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芷妤

在2018年第六屆出版經紀與版權人才研習營正式開始前,11月7日晚間,版權營先邀請了台灣與德國在推理犯罪小說這塊領域分別深耕許久並已有耀眼成績的資深編輯:暱稱為勇哥,並已簽下多部亞洲作品的德國Arche/Atrium集團出版總監提姆.容格(Tim Jung) ,以及出版人慣以「冬陽」稱之的馬可孛羅副總編輯許鈺祥,同聚一堂,好好聊聊這個迷人的文類,並由光磊版權總裁譚光磊擔任主持與現場英翻中口譯。

譚光磊:作為犯罪推理小說的編輯,你們心中想要出版的好作品有什麼特質?

勇哥:一個好的推理故事,對我來說有很明確的條件。除了基本的要有屍體要有詭計,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不可替代的獨特之處。

在德國新書很多,犯罪類型更是滿坑滿谷,所以德國讀者喜歡有驚喜,要進入這個市場必須要與眾不同,以陳浩基的《13.67》(德版書名為香港之眼)為例,倒敘的手法與香港警察故事對德國讀者都是相當特殊的題材。

冬陽:我是 2004 年進入出版,隔年參加美國書展,在奧托.潘茲勒(Otto Penzler)的書店「The Mysteruiys Bookshop」看到許多推理作品,潘茲勒告訴我那些推理小說都是經典,在當時已經很少人讀了,但這些書在同時期的台灣才剛開始翻譯,剛開始有人閱讀。所以其實推理小說的發展在台灣的出版是相對年輕的,與歐美的狀況不太一樣。

另一個不同之處是,台灣的推理小說除了英美之外,最大宗其實是來自日本,「推理」這兩個字也是從日本漢字來的,仔細區分在推理中還有很多流派:社會、本格、新本格⋯⋯等等,所以我的工作是從大雜燴式的作品中找出最優秀的作品來出版,然後藉由這些故事,讀者才慢慢建構出「推理小說」的概念,開始知道有哪些流派,自己偏好讀哪些作品。

至於編輯的工作,在這個過程中觀察讀者特質與喜好,再來找餵養讀者的下一本書。台灣的讀者接受度很高,除了故事本身的內容之外,不管是強烈設計感的書封、書腰上的一句話、改編電影、得獎記錄等,都會吸引讀者的注意力,讓他們想拿起來讀讀看。此外,台灣讀者相對於日本,比較願意嘗試國外暢銷書。

在台灣,有一半以上的書是賣給台北讀者,而小說的閱讀者有一半以上是女性,因此喜好也容易聚焦在家庭、情感、女性驚悚等類型。

推理編輯選書之秘!

譚光磊:勇哥開始進場做推理是2013年,當時這個市場已經相當飽和,是如何做到「找出與眾不同作品」的?

勇哥:晚到總比沒到好。我在2013年才開始當家作主管理一個出版社,我想引述一位專拍犯罪電影的德國知名導演多明尼克.葛拉夫(Dominik Graf)的話,來解釋我做犯罪小說的原因,他認為「犯罪推理故事是了解世界最好的機制」,我們生活的世界越來越複雜,每個人都需要找到一個了解世界的方法,若能在了解世界的同時也得到娛樂那就更好不過了,而這個兼具了解世界與娛樂的方式或許就是推理小說。

要找到這樣的作品,首先要有強大人脈,要去交到品味可以信任的朋友,要有眼線幫忙觀察書市,比如說我非常信任的書探凱莉.法波(Kelly Farber),還有推理評論家潘茲勒。潘茲勒經常向我推薦他自己代理版權的書,但也不避諱地推薦我其它自己喜歡的書,而我則是常常被他所推薦、卻不是他本人代理的那些書吸引(笑),《13.67》就是這樣的一本書,我聽了他的推薦之後立刻去問書探這本書的版權在誰手上,書探則告訴我是光磊,這本書的版權交易故事就是這麼串起來的。

冬陽:對於台灣的出版社來說,我們只要跟同業吃個火鍋就可以聊到暢銷書(笑),當然,版權公司也會給我們大量的書訊供選擇。

十年前,我找暢銷書的方式是去誠品敦南店。有一位在那裡工作的朋友說,在那裡的推理書區,經常會有書店主打力推但乏人問津的書,同時也會有某一區書在沒有力推的狀況下默默「倒櫃」(被買走太多導致書本無法放滿書櫃而傾倒的狀況),我就跑去看究竟是哪些書造成倒櫃,用這種方式找了一些不錯的書來自己的出版社賣。

在德國發光的亞洲推理作品

譚光磊:勇哥這幾年先後買下了橫山秀夫《64》和陳浩基《13.67》的版權,開始出版亞洲作家的契機是什麼?亞洲人寫警察官僚應該和歐美的習慣很不一樣,亞洲人多半很討厭警察的。

勇哥:有一年在版權中心走來走去找不到想買的書,偶然間看到衛報剛刊出的橫山秀夫《64》的書評,覺得這完全是一本「看到之前不知道你想要,但看到之後就非要不可」的書。

這本書在日本是2012年出版的,也得過知名獎項,但對德國出版界來說,這本書太厚了,翻譯費很高,作者和作品在德國又沒有知名度,全書還充滿又臭又長的日本人名字,花了四百頁才進入犯罪的正題⋯⋯沒有一項聽起來像是暢銷書該有的條件。然而這本書重點不在一般犯罪小說的犯罪方式或刺激明快的節奏,而是如何藉由此書了解當代日本,書中對德國讀者而言完全陌生的敘事方式與場景設定,可說是一項閱讀的挑戰,當然,事後證明,德國讀者也回應了這個挑戰,《64》在德國賣得非常好。

譚光磊:冬陽覺得亞洲推理要如何打進西方市場?

冬陽:台灣受影視環境影響,對日本警視廳裡的職稱比對台灣的警階還要熟悉,也因為台灣改編引進了許多日本作品,對日本小說描寫的環境在腦內連結相對快速。反倒是在閱讀西方小說時,警察的某些形象是台灣讀者比較難以進入的,也常被西方小說中陌生的名字打斷。另一方面,台灣日本對於「看到真相的耐性」也比較低,容易把謎團和謎底用比較快速的方法解釋完,比如說在故事最後,主角揭開作案手法、兇手自白殺人動機等等。比較知名的柯南、金田一都有這種狀況出現,但西方小說則會比較重視人性描寫,每個角色有自己的故事,而不只是眾多兇手中的一個。

13.67》則非常特殊,它有謎面和謎底,符合台灣讀者要求,但對於深層人性的著墨也兼顧了,其中對香港的想像,也讓西方讀者非常有興趣,在德國受歡迎,其實並不讓人意外。

編輯們在版權營談什麼?

  1. 【2018版權營】數位化、多元化、翻譯的選擇與讀者的口味──東南亞書市現況
  2. 【2017版權營】想把一本書推薦給讀者,對書本的愛與銷售數字,缺一不可
  3. 【2017版權營】降價求售讓書商、譯者、作者⋯⋯整個產業都受害!──以色列書市觀察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