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上官鼎的《阿飄》不是鬼怪小說,因為阿飄是外星人,不是鬼魂。雖然外星人串連全場,並且成為書名,但《阿飄》也不盡為科幻小說,科幻只有陪襯的功能,不是小說的重點。小說以兩千多年前,漢武帝、司馬遷所處的時代開場,倏地來到二十一世紀,場景從過去到現在,卻不是穿越小說,主要故事都發生在現代。

政治才是《阿飄》主軸,探討民主制度的弊端則是主旨。然而說是政治小說又不夠純粹。這是以政商關係為主線的政治諷刺小說,黑白合作,政商勾結,寫來絲絲入扣。總統府秘密會議、立法院朝野攻防,對當過行政院長的上官鼎來說,寫起來駕輕就熟。相對的,對立法院枱面下的合縱連橫、利益交換,對地方派系的糾葛交錯,便受制於作者本身的身分背景,較少發揮,

阿飄》是含有科幻成分的寫實小說,引進科幻元素,潤澤了內容土壤的營養成分,增添了讀者的閱讀樂趣。據稱是基於寫作策略,以開拓年輕讀者市場,此外,還能拉開視野、調整視角,不要寫成說教式的寫實小說。

儘管如此,不得不說,小說中關於青少年此一支線的描述,是全書最弱的一環。描繪青少年的心思習性總覺得隔了一層,彷佛只是藉此角色,帶出到貴州「天眼」與外星中繼站連絡的情節。反而原先上官鼎擔心,非科幻出身的他,初試啼聲,加進科幻元素,寫作時會卡卡的,但這方面上官鼎寫來中規中矩。或許在這領域裡,他新手上路,特別用心,或緣於個性與理工科系出身,即使科幻不脫幻想成分,但寫作時求其周全,不落入玄虛,且環環相扣,面面俱到。外星人為何來到地球?為何降腳台灣?為何鎖定台灣立法院長?為何會中文?如何飄忽不定又如何傳送偷錄下的影像?上官鼎都能多方照應,自圓其說。

阿飄》採取多線敘述,與政治相關的第一場戲,就是國造戰機案。原本軍方提出教練/攻擊兩用機的增強計畫,到了立法院,立法委員有感於民意高漲,喊出「自己戰機自己造」的口號,自此花錢如無底洞,預算不斷追加,但苦於精密技術闕如,飛機始終造不出來,這爛攤子,即緣於民粹。一開始上官鼎就點出他最關心最憂心的事物:民粹誤國。選舉當道,選票為大,所以故事情節跳過他最熟稔的行政院,而圍繞著立法院轉。

說到立法院,上官鼎毫不留情。小說講述外星人阿飄為何盯上立法院廖院長?他的手表具備特殊功能,能測量負能量。因此他初到台北,就被負能量強大的地方,如墳場、立法院,所吸引,而立法院廖院長的負能場超高,就被他盯上了。前述《阿飄》是諷刺小說,這一段就是嘲諷味十足的設計。

另外,有一段情節說到阿飄向高中女生說起在台北和美國所見所聞,她聽得瞠目結舌,「只覺比讀任何科幻小說更加離奇、精彩、刺激。」政治之事怎會比科幻小說更加離奇呢?本來是不該如此的,但枱面下的政治確實如此。然而我們在台灣,如果資訊夠發達,嗅覺夠敏銳,此類事例見怪不怪,媒體報導、名嘴爆料,什麼光怪陸離的事我們沒聽說?這些故事若以寫實手法平舖直述,吸引力未必足夠,結合科幻等元素之後,小說更加好看。

阿飄》呈現官場現形記,人物從台灣官員到美國參議員,從軍火商到黑道兄弟,地點則穿梭於台灣總統府、美國五角大廈。水源保護區弊案、戰機國造、公投法爭議、捷運殺人案等事件都寫進去,對應的人物似有所本,但又無法百分百兜得起來,避免因為對號入座而壓縮想像空間。

為了改善星球上的政治制度,外星人阿飄奉派來地球考察取經,選定最先進的美國,以及走美式路線,崛起快速,在華人社會中唯一擁有高度民主的台灣。故事從這裡展開。可想而知,透過外星人阿飄的心眼,隨著「為什麼」「怎麼這樣」等叩問,引導讀者一步步思考民主的優勢與極限。但或許因為多線敘述交錯進行,又加上外星人的科幻描繪,多多少少因此而稀釋了些想要傳達的台式民主之弊。對民主制度的憂心,反而不如打書期間的訪談那麼透徹,只能點到為止,任讀者憑冰山一角自行想像。

當若干國家還在爭論需不需要民主或如何可以走向民主化,台灣等民主國家需要研討的是,如何去民主之弊端,維持民主品質。只不過政治是很玄的事,人與事,表面與私下落差極大,飄來飄去,捉摸不定,不是一般民眾所能瞭解的,也許,政治之事或政客之輩,才是真正的阿飄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說政治:

  1. 此一時彼一時?政治人物有違背承諾的好理由嗎?
  2. 身為記者,他不曾向政治力低頭,「因為我沒有那樣活過」
  3. 政治真的可以「只歸政治」嗎?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