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故事工廠

故事工廠

故事工廠 Story Works 以原創戲劇作品為主體,希冀一篇篇好故事,將生活養分帶進台灣各個角落。秉持對戲劇的熱情與使命、踏實的站在這片土地上,呈現每個動人時刻。在這裡,我們製造感動,製造驚喜,製造有生命的故事。

文/陳心怡

與藍鈞天碰上面,才坐定而已,他就熱切地告訴我們:「我很喜歡談小孩!」

他初為人父後的好爸爸形象深植粉絲心中,不過,我們暫時要他先把人父的喜悅擱置一旁,回到「人子」的角色來談談父子關係,藍鈞天的喜悅頓時切換成若有所思並略帶嚴肅的神情。

嚴父背後的慈愛

他的父親在香港經營事業有成是眾所週知的事,但外界看待父親與他看到的父親有很不同的面向。事業繁忙、鮮少在家、話不多,這是藍鈞天在成長過程中對父親的印象,身為長子的他,常常被父親要求要做好榜樣並照顧妹妹,例如,他在中學時就被送到國外唸書,身負先行探路的角色,他借住親戚家、朋友家、學校宿舍,摸熟了環境之後安定下來,換妹妹們也陸續來到異地求學,「爸爸就買房子給我們住,妹妹要什麼,我就給什麼。」藍鈞天像是一個被指派在外的小爸爸,一肩挑起照顧妹妹的重任,「爸爸對我很嚴格,話很少,但對妹妹就像慈父。」

在藍鈞天的記憶裡,經常為事業到處奔波的父親,週末偶而有空在家,就會帶他去看電影,「如果問我跟父親的相處有什麼快樂的事?這是唯一的快樂。」而這段父子的獨特相處方式,也默默為藍鈞天日後踏上演藝之路埋下了伏筆,畢竟在他的成長環境中,演藝圈從來都不是親族們想像得到的選項,如果不是這一次又一次的父子週末電影時光,藍鈞天對戲劇的熱愛種子可能也無處萌芽。

即使父子間的關係是嚴肅且有距離,但藍鈞天的父親從未動手打過他。唯有一次,學齡前調皮搗蛋的他整晚不睡,吵吵鬧鬧,這讓白天工作辛苦的父親不得安寧,一怒之下,就把藍鈞天丟到家門外罰站。那時已是半夜,被趕出去時,藍鈞天可沒哭,但人小鬼大,他跑去敲奶奶家的門,因為個頭頭太小,奶奶一開門,烏漆抹黑的還看不到小鈞天,「我看到奶奶就大哭,奶奶把我抱起來以後,就去找我爸,她把我爸把從床上拉起來,叫他到門口罰站!」儘管當時小鈞天仗著金孫姿態,但這樁往事卻是少數能逗父親發笑的事情之一。

「父親很孝順奶奶,因為他是奶奶一手辛苦拉拔大的⋯⋯」話至此,藍鈞天哽咽,就在這一刻,曾經調皮又敬畏父親的兒子,終於能與父親站在一塊兒了;而讓他同理父親「偏心」妹妹的心情,則是在他的妻子懷孕中期得知肚裡的是個女娃兒時,「那一瞬間,我好像懂了什麼,於是傳了訊息跟我爸說:『爸,我懂了。我原諒你!』」面對兒子沒來由的訊息,父親的回應是:神經病!

關注藍鈞天粉絲頁的人都知道,他極愛曬女兒,女兒成長的一舉一動,他都巴不得深深印在腦門裡。有一回,他與女兒玩正熱,妻子把這過程拍了一段影片傳給父親,父親立刻回了訊息:「I’m very proud of you.」跟《小兒子》戲裡的羅仲寧一樣,藍鈞天從小就很愛畫畫、也很會畫畫;但跟羅仲寧不一樣的是,羅仲寧的才華很被爸爸肯定,但藍鈞天卻不被看好這份才華足以成為維生實力,因此,「不管我繪畫得獎、比賽得第一或者我做什麼很棒的事,他從來沒有讚美過我,我從沒聽過父親說他對我很驕傲,只有在我成為父親時,他才說了這句話⋯⋯其實,父母親就只是簡單地希望你好⋯⋯」藍鈞天一直以成為好父親為願望,如今不僅夢想實現,而且也被父親肯定,用再多言語都無法表達出他內心的激動。

透過虛構看見真實的自己

藍鈞天說,站在親子關係上,每一個兒子都希望被父親肯定,可是站在男性立場,每一個兒子都是一個男人,他都會有對自己的定位與骨氣,這不只是自我期許,也是全天下父親教導兒子的基本功課,因此父子關係的矛盾與衝突便在這糾結情緒中鋪陳開來。

既希望兒子成為一個男人、超越自己,同時卻又是站在父親的姿態教導兒子,父子間競爭比較的微妙處,是貫穿舞台劇《小兒子》的軸心。但到最後,不論是現實或是劇情的結局如何,也姑且不論表態的方式,父親永遠都會支持兒子,這是確定的。

戲裡,羅仲寧的父親開始失智,羅仲寧告訴女友:「如果有一天我失智了,認不得回家的路,千萬別把我找回來,我不想成為妳的負擔。」這一段話,在藍鈞天聽來特別有感,「這得承受多大的壓力與難過,才有辦法告訴親人這樣的話?」面對女兒,他對羅仲寧的心情特別能夠感同身受,就希望給孩子無憂無負擔的人生,而非造成他們的壓力。

雖然對於失智的理解不多,也沒有實際經驗近身接觸過,藍鈞天要飾演面對逐漸失智父親的小兒子,他希望能夠先放下所有大腦上接受的資訊,好好跟著劇中父親的角色去體驗那種感覺,而非預設立場去演出,尤其是要與李天柱對戲,這對他而言,是挑戰也是壓力,更多的是可能碰撞出意想不到的火花。在得知父親由李天柱擔綱後,藍鈞天還一度緊張得做了惡夢,「我要跟柱哥講一句話,結果忘了詞,大家都在看我,整個劇場好像定格,只剩下我的呼吸聲,我就嚇醒了!」

這是劇場的壓力,但也是藍鈞天一直認為的魅力所在。雖然他已經是當紅的電視一線男星,但是在他看來,劇場充滿流動與變化的能量;對演員來說,哪怕只是站在排練場上,演出不只是演出而已,而是不斷不斷地觸碰、撞擊每一個當下的自己與深層的內在,透過虛構的劇情,反饋出真實的功課。

故事工廠《小兒子》一本寫給家人的情書

一個逐漸失智的小說家
唯一記得的是自己曾經寫下的文字
改編自華文界重量級作家駱以軍《小兒子》散文集

2018/09/07-09/09  臺北城市舞臺 首演
2018/10月起 彰化、新竹、臺南、臺中、高雄、嘉義 全台動人巡演
購票請洽兩廳院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駱以軍的跨界合作:

  1. 【故事工廠的戲裡戲外】吳定謙談吳念真:選擇和父親相同的職業,可能我就是傻了點
  2. 【故事工廠的戲裡戲外】在一個嶄新生命走進、另一個老去生命移出的時刻──《小兒子》舞台劇
  3. 我們自午寐的咖啡館歸來——與駱以軍談《匡超人》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