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劉芷妤

歷年出版經紀與版權人才研習營都是深受各出版社編輯、版權人期待的一期一會,可以在台灣就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出版人,暢談各國文化、書市的差異,這是在兵荒馬亂的各國書展都難以做到的。

2018第六屆版權營,同樣邀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他們有的是成功將手中的故事賣到全世界的版權代理,有的是買下台灣好書的外國編輯,他們聚在一起,究竟都聊什麼呢?

2018第一場講座由兩位版權交易經驗豐富的台灣人版權交易最具經驗的老手──莊靜君與譚光磊──率先登場,從最實際的「如何逛書展」講起,進一步分享如何在競爭激烈的國際書展上拿下好書版權,或進一步把中文好書賣到海外?

他們的第一次國際書展

身兼愛米粒出版社總編輯與資深版權人的莊靜君,參加全球知名的法蘭克福書展已經二十一年,從她1998年代表皇冠出版社第一次參加法蘭克福書展開始,每年秋天的長征便不曾間斷,創下令人折服的紀錄。

莊靜君回憶當時,皇冠的翻譯書其實還不多,連後來膾炙人口的「Choice」系列也還在籌備,因此首次去書展,就先約見「已有合作」的外國出版社。此之,她當時就很想簽下馬奎斯作品的版權,所以每年都會和他的經紀公司碰面。

評論起第一次參加國際書展,莊靜君說自己太緊張,還帶了很重的水晶柿子到處發送當禮物。她笑說,那次察覺到很多外國出版人並不像她那樣拘謹,有些碰到熟識朋友的攤位,一屁股坐下、蹺起腳就開始說話,相當隨性。當時她就想:總有一天,自己也要像那樣談版權。

2004年入行的譚光磊則說,第一次的法蘭克福書展自己是綁著馬尾、穿著改過的爸爸西裝褲去參加的。一開始自己不清楚各館的相對位置,傻傻的「被」客戶排約,結果就是在六館和八館之間疲於奔命。

國際書展眉眉角角

譚光磊說,參加書展最要緊的是「提早準備」。10月的法蘭克福書展,往往在7月就排完約了,飯店更甚至一年前就訂好,不然價格三級跳、甚至完全訂不到。

跑國外書展,最重要的絕對是人脈的建立,這不免受到語言和文化的限制。比如說,法蘭克福書展的展期是週三到週日,但一般沒有打進歐美版權圈的亞洲出版人不會知道的是,很多歐美出版人在書展開始前的週一週二,就在附近的大飯店開「會前會」,沒有足夠堅強的人脈,不只沒有參加會前會的機會,還容易被排到書展最後幾天,在彼此都已經非常疲憊、彈性疲乏的狀態下討論,會議品質大打折扣。

亞洲人確實有「不在歐美社交圈裡」這樣的弱勢,所以想清楚要「為什麼去書展」,就顯得格外重要。是要去買版權?賣版權?還是長見識?版權經紀的戰場通常是專業展(以B2B的授權或外銷為主)而非零售展(開放一般讀者進場),想賣版權最好能先把資料備齊,像是翻成英文後的字數或頁數提供買方參考;想買版權就先看過對方提供的書單、聚焦有興趣的書目再開會,不僅是尊重對方的表現,還可以把時間留下來聊天。在國際出版的場合,懂得閒聊非常重要,一來討論彼此國家的書市狀況,對方可以針對需求快速推薦適合作品;二來進一步加深關係,找到共通話題,對未來的合作也有助益。

歐美國家相當強調編輯的個人特色,品味類似或有交情的編輯甚至會有「跨國」的朋友圈,彼此經常聚會、分享自己最近買了什麼書,這種橫向的連結,往往能讓一本書在迅速賣出好多國版權。。版權研習營的目的之一,就是讓這些歐美的頂尖出版人,藉由來台參訪的機會,與本地的編輯建立友誼,埋下日後國際合作的種子。

編輯們在版權營談什麼?

  1. 【2018版權營】要有品味值得信任的朋友,還要一起吃火鍋──台德推理編輯對談
  2. 【2018版權營】數位化、多元化、翻譯的選擇與讀者的口味──東南亞書市現況
  3. 【2017版權營】降價求售讓書商、譯者、作者⋯⋯整個產業都受害!──以色列書市觀察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