側記/林宣瑋

政府大力推行新南向政策之際,台灣也逐步了解東南亞的方方面面。這次在文化部的穿針引線下,光磊國際版權代理邀請三位分別來自馬來西亞、泰國、印尼的出版商,以推動東南亞聞名的「燦爛時光」書店為場地,向台灣讀者介紹東南亞書市的情況。

來自馬來西亞的Poh Swee Hiang是印尼Pelangi出版社馬來西亞分公司的出版總監。Pelangi是跨國大出版社,出版書系十分廣泛,除了學齡前童書之外,還包括各種課本參考書與漫畫。除了中文之外,也包含馬來語、英語。而來自印尼的Lia Andriana是印尼Penerbit Haru出版社的社長。Penerbit Haru主要推出小說、漫畫等書系,讀者不限年齡層。他們特別致力於翻譯書籍的引介,最近最近他們出版的是傑伊.艾夏(Jay Asher)的《漢娜的遺言》(13 Reasons Why)。台灣小說也替Penerbit Haru賺進不少銀子,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就是他們的排行榜常勝軍。

泰國則由Matichon出版社的Mod領軍。Matichon出版文類眾多,從文學到非文學、翻譯到本土,他們特別著重科學、政治、歷史類的書籍,最近正要出版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土耳其作家帕慕克(Ferit Orhan Pamuk)的作品。三位演講者都從事出版業多年,而主持人譚光磊也具有豐富的國際版權經驗,這場演講替在場觀眾打開東南亞書市的神秘面紗。

數位化:顯學

電子書與數位出版是東南亞書市近年來的主流趨勢。馬來西亞政府將於明年度大力推動互動式的電子課本。近期Pelangi出版正在推行採用AR技術的數位電子書。Poh Swee Hiang笑稱,現在是「Publish everything。」

Poh Swee Hiang也帶來了他們所出版關於動物的有聲童書,孩童讀者可以利用頁面右下角的QR code連結有聲內容,幫助讀者認識動物。馬來西亞政府也打造電子書平台。「電子書是未來趨勢,但不是所有出版社都做好準備。」Poh Swee Hiang提到,某些如學校、機關等等,對電子書還是不太接受。

Andriana則表示在印尼最流行的是線上寫作平台,出版社也會從上面找尋熱門作者。Mod也表示比起以前,出版社更得在數位平台、社群媒體下苦功,才能抓到市場趨勢。在泰國,社群網站影響深遠,泰國人一天花相當長的時間在上面遊蕩,因此絕對是行銷重點。

在場也有從事出版業的媒體朋友提問新舊兩代閱讀方式的銜接問題。她認為台灣的出版社雖然陸續推廣電子書,但其實心中仍然相當害怕電子書會取代紙本。對台灣的出版社而言,紙本書籍的銷售仍是主要收入來源。而且要如何不流失地將讀者從線下引導到線上也是一大難題。對於這點,Matichon的編輯感同深受。她們的讀者普遍年齡層較大,也比較偏愛紙本書,因此在引流的這部分,著實花了龐大的心力與時間成本。而Poh Swee Hiang所服務的Pelangi則是在政府的支持下,從六年前開始就在進行電子書推廣與引導,做好數位化的準備。他表示相較於其他文體,小說、童書是數位化程度較高的書類。「不過不是所有出版社都願意數位化」,Poh Swee Hiang說,馬來西亞有許多獨立出版社不相信電子書,不打算跟進。「因為我們的讀者比較年輕,因此我們認為還是有必要的。」

南洋的口味

多元文化、語種是東南亞國家的特色。以馬來西亞來說,中、英文、馬來文都相當流通,也因此兩岸的中文書很容易打入市場。馬國出版的書籍多半都是中、英文,較少馬來文。Poh Swee Hiang的Pelangi以出版教科書為主,最近也翻譯了許多韓國教科書,來源十分多元。

現場有讀者提問,在這個數位世代,東南亞出版社如何找到目標讀者,各國的主要讀者群又落在哪個年齡層。Poh Swee Hiang表示,他們的讀者多是10歲到16歲的學生,為了滿足學生的需求,因此Pelangi培養了許多青年作家。在華文書這塊,除了外銷到中國之外,華文作家也會主動到華語學校做推廣,透過說故事等活動來認識自己的讀者。Andriana的出版社則是發掘網路平台的威力,他們除了利用平台找尋有潛力的網路作家,也藉此認識潛在讀者。她表示自己也很佩服那些有創意的網路作家,他們會幫自己的作品出原聲帶、畫插圖等等,實在相當有才!相對馬來西亞,Andriana的出版社其實比較難翻譯中文書籍,因為比起華語,韓劇、韓國流行樂更受印尼讀者青睞,他們打算從引進日韓作品著手。

泰國的Matichon則是大量引進中文書籍。Mod表示,跟其他東南亞國家相比,泰國文化與中國文化更為接近,泰國的華裔人口也相當多,消費力高,市場相當龐大。整個泰國大約有一半的出版社是出版翻譯中文書的。她打笑地說,例如她們就出過十大冊像石頭一樣重的康熙皇帝專書。不過除了歷史書籍,浪漫的愛情叢書也很符合泰國讀者的口味。Mod表示他們賣最好的作品就屬於描述男同志愛情的耽美小說

亟待提升的閱讀素養

無論在台灣或東南亞,閱讀風氣的低落是所有出版社所面臨的困境。馬來西亞政府雖然想推廣閱讀風氣,甚至推出買書券補助大學生買書,但成效仍有限,即使電子書已經相當方便,但大家仍是不愛讀書。Poh Swee Hiang認為這是閱讀文化(reading culture)的問題,非朝夕可改。這樣的現象甚至影響到年輕人的就業選擇,越來越少年輕人願意從事編輯、設計等工作,就算提高薪資也很難找到人。Poh Swee Hiang還特別說,好的行銷人才是馬來西亞最缺乏的。相對馬來西亞,Poh Swee Hiang則相當稱讚台灣的出版業。馬國人口約3000萬,但全國的出版量不到台灣的一半,台灣仍是東亞出版業的典範。

印尼的問題則是猖獗的盜版。當出版社一出版新書,完整的電子檔就會以十分低廉的價格在盜版網站上架。Andriana特別提到,多半是年輕人在販賣盜版電子書,他們對版權的概念相當缺乏,也不認為自己有錯。但執法當局對此也缺乏維權意識,出版社作為最終受害者也僅能努力教育讀者,鼓勵他們購買正版。她也很讚許台灣人對出版的堅持。她這次也參訪了台灣的誠品書店,看到誠品替獨立出版社了一個櫃位,十分欣慰。

2017版權營精采回顧:

  1. 【2017版權營】降價求售讓書商、譯者、作者⋯⋯整個產業都受害!──以色列書市觀察
  2. 【2017版權營】想把一本書推薦給讀者,對書本的愛與銷售數字,缺一不可
  3. 【2017版權營】譯稿就像相親照片──台灣作品走進亞洲書市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