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星期五的書店》是足以吸引愛書人閱讀之書,因為設定的書店太過迷人,迷人之處並非美美的裝潢或濃濃的藝文氣息,也不是選書精準獨特,(「很普通的書店,毫無特別之處。」主述者倉井史彌初見書店時如此說。)而是地點與形態太特殊了。

書店位於火車站月台的天橋下,再加上這個傳說,在網路上流傳:「聽說去北關某間小車站的書店,就能找到想看的書。」更增添書店的神秘與神奇色彩。

網路盛傳,去那家書店,會遇到當下最需要的書。所謂「小車站」指的是野原車站,小書店是「金曜堂」書店。

更特別的是店擁有令所有業者欽羡不已的地下書庫。

書庫很大,非常大,從書店倉儲室掀開蓋板下去,沿狹窄階梯,轉暗道,曲曲折折,就會看到書庫。它位於地下鐵月台,原本鐵路局要在此興建地下鐵,通往東京,卻因故廢棄,成為地下空間,經整修當作書庫,絕版書、稀有書,這裡都有。書源來自倒閉的當地書店,那些書店無法退貨的書,全部接收過來,不花半毛錢。

退不了的書,就是滯銷書,書店倒閉,這些書無處可去,免費送給金曜堂。而滯銷書,日後卻可能成為某個人魂牽夢繫非要到不可的書。能有如此龐大的庫存,哪家店業者不羨慕?

什麼書是愛書人非要不可?不一定是絕版的夢幻逸品,有時候只為了一分執著或留戀。本書第一個故事便以此為主題。敘述者,我,倉井史彌,二十歲。他的爺爺開了一家業界最大的連鎖書店,後由他父親接掌,父親病中想重讀庄司薰的《聽不見天鵝唱歌》,但指定要學生時期閱讀、珍藏的版本,而這書被倉井史彌不小心弄丟了,如今此版遍尋不著,買來所有能買到的其他版本,父親統統不要。

倉井史彌懼怕真實世界的人際關係,逃避繼承家業之事。店長提醒,父親可能想藉《聽不見天鵝唱歌》一書,向兒子傳遞訊息,讓兒子知曉,而倉井史彌也果然經由閱讀瞭解父親的意念。(但既然如此,何以父親指定絕跡版本?兒子遍尋不著,又如何閱讀?又如何明白父親的弦外之音?)

這部小說,某些閱讀現象以小說情節表現,頗有意思。例如非讀過的某個版本的某書不可,如此偏執所為何來?或許就只是一種執著,或是對閱讀當時環境的追憶,對翻閱那個版本的彼當時戀戀不忘,所以不願以其他版本代替。當然也可能只是一分執著與怪癖,總而言之就有這種奇怪現象,而這現象不是作者名取佐和子憑空設計出來的,她在後記談到自身經驗

名取佐和子在小學四年級時,於超市附設的小書店發現麥克.安迪的《默默》(這也是小說第三章的主題書),一讀便著迷不已,但幾度搬家,書遺失了,她未重買,因為認定了唯有那座小鎮上小書店買的版本才是,其他的都不算。直到為寫這部小說,決定重買,卻在這個時候,望向丈夫的書櫃,赫然擺著與當年所讀一模一樣的單行本。這書並未搞丟,只是自己未曾發現

車站書店雖然庫存量驚人,但反過來想,又如何呢?獨立小書店生意難做,以日曜堂來說,非得進出車站才可能光臨,除了當地高中學生、通勤的人,以及好奇者前來朝聖,大概沒什麼顧客。雖然充滿傳奇,也是名聲大過實質。

但本書不討論這個話題,而著重於人與書、人與人的邂逅。為什麼說「來到這家車站書店,便能遇見當下最需要的書」?是人與某本書相逢的緣分,是與店員交談後的觸動,是人在其中氛圍所引發的靈感,是磁場感應,因此得以走一趟書店,解開了長久的糾結,解決了擾人困境。

本書共四章,每章各有一主力書目,依次為《聽不見天鵝唱歌》《漫長的告別》《默默》《家守綺譚》。此外全書提到的書目相當繁多,附錄列出書名,洋洋灑灑,多達一頁餘。

這是以書串連起來的小說,類似的寫法亦可見於米果的《慾望街右轉》。這樣子的主題可以發展成系列作品,一冊一冊出版。就像《深夜食堂》,食堂的客人來來去去,衍生出一則則故事,現已出版至少二十冊了。《星期五的書店》也可以書店為圓心,畫成一個又一個圓,當然前提是第一冊好賣,才有後續。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書店的各種模樣:

  1.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生鮮時書!】鮪魚加里長伯一起邀你在桌上開書店!
  2. 那些「如果是真的就好了」的書店們
  3. 成功轉虧為盈!英水石書店經營者:賣書已經在做功德,別讓店員不開心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