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昱昊

攤開腦中對於書市出版的地圖,在美國我們想像得到龐大的連鎖書城與線上訂購、歐洲恍若電影中才會出現的街角小書坊、台灣有文青味的獨立書店與應有盡有的誠品書局⋯⋯拼拼湊湊中好像完整了一個出版世界的大略領地與風格,但多數人對於亞洲文學的想像也總僅止於中日文書籍的市場,「出版經紀及版權人才研習營」邀請來自以色列出版業講師歐妮特.科恩─巴拉克(Ornit Cohen-Barak),揭開未曾想像、另一種神祕西亞的書籍世界。

獨特的敘事來自於文化底蘊

「從西元前六年開始,以色列至今已經歷經第三次建國了。」歐妮特帶著小白板站上講台,一邊書寫希伯來文一邊向版權營的學員介紹以色列的歷史與文化,她笑說,以色列其實是相當年輕的國家,但是由於從戰爭、宗教、文化發源等各種面向上累積了相當龐大且悠久的歷史底蘊,所以這讓以色列當地的文學幾乎每部作品都會談及政治、歷史與國族認同等話題

「每個文化都會發展出自己的敘事方式。」她解釋,身為以色列最大出版社Modan Publishing House和Keter-Books的總編,她發現由於不同文化的獨特性與歷史背景,發展文學時所關心的議題以及切入視角都會受到影響,逐漸延續並開展出只有該文化所獨有的說故事方式,也讓當地的文學能夠有別於他國。

西亞的地緣位置與台灣跨越漫漫大陸,與我們習慣的海洋之外的日韓甚至東南亞的文學甚至世界觀皆有所不同,甚至超乎想像,這讓提及「以色列的亞洲文學」時多是一頭霧水。

希伯來文危機與削價競爭大危機

「其實希伯來文雖是官方語言卻在急速失傳中。」歐妮特說,希伯來語的用戶只占了總人口八百萬中的一半,其他人口多來自於不同的外來移民與各式種族,因此在文學上也充滿不同語系的語言使用,「所以這讓希伯來文的書在以色列的書市上面對相當大的挑戰。」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由於書本在語系上就相當競爭,以色列書店又普遍盛行將無法賣出的書用「清倉」、「血本價」的方式出清存貨,這間接養成了讀者願意等待書籍降價時在一次性大量購買,卻是對於出版業相當嚴峻的局面,只能不得不賠本賣書

「從書商、譯者、作者⋯⋯整個產業都受害!完全必須停止!」歐妮特無可奈何地說,但卻沒辦法停止這種惡性循環,因為即使個體書商不願意削價,其他競爭者依然大清倉吸引生意,讓堅持文字有價的書店也無法長期抗戰。

儘管政府推出了修法來保障新書在三年內不得亂削價出售,但依然不是成功的改革,版權費依然低落,讓習慣買便宜書的消費者反而卻步,童書市場以及較不知名的作者都大受打擊,甚至岌岌可危。

蕭條之中開出多元的新希望

儘管局勢不好,歐妮特仍然沒有只剩悲觀的念頭,「這個修法來得太遲了,而且也不夠大刀闊斧。」歐妮特建議對比德法兩國對於修改出版法的成功,解決而今蕭條的書市。「但還好,在大書店紛紛削價的時候,獨立書店的生意反而上漲。」她開心的說,同時表示翻譯文學在以色列相當有市場,鑒於國家多元文化族群的組成,對於不同語境或是文化的文學接受度相當高。台上講師神采飛揚,台下各國學員亦露出興奮的眼神,期盼外來的種子可以讓以色列的黃沙中再次開出一片繁花盛景。

▶▶2017版權營【系列報導】!

版權營相關紀錄及回顧

  1. 【2016版權營】中書外譯的關鍵之人──記「從這裡,去遠方:中書外譯的奇幻旅程」講座
  2. 【2016版權營】怎樣才能把書賣進英語書市?──美加書市中的翻譯書現況
  3. 【2016版權營】出版最前線的捉對廝殺──書探的秘密生活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