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宣瑋

位在華山二樓的青鳥書店開業不久,就已成為華人獨立書店的指標型書店。獨特的建築設計巧妙地融合光與影,到處充滿巧思。書店的創辦人蔡瑞珊於2017年歲末出版新書《我會自由,像青鳥一樣》,舉辦發表會的週六夜裡下著小雨,溼氣沉沉,但小小的書店卻擠滿了人。

時報的總編輯曾文娟很早就結識蔡瑞珊,但在蔡瑞珊經營閱樂書店時,才訝異地發現:一個如此年輕的女孩,竟然有辦法請到許多知名人士為她策展;兩人相談甚歡,曾文娟向蔡瑞珊邀稿,希望她以自身例子寫一本書,而蔡瑞珊一直揣著出書的想法。

「就像張愛玲講的,也沒有早也沒有晚。」曾文娟剛好遞出橄欖枝,《我會自由,像青鳥一樣》就誕生了。

「我想知道年輕人的想法與實踐。」在國外有許多不同的跨業翻轉案例,但在台灣,從複雜的媒體世界「翻轉」到獨立書店,「這麼一個真實的案例、真實的故事,裡頭又有多少讓人感動落淚的故事、多少克服與捨得。」雜學校的創辦人蘇仰志是這場發表會的與談人,也是青鳥書店的活躍分子。在這個十八坪的小空間,他找到屬於自己的方向與未來。

「這裏變成台灣一個很具代表性的座標,在這兒,我認識很多不同的人。」在他的眼中,蔡瑞珊是個「不太乖」的小女孩。「她就是不太乖,莫名其妙在閱樂,莫名其妙開書店。」

她走著一般人很不熟悉的路徑,很不乖地挑戰自己

「本來想說,今天不會有任何人來。」

下雨的週六晚上,實在不是個發表會的好時機,讓蔡瑞珊本來以為「本來想說,今天不會有任何人來。」當她看到現場爆滿的人潮時,先落了幾滴淚。

「這本書提到很多我的爸爸。」父親從小教給她很多人生哲理,例如吃虧就是佔便宜。小時候的她很難理解這些看起來讓人摸不著頭緒的道理,但長大後回想起來,才發現父親要告訴他的,是希望她凡事拉長遠看,不要爭奪當下的輸贏。也因此,在遇到許多困境時,她才能夠樂觀地看待事物。

蘇仰志認為,樂觀的人通常誕生在幸福的家庭,在成長的過程中充滿著滿滿的愛,這種特質容易讓他們勇敢面對人生困境。這種特質,在蔡瑞珊身上十分明顯。在遇到挑戰時,她常有一股傻勁,「反正沒有生命危險,那就做啊!
蔡瑞珊是個喜歡改變的人,她覺得這世界上最大的不變,就是變化。「然而,我的本質並沒有太大的改變,那個本質是不乖。」儘管常常被稱之為「不乖的女孩」,但對她來說,不乖不是真的不乖,而是看破世界的表象,從心思考問題的癥結點,發掘答案。

試著看透世界表象,所以人家說她不乖──《我會自由,像青鳥一樣》新書發表會側記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醒來」,是人生最幸福的事

蔡瑞珊三十歲那一年,她發現閱讀可以提供獨立思考的力量,讓沉睡的人們「醒來」,於是她毅然決然辭掉媒體工作,轉身投入獨立書店的懷抱。

我會自由,像青鳥一樣》前半部講媒體,後一半談書店,而兩個部分,都在談青鳥。在蔡瑞珊的定義中,青鳥是書店,也是媒體。她畢業後進入媒體圈,在華視待了八年,身上流著媒體的血液。當初入行時,她選擇從業務開始。這是一個很不好待的部門,常需要交際應酬、喝酒打通關。

當天她以前在華視的部門主管巴哥也來到現場。巴哥對蔡瑞珊的初次印象,是個很夢幻的小女生,每次都穿著飄逸的裙子,後面跟隨著一堆男粉絲。但蔡瑞珊不像他原本想的那麼嬌弱,在八年的時間內,她從業務人員換成節目主持人又做到企劃,不斷地鍛鍊、挑戰自己。巴哥看到夢幻女孩的成熟蛻變。

「她不斷地在蛻變,因此她跟我說要離開華視的時候,我很訝異。」

某天蔡瑞珊跟他提離職,說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因為她認為「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看到她堅決的態度,巴哥告訴她,「任何的舞台,舞台站久了,就是你的了。但如果你不想要這個舞台,那就到外面世界的那個舞台。」

後來看到她到閱樂書店,接著又創辦了青鳥書店,他相信已經看到她自由飛向青天。

生書與生小孩,哪個比較難?

2017年對蔡瑞珊同時生下了兩個結晶。一個是她的書,一個是她的寶寶。

這兩個通常耗掉平常人所有心力的產物,她一口氣生完。作為她的同期寫作同學、實踐大學建築系副教授的李清志老師表示,「我實在相當佩服。」蔡瑞珊在書中不斷提到她父親對她的影響,讓李清志很有共鳴,「父親對我們的影響真的是蠻大的」。

李清志還分享了蔡瑞珊在生小孩當天的趣事。已經坐在待產台上的蔡瑞珊,在臨盆之際還不忘回應她的寫書群組、參與眾人的討論,只在生產時神隱幾分鐘,之後才悠悠地跟大家說「我生完了」。對她而言,似乎生書比生小孩更為困難。

蔡瑞珊今年的目標,除了經營青鳥書店外,也希望在這塊土地開設更多的獨立書店,讓閱讀也能夠像她一樣,自由地飛翔。

蔡瑞珊,青鳥,以及閱讀:

  1. 「從閱讀獲得自由,是青鳥存在的意義」──專訪青鳥書店店長蔡瑞珊
  2. 店裡的書像是青鳥,穿越在陽光與書櫃中,並互補於不同層次裡。
  3. 【評書青鳥】專欄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