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Gene
來自馬來西亞,現居風城。興趣廣泛的生物學家,研究工作之餘,嗜好讀讀書、看看戲、寫寫作、騎騎車、踏踏青、逗逗貓。

鋁鎂鈾銅鋰鋅

很多人都不想被這個網路上盛傳、原意為「你沒有同理心」的標籤給貼上,那比直接被罵髒話沒好哪去。

然而,就是因為同理心有時候實在是被太過濫用了,所以才會出現「銅鋰鋅」這種對濫情理盲的諷刺。

先不管台灣社會究竟有沒有同理心,美國耶魯大學的心理學家保羅.布倫(Paul Bloom)在《失控的同理心︰道德判斷的偏誤與理性思考的價值》(Against Empathy: The Case for Rational Compassion)這本書中,就大膽地直接挑戰同理心!

保羅.布倫之前的書《香醇的紅酒比較貴,還是昂貴的紅酒比較香?》(How Pleasure Works),是本令人大開腦洞的好書,如果還沒讀《失控的同理心》,真心建議先讀《香醇的紅酒比較貴,還是昂貴的紅酒比較香?》這本中文書名長到是個句子的好書,因為如果誤以為作者鼓吹鎂鈾銅鋰鋅,恐怕會錯失他的其他好書。保羅.布倫在《紐約客》一篇反對同理心的文章就曾引來一陣撻伐,有網紅還稱他為「學界汙點、道德禽獸」。

回到《失控的同理心》這本爭議性頗大的好書,保羅.布倫試圖用嚴謹的論證來反駁很多作者、政客等把社會問題歸咎於鎂鈾銅鋰鋅這種說法,指出其實很多社會及政治問題反而是出在太過狂灑同理心,造成重金屬汙⋯⋯哦不⋯⋯造成理盲濫情。

那麼,同理心是啥呢?簡單來說,就是我們能夠站在別人的立場,感受他人的感受的能力。保羅.布倫當然不是整個反對同理心,他不否認同理心是我們快樂的來源,在社交人際關係中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沒人會和鎂鈾銅鋰鋅的人交朋友,日常生活中也讓我們去做如扶老太太過馬路等善舉和好事。

不過保羅.布倫指出,同理心只是讓好人更好,並不能把壞人變成好人。有個笑話是班上好幾個小學生跟老師說他們一起扶老太太過馬路,老師質疑怎麼要這麼多人,他們回答說因為他們費了很大的勁才合力把不想過馬路的老太太拖過馬路⋯⋯只要有點同理心就知道笑點了吧。

那麼保羅.布倫反對的倒底是啥?過去我們應該聽過對「人心不古」的感慨,彷彿人類只會往愈來愈墮落的方向演化。可是究竟什麼是「人心不古」,是人性變了,還是社會狀況變了?大部分在城市中生活的現代社會,已經不是像過去那樣的熟人社會,即使是厭倦城市生活而下鄉種田的朋友,也未必想要左鄰右舍都是熟識的親戚,我們每天要面對多少陌生人呢?在這個陌生人社會中,有效維繫信任的是法治還是同理心?在民主社會中,政策的制定有多少是要理性討論而非訴諸同理心呢?

具體來說,銅理鋅會造成哪些問題?保羅.布倫指出,同理心會有「聚光燈」的效果,而且光束還不是普通的狹窄,讓我們注意到媒體為求收視率或點閱率流量等等狗血議題,當我們的注意力因為同理心被激發而聚焦在一處時,其他問題或甚至同一問題的其他面向就被長期忽視。例如八仙塵爆事件中,當大家把同理心都聚焦到受害者身上,就忽視了政客為了討好大眾而對政府基層公務員和醫護人員以及健保資源的無情剝削。

「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百萬人卻是個統計數字。」蘇俄獨夫史達林如此開示。我們演化來的同理心,很容易理解死一個人的悲劇,可是隨著死亡人數的增長,卻弔詭地愈來愈無感。例如說非洲有幾百萬人因政治動盪的內戰或饑荒而死亡,對人心的衝擊可能還不如一個小女孩如何飽受饑餓摧殘的故事。

慈善機構其實早已深諳此道,很多募款都不再只提統計數字而是主打活生生的個人。可是此舉是否會造成善於操作的慈善基金會更有吸金能力,而排擠其他更迫切的需求呢?例如花蓮震災的善款好大一部分居然用去補助業者而非災民,這就是政客濫用大眾同理心的具體表現。

更糟的是,同理心通常只適用在自己人身上,非我族類,因為感覺其心必異,所以不適用,這就落入狹隘民族主義的窠臼。自己同胞一旦有啥差錯,就把氣出在另一群人身上,甚至藉機大開殺戒,這些鳥事在很多動盪地區已非新聞,只是因為都操作成一個又一個統計數字所以令人無感。

失控的同理心》不是本單純的政治社會評論書籍,身為著名心理學家,保羅.布倫在書中引用大量的心理學及神經科學來支持其論點,說明同理心如何蒙蔽我們的眼睛,影響我們的判斷和決策,讓我們在公共政策和各種關係中,做出其實是不符合道德的選擇,或受情緒主導而無法把利益最大化,甚至導致殘酷的行為。

同理心真的可能會這麼不道德嗎?保羅.布倫甚至以佛教為例,說明「慈悲」和同理心大不同,要增強慈愛,反而該減少同理心──這並非個人推論,還有神經科學的證據支持。這看來很矛盾,可是只要有禪修經驗的人其實都不難理解,一顆平靜的心是不會輕易受到自己和他人的境遇而擾動到心生煩惱的,而是透徹領悟四聖諦(苦集滅道)後對眾生理性地理解和關懷。

同理心對一些職業甚至有害,例如醫事人員和助人工作者,因為同理心而投入所以難以抽離,其實會影響專業判斷而無法做出對當事人更好的決策,甚至還會因為心理上的耗損和疲憊而難以為繼,衝擊人力資源吃緊的醫療和助人工作。所以當醫事人員和助人工作者在做出不討喜的理性決策,卻被不知所以的媒體或鄉民以鎂鈾銅鋰鋅為由理盲濫情地攻擊時,對社會的整體福祉而言絕對是更大的傷害!

基本上,《失控的同理心》是本論證很有力的好書,很值得所有關心公共議題的朋友一讀。然而,我並不太樂觀。我不少敬重的有識之士朋友,有時候也會因為立場不同,都還沒看清楚對方的論點或論據就無交集地、不客氣地批評、指責、攻擊,知識份子頓時淪為標題黨。畢竟和同理心相比,理性思考要耗費的腦力資源實在太多,所以後者在低薪血汗時代顯然太稀缺了。

可是連黑猩猩都有同理心,只有人類才能動員大腦前額葉皮質來理性思考。要當黑猩猩還是當人,自己看著辦吧!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要有同理心,但不要失控:

  1.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做功德」有什麼問題?從道德勒索和失控的同理心切入
  2. 同理心會觸發善念,也可能讓我們拒絕面對他人的苦痛?
  3. 最新研究:小說是心靈的飛行模擬器;閱讀小說有助發展同理心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