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新井一二三

【マヨラー】
在美乃滋如此普及的情況下,才會出現 mayolaマヨラー 一族。前邊的 mayoマヨ 來自 mayonnaise,後邊的 laラー 則是英文後綴 er,即「~的人」。當然,mayonnaise 是名詞而不是動詞,根本不可以加個 er,即使勉強加了也只能成為 mayonnaiser。

「麻油啦」是錯別字,日本人說的「mayolaマヨラー」是法文、英文的「mayonnaise」即「美乃滋」=「蛋黃醬」派生出來的日製英語,跟芝麻是毫無因緣的。但是,我在這裡寫「麻油啦」也不無來歷。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一九八八年初春,我在多倫多大學英語中心上課的時候,有個香港女同學說的。

記得她當年十九歲,已經高中畢業,然而學習成績不夠好,未能上大學。也不奇怪,雖然在加拿大待過幾年,她的英文能力還挺有限的。跟她聊聊,我發覺,並不是腦袋差勁,只是沒學好中文以前就出洋留學,語言能力在母語和外語之間處於兩頭落空的狀況。可以說是小留學生的悲劇,結果呢,連很簡單的溝通都難以成立。

比如說,mayo,即北美英語對 mayonnaise 的簡稱。有一天,在課堂上分小組練習談話的時候,我講到前一天中午做三明治吃的始末,列出的材料中就有 mayo。小組裡的幾個同學都輕鬆聽懂了我說的話,畢竟內容是家常便飯嘛。只有那個香港女孩子愁上眉端,顯出似懂非懂的樣子。於是我問她:「是 mayo,你吃過吧?」忽然間,她眉開眼笑說了:「啊,mayo 啦,很好吃的。在泡麵上放一點吃,真係好食」。我心裡想:她說的好像是麻油吧?

話歸正傳。自從一九九八年,日本出版的新詞詞典《現代用語的基礎知識》每年都收錄「mayolaマヨラー」一詞,語義是:嗜好 mayonnaise 走火入魔,天天都非得大量攝取不可,吃甚麼都一定要沾著它吃的人。日本最有名的「マヨラー」是 SMAP 的香取慎吾,連續十年以上都擔任味之素公司 Pure Select 牌美乃滋的代言人,並且他的個人 CD「慎吾媽媽的Oha Rockおはロック」之歌詞中重複地出現「mayo chu chuマヨチュッチュ」,即把美乃滋直接從塑料軟筒擠出來的擬聲詞。

蛋黃醬發祥於十八世紀法國,之後,很快就傳到英國等其他地方去了。在日本,Kewpieキューピー(丘皮)公司一九二五年開始出售美乃滋。我小時候的一九六○年代,街上肉店賣的通心粉沙拉和馬鈴薯沙拉,一定是用美乃滋調味的,並且獲得廣大庶民的支持。那是日本人的伙食生活迅速西化的年代,各家主婦看著電視、雜誌做綜合沙拉,就是把黃瓜、番茄等切小後,上面擠一點美乃滋做成。五花八門的沙拉醬(salad dressing)上市還是很多年以後的事情。同一時期普及的西洋蔬菜,如白花椰、青花菜等,在日本家庭最一般的吃法也是:煮熟後,上面擠一點美乃滋就上桌。小學、初中為學生提供的午餐裡,都偶爾出現了「美乃滋燒魚排」,是太平洋某處釣上的大魚切成小塊後放在錫紙做的小盤子裡,表面塗上美乃滋,再擱了一點麵包粉和洋芫荽,最後在烤箱裡烤成金黃色。可以說,那是我當時吃到的食品當中,最充滿洋氣的一種。

日本人之所以動不動就擠出美乃滋來,是キューピー等本地公司的產品多為軟筒裝的緣故。我在多倫多大學進修英文的日子裡,才第一次發覺:北美超市賣的美乃滋全是玻璃瓶裝而沒有塑料軟筒裝的。結果,北美人要用美乃滋,一定需要勺子或刀子等餐具,只能塗在麵包上做三明治吃,至多跟罐頭鮪魚拌一拌做成沙拉吃而已。反觀日本的美乃滋,跟歐美的味道差別不很大,卻由於容器之不同產生了不一樣的吃法。

凡是大膽的大阪人,在當地盛行的各種麵點如御好燒、章魚燒等上面,跟柴魚、青海苔、香醋(sauceソース)一同,把美乃滋都擱上來吃,恐怕是日本人對美乃滋放肆的開始。名古屋人吃中華冷麵,也配起美乃滋來了。日本當地風味、中華料理都可以配美乃滋,西餐就更沒理由不可以配了。於是,麵包店做美乃滋麵包賣,披薩店也做美乃滋披薩賣。漢堡店則賣美乃滋蝦球包了。

儂特利(LOTTERIAロッテリア)漢堡店一九七七年就出售蝦球包,然而最初用的是白醬(white sauce),一九九二年靈機一動改用美乃滋味塔塔醬以後馬上暴紅,從此日本全國出現了一股「蝦美(ebi-mayoユビマヨ)」潮流。蝦仁配美乃滋是發自法國的傳統搭配,蝦美包也可算是正統西餐了。誰料到,外賣壽司店居然引進它,出售蝦美捲而大暢銷。這麼一來,日本各地的高級中餐館也不甘寂寞,竟賣起美乃滋炒蝦仁了。如今在日本,除了青椒肉絲和麻婆豆腐以外,最有名的中餐菜式大概就是美乃滋炒蝦仁。

不過,中餐裡用美乃滋,估計台灣的沙拉筍該是先驅吧。第一次嘗到冰涼的筍塊上擠出美乃滋來的冷盤,我一時目瞪口呆了。既然日本人把筍子當刺身吃,就沒有理由不把筍子做成沙拉吃。但是擱上美乃滋?好有創意!台灣人做菜,會用日本調味料也會用西方調味料,使得台菜在中餐世界裡獨樹一幟。

講回日本。就是在美乃滋如此普及的情況下,才會出現 mayolaマヨラー 一族。前邊的 mayoマヨ 來自 mayonnaise,後邊的 laラー 則是英文後綴 er,即「~的人」。當然,mayonnaise 是名詞而不是動詞,根本不可以加個 er,即使勉強加了也只能成為 mayonnaiser。不過,二十世紀末的日本人造起 mayolaマヨラー 一詞來,也有其特定的歷史背景。那就是一九九○年代曾風靡一時的歌星安室奈美惠(Amuro Namieアムロナミユ)。她的打扮、髮型、化妝等對當年日本女性的影響非常大,社會上出現了許多模仿者,取自她姓氏,被號稱「Amurerアムラー」了。後來,凡是追隨某種流行的人,都被稱為「某某laラー」了。最近也聽到「gingalaジンジャラー(ginger+er)」,是隨時攜帶小筒裝的薑泥,在外頭吃甚麼都要擠出來享受刺激的人。

雖然直接從軟筒擠美乃滋那一級的マヨラー為數不多,但是日本人普遍嗜好它則是不爭的事實。一個原因,我估計是傳統日本菜含有的油分太少,所以日本人尤其是年輕人一直渴望油分所致。媒體上活躍的各位烹調老師,也經常把美乃滋純粹當油用的。例如,擠一點加在餃子餡兒裡或麻婆豆腐的綜合醬裡,又或者做法式炒雞蛋也要加點美乃滋等,其實都主要利用著裡面的油分。

在日本人的日常生活中,不易得到滿足的某種慾望,很巧妙地由美乃滋來滿足,這一點似乎是不容置疑的。就因為如此,香取慎吾打扮起家庭主婦來,模仿著兒童節目主播唱的歌裡,坦白出大家多年來不可告人的秘密(chu chuチュッチュ),才會受到大眾那麼熱烈的支持。

※ 本文摘自《和新井一二三一起讀日文》,原篇名為〈麻油啦!日本人對美乃滋的放肆〉,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