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華航機師罷工,許多人沒飛機搭。你可以想像更慘的罷工嗎?

我可以。

四零年代大多電梯還需要人工操作。1945年,紐約的一萬多個電梯操作員罷工,影響超過一千棟建築物,包括帝國大廈。帝國大廈當時是世界第一高的大樓,一百零二層。

想像一下你的辦公室就在帝國大廈,二十樓就好了。

機師工會罷工,有些民眾的反應是,該由不會罷工的AI取代人類機師。然而也有些技術人指出,機師要做的事情還是很龐雜,以目前科技,製造機器來做不會比較便宜。[1]

相對地,現在的電梯操作,可以說是已經由機器取代人類了,而且還是相對簡單的機器。電梯裡不需要再有操作員,乘客可以自己按按鈕。

值得注意的是,其實在1945年,這種自動化的電梯已經做得出來,只是當時的民眾習慣電梯由人類操作,認為自動化電梯不安全,所以很難普及。如果美國民眾早點習慣自動化電梯,1945年的九月,就可以避開大規模鐵腿的苦難。我們可以想像,將來就算不會罷工的AI機師開發出來,恐怕也避不開人類習慣的挑戰。

假設AI真能開飛機,它們還有什麼做不到?

當然,隨科技進展和資訊傳播越來越快,人類接受新科技的速度應該也是越來越快。這幾年各種自駕車測試上路的新聞,並沒有引起民眾恐慌,當自駕車的普及指日可待,自駕飛機的陣痛期,恐怕也會比70年前的自動電梯短很多。

然而,我不確定那些想像「不會罷工的AI機師」的人,有沒有把整個事情想清楚。這樣說好了,你自己賴以為生的工作,有比開飛機複雜嗎?當AI連飛機都能開,AI搞不定的工作還剩下多少?你手上的工作是其中之一嗎?

2013年,牛津大學的經濟學家弗雷(Carl Frey)和機器學習專家奧斯伯(Michael Osborne)試圖估計將來一二十年內美國境內可能會有多少人類工作受到AI威脅,他們算出來的比例是47%。當然,這類數字在學術界一向很難有共識,不過我們也都知道,隨時間推移,AI能做的事情只會多不會少。此外,一般人對於「未來AI能辦到什麼?」的判斷一向不太準,大眾曾經無法想像AI會下西洋棋、圍棋和辨識人臉,後來AI都一一做到,在辨識人臉方面甚至表現得比我和陸子鈞更好。

資本主義的弔詭

如果AI大規模取代人類的工作,社會會變得滿弔詭的。一方面,社會製造的產品和服務沒有比以前少,因為那些工作只是沒人類做,而不是沒人做,另一方面,大多數的人類卻無法購買那些產品和服務,因為他們失業了,沒有錢。所有的工作都還是有人做,但這些工作生產出來的東西,卻沒人買。你不需要是經濟學家,也能知道這狀況不太對勁。

人類需要工作賺錢才有飯吃,這是資本主義的規則。我們現在選擇資本主義的規則來運行這個社會,主要原因是中國和蘇聯的經驗顯示共產主義的規則表現得不是很好。不過這並不代表資本主義規則不需要前提、永遠適用。資本主義用薪水來吸引人工作,是因為這是激發人價值的好方法,能讓人把力量用於社會,創造價值,並且把價值用來讓人能過好生活。當多數人類不需要執行過去的例行工作,整個社會也能創造出至少一樣好的價值,那我們有理由好好思考,資本主義分配資源的方式是否依然適用。

基本收入的未來救援

假設在極端的未來情境,機器生產了所有人類需要的東西,而所有人類則因此失業,有東西,沒人買,怎麼辦?傳奇物理學家霍金(Stephen Hawking)的答案簡短而明確:那就看我們怎麼分配那些東西。你可以繼續資本主義的想法,促成貧富差距大到動盪的社會,或者也可以支持更均勻的分配,讓社會一面進展,一面雨露均沾。後面這個想法的代表,就是近年受到矚目的「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

基本收入是一種政策,讓政府發錢給所有人,定期定額,每個人都領一樣的數字。目前世界上還沒有任何國家實施基本收入,不過在全球各地有大大小小的實驗,測試基本收入的各種發放方式和效果。暢銷書《人類大歷史》的作者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相信,因應自動化的將來,基本收入遲早會實施。哈拉瑞認為,到時候人類的主要任務不是找工作,而是在衣食無虞之下想辦法過充實有意義的日子
倡議者認為,在自動化的將來,基本收入可以一次解決兩個「問題」:

  1. 市場失靈:機器生產很多東西,但多數人類沒錢買。
  2. 社會動盪:多數人類沒錢買東西,貧富差距極端化。

基本收入的當代願景

當然,我們現在顯然還沒走到機器生產海量產品、但人類沒錢買的時候(是嗎?),不過有些人也認為,就算在現代社會,基本收入也可以產生一些好效果。政策面來說,基本收入在一些地方似乎優於當前做法,例如說,低收入補助會減少人找工作的動機,但基本收入不會。

社會面來說,基本收入能讓人獲得力量去抵抗種種不公。倡議者史坦丁(Guy Standing)曾描述,印度某地參與基本收入實驗幾個月後,當地婦女不再穿戴面紗,並告訴研究團隊說,現在他們有了自己的錢,不用事事聽長輩的。[2]

同樣的效果,基本收入的倡議者預期,也可能發生在職場。

失業的人很慘,上班族也不見得棒,搞不好你的工時很高、工班分配很糟、長官白天性騷擾、半夜用網路交辦工作要你即時回應,這些不合理有的合法有的不合法,但不管合不合法,你都沒法抵抗,因為勞資權力不對等,勞工爭取權益要冒很大風險

不爽不要做

如果你把上述經歷po網,可望招來一些同情,但也可以想像有人會說「不然你不爽不要做」,在這幾天的網路新聞下面,一些留言者也是這樣呼籲華航罷工的機師:「不爽不要做,別給大家添麻煩」。

這種留言某意義上滿諷刺的,因為人家在罷工,事實上就是正在「不要做」。華航機師走到罷工,是經歷了工會和資方長期的協調和抗爭。你形單影隻,可能也沒有工會,不要說罷工了,大概連在背後瞪長官都覺得很緊張,更不用說「不爽不要做」。

如果「不爽不要做」顯示的是勞工有本錢和權力爭取自己的權益,那麼倡議者會說,基本收入就是這種本錢和權力的來源之一。人有了基本收入,出手抗爭後,即便在最糟的情況下,也不至於落得什麼都沒有的下場。哲學家范帕里斯(Philippe Van Parijs)認為基本收入可以為人帶來「真正的自由」,基礎之一就是基本收入給人帶來安全感和保護自己的本錢,這個本錢,可以用來穩固純粹的法規在實務面難以觸及的各種權益角落。

NOTE

  1. 例如翟本喬的看法
  2. Guy Standing 2018《寫給每個人的基本收入讀本》臉譜出版 陳儀 譯 p.81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基本收入」究竟怎麼回事?:

  1. 基本收入能改善貧窮、貧富不均與不安全感問題,穩定社會秩序與發展。
  2.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工作為什麼糟糕?
  3. 「把錢花在無業遊民身上最有效率的方法,也許就是直接把錢送給他們。」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