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艾略特的長詩〈荒原〉一開始就寫道:「四月是最殘酷的季節。」

在台灣,五月才是最殘酷的季節,之一。

當然,這是因為報稅的緣故;也當然,這是我們發現自己收入不高但稅繳不少的緣故。或許會有人覺得繳稅天經地義,有錢人繳得更多,但這種「有錢人繳更多」的情況大多數只是從理論而來的想像,因為有錢人繳稅的數字也許更大,但考慮到其他種種因素(例如收入比例),一般人繳幾萬元的稅和有錢人繳幾千萬的稅相比,前者可能對生活造成直接的麻煩,後者可能沒感覺,晚宴上的紅酒等級並不會因此下降。

另一方面,比「有錢人繳更多」的想像更貼近現實的,其實是「有錢人不想繳更多」,所以他們會利用各種方式合法,或不合法地「避稅」。先前引發國際關注的《巴拿馬文件》裡就有很多這類案例,牽扯其中的有錢人,包括社經名流、各國政要、體育明星,還有軍火販子和毒梟,這些人規避的稅收不但影響政府稅收、社會福利,甚至會對一般人造成危害。

而且,有錢人們可能沒有想清楚,自己能夠不弄髒雙手、優雅生活的原因,在於有人幫忙他們做更入世的骯髒活兒,雖說這些人直接或間接受僱於有錢人,但沒有他們,有錢人生活就沒能那麼光鮮閃亮。《低端人口:中國,是地下這幫鼠族撐起來的》生動貼身地闡明了這個情況,而中國只是世界開發中或已開發各國當中的一例,許多國家裡都有相同的階級問題,例如《下一個家在何方?》裡頭提到的狀況。

但,在一個社會當中,一個社會成員要做多少工作、有多少收入,才能算是還過得去、不會受到歧視?或者,如果每個人都有基本收入,那麼有些社會問題是否就會自動消失?那麼這個「基本收入」要怎麼算出來或者從哪裡來?《寫給每個人的基本收入讀本》深入淺出地與大家一起討論這個問題,或許你會訝異地發現:某個國家曾經出現過「政府統一發給大家一個基本收入」的公投,結果居然⋯⋯

賺得不多,支出不少,每年五月,我們總得十分嚴肅或說十分現實地重新檢視這些。但從另一個角度看,生活在現代社會,這些其實是不該撇過頭去當作不存在的問題。讀這幾本書不會讓我們一夕致富,但會讓我們更理解人類世界是怎麼運作的,讓我們直視某種歪斜──直視它就可能會有對付它的方式,或至少可以讓我們不要變成它。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每週電子書最新訊息:

  1. 【一週E書】對,我知道你說的那個,雖然我也說不上來是哪個,但就是那個!
  2. 【一週E書】想起對夢想懷抱巨大熱情的青春時光,發現當年那個自己仍在心底某處發亮
  3. 【一週E書】它們會讓你擁有質疑現狀、解決問題、看透虛象、好好生活的能力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