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編譯/犁客

近年英美的熱門影集當中,不乏種種政治寓言,除了明著把社會議題置入劇情當中的《The Good Wife》、《The Good Fight》系列,以及直接把地方政府或聯邦政府當成主要場景的《Boss》或
《紙牌屋》之外,就連看起來好像與現實無關的影集,也都暗埋著不少政治意涵──想想《權力遊戲》就知道了。

在所有和「政治」沾得上邊的影集裡,《使女的故事》是頗特別的一部。

使女的故事》改編自瑪格麗特.愛特伍1985年出版的同名小說,小說描述一個看起來秩序井然的近未來,壯麗、美好、與地球共生的意識鮮明,但同時也是個以制度剝奪女性對意志及身體自主權的恐怖社會。這個故事在1990年曾改編成電影,成績平平,但在愛特伍的書迷布魯斯.米勒邀集愛特伍一起編劇創作影集之後,《使女的故事》成為近年最奇妙的影集之一。

影集裡的國家並不是現今某個特定國家,但影集裡的女性遭遇,在歷史上都可以找到類似例子;再者,以操弄各式歧視語言、甚至毫不掩飾自己歧視女性的川普成了美國總統,影集當中與現實的對應就更耐人尋味。

2017年《使女的故事》播出第一季,打敗《紙牌屋》、《怪奇物語》等強敵,拿下艾美獎「黃金時段最佳影集」;2018播出第二季,也繼續製作第三季。不過播出集數一多,故事線也已經開始逐漸偏離原著。

同為編劇之一的愛特伍,最近證實:自己正在撰寫《使女的故事》續集;不過根據出版社的說法,續集的故事與影集並沒有直接關聯。

續集名為《遺囑》(The Testaments,暫譯),目前預定的出版日期是2019年9月,與《使女的故事》的出版時間隔了三十四年;而在續集當中,故事會從《使女的故事》原著結局的十五年後開始,透過三名女性角色敘述。愛特伍表示,與影集相較,《遺囑》會更接近她對書中國家「基列」的觀察角度。

「親愛的讀者:你們問過我關於基列國及其內部運作模式的種種問題,正是這本書的靈感來源;」愛特伍在聲明中說,「唔,幾乎是『全部』。其他靈感,則來自這個我們居住的世界。」

資料來源:

CNNThe GuardianNY Times

愛特伍與《使女的故事》:

  1. 上一秒還在民主國家,下一秒已在極權社會──愛特伍《使女的故事》為何重新攻上排行榜?
  2. 艾美獎大贏家《使女的故事》,對世界而言,像一則越來越生動鮮活且頻繁出現的警告
  3. 艾瑪.華森訪問瑪格麗特.愛特伍:關於父權、厭女、女權運動與《使女的故事》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