人叫不醒」。以我個人主觀的觀點來看,上述這些情況常出現在護家盟、反對年金改革的人,以及那些支持服儀規定的人身上。不過持平來說,我們有理由相信,自己的對手也在我們身上感受到了一樣的不可理喻。

人不可理喻,這件事很糟。如果說服別人的困難度達到一個程度,人就無法合理地根據證據改變立場,社會爭論也無法解決。有些人認為,這個窘況的癥結,是在於每個人「都帶著自己的主觀」、「都站在既定立場」去看事情:我們在加入討論,或面對新證據之前,自己都已經先對世界持有了一組相關的信念(beliefs)。然而這種診斷很快遇到困難:人似乎不太可能真的不帶任何觀點和立場去看事情,如果我們之所以不可理喻,是因為我們都有立場,那不可理喻的狀況大概不可能解決了,因為你不可能把人變成,或訓練成白紙。

貝氏定理來拯救了!

一方面,為了讓社會溝通成為可能,我們最好別成為不可理喻的人,但另一方面,我們又不可能卸除自己的立場和既有信念。這種時候,該怎麼辦?根據卡羅爾(Sean Carroll)的說法,解決方案其實很簡單:

  1. 對於任何科學命題,都不要給定100%或0%的先驗信任度。
  2. 用貝氏定理來更新命題的信任度。

卡羅爾是加州理工學院的理論物理學家,他的《詩性的宇宙》曾被紐約時報即時榜票選為最有影響力的科學書。在這本書裡,卡羅爾說明如何從「詩性自然主義」(poetic naturalism)來看待人類歷史上的各種大哉問。這本書很厚,卡羅爾得以從基礎講起,他把一小段篇幅,拿來談我們該怎麼評估科學命題的可信度,並逼近共識。

卡羅爾知道,人總是難免使用自己既有的信念來判斷眼前的新資訊,用卡羅爾的話來說:我們會用既有的信念,來賦予眼前的命題「先驗信任度」。例如,你可以想像,「祈禱可以避免災厄」這種說法的先驗信任度,在無神論者眼裡很低,在有虔誠信仰的人眼裡,則可能高一些。雖然我們理性上很難認為無神論者和有神論者有一天可能達成共識,但我們大概可以同意,如果有一天他們達成了共識,這應該是因為其中一方依據證據改變了自己的看法。

人可以怎麼依據證據改變自己的看法呢?卡羅爾指出,在這裡貝氏定理可以幫上我們很大的忙。假設你是個無神論者,你相信神不存在,但你也是個有科學精神的人,所以你不會說自己有百分百的把握,也就是說,你不會這樣安排兩個命題的先驗信任度:

  • 神存在:0%
  • 神不存在:100%

你是無神論者,你相信神不存在,但你也承認自己有可能出錯。在這種情況下,假設你對相關命題有這樣的先驗信任度:

  • 神存在:1%
  • 神不存在:99%

卡羅爾說,以這樣的分配出發,我們對於每個新資訊,都有一套固定的做法可以依據貝氏定理,來更新這兩個命題的信任度。假設我們得到很可靠的資訊,指出:

(A)在統計上,人民虔誠地禱告比例越高的國家,自然災害的頻率和損害越少。

這時候我們首先需要回答這兩個問題:

  1. 假設神存在,在你的主觀估算來說,(A)為真的機率有多少?
  2. 假設神不存在,在你的主觀估算來說,(A)為真的機率有多少?

「這很難回答耶!」是個合理的回應,因為這些問題都涉及很多複雜細節。不過你大概不會反對:(1)給出的機率會大於(2)給出的機率。(聰明你的可能想得到一些和神無關的原因,使得虔誠禱告能降低自然災害的頻率和損失,不過讓我們面對現實,這些原因應該都比不上神的存在帶來的影響)

警告!數學要來了!

我們承認,對於(1)和(2),要給出客觀機率很困難,不過它們要求的只是你「主觀估算」的機率,這並不算是太刁難。假設你(身為無神論者)的回答是這樣好了:

  • 假設神存在,對我來說,(A)為真的機率是90%。雖然我不相信神,但是如果神存在,祂應該會回應那些禱告。
  • 假設神不存在,對我來說,(A)為真的機率是5%。即使神不存在,也可能有一些巧合,或者我們沒察覺的相關性,來促成我們眼前的統計結果。[1]

在這時候,給定(A)真的發生了,你必須依照你的回答,來更新你對於神是否存在的信任度,根據貝氏定理,更新的方式是:

  • 神存在的機率比:1(先驗信任度)乘90%(在神存在的情況下,A為真的機率)=0.9
  • 神不存在的機率比:99(先驗信任度)乘5%(在神不存在的情況下,A為真的機率)=49.5

這時候,對你來說,神存在和不存在的機率比會是:

神存在 神不存在
0.9 49.5
1.8% 98.2%

你可以看到,縱使身為無神論者,當你秉持願意調整信任度的心態,並給予可能的新資訊合理的「主觀估算機率」,那麼隨著證據來更新信任度,就可行。

避免自己成為不可理喻的人

在這裡我們以「神存在/不存在」來舉例,但是你可以想像,類似的做法也適用於其他有爭議的科學命題,例如「基因改造食品會威脅人類健康」、「性教育教材裡的同性戀內容,會助長性病擴散」、「閱讀古文有助於提升溝通能力」。卡羅爾的整理,凸顯了這種認知方法的幾個好特色:

首先,要避免自己不可理喻,你不需要是一張白紙。你有一些既有信念,這些既有信念讓你跟其他人對同一個命題抱有不同的「先驗信任度」,但這不要緊。只要你和其他人都願意「主觀估算」新證據在不同命題成立的情況下出現的機率,並依照新證據是否出現來修正自己的既有信念,大家就有機會逐步逼近共識。

再來,更新信任度並不難,雖然我們並非全知,手上的科學資源也有限,但這種更新只要求你「主觀估算」,這是每個人都做得到的事情。

最後,當然,若你一開始就把自己對於某科學命題的「先驗信任度」設為0%或100%,那麼不管你如何依循上述方法更新信任度,你對於該命題的信任度都不會改變。在這種情況下,你就成為卡羅爾標準底下的不可理喻的人。

NOTE

  1. 是的,這兩個機率加起來不見得是1,你有空的話,可以想想為什麼是這樣。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不可理喻的實例:

  1.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你不見得要站在同志這邊,但應該站在護家盟的對立面
  2.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你的筆戰能突破「知識論的循環」嗎?
  3. 【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除了摩天輪還可以愛上什麼?──讓護家盟一秒崩潰的古代小說!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