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每當文章寫到舊事物,或者聊天訴當年,總疑問這樣好嗎?不論是懷舊,或只是回憶,覺得應儘量減少,至少不要習以為常。回望太多,人會越來越老,會變成變不出新把戲的老狗,應該與時俱進,像吸收新資訊般接觸並喜愛新的領域。不一定厭舊,但一定要喜新,唱KTV不要老在三四五年級懷舊歌曲欄目裡點歌。

但在讀過鏑木蓮尋找回憶的偵探們》之後,就稍加釋懷了。這小說系列目前已出版三冊,圍繞著「回憶偵探社」的業務展開。設於京都的「回憶偵探社」事務所,是很特別的組織,組織成員名為偵探,卻是「回憶偵探」。回憶偵探,顧名思義是替人尋找回憶的偵探,尋回喪失的記憶也在業務範圍之內。

近期出版的《尋找回憶的偵探們:沉默之詩》,只有一個故事,長篇敘述,層層剖析,其中提到「回憶療法」,很有意思。

八十五歲的石原絹枝女士,五十七歲起便與大他七歲、早已喪偶的赤城壽士同居,卻未結婚,迄今二十八年。某日跌傷後,出現失智症狀,不言不語,且食不下嚥。奇怪的是,她的大腦損傷不重,功能未喪失,胃腸等內臟正常。是憑著自身的意志拒絕說話?或忘記自己的人生,不知道自己是誰?家屬來到偵探社,希望藉由回憶以刺激她的大腦,恢復認知功能。但對其過去,這一家人知道不多,連出身背景的線索都沒有,她沒有身分證明文件,沒有戶籍,沒有健保卡、銀行帳戶,也沒有駕照。她極少提自己的往事,似有不欲為人所知的過去。

想要透過回憶往事,刺激記憶中樞,必須明瞭此人的經歷。於是這些偵探透過訪談,檢閱當事人的物品,從一個人連結到下一個人,從一件事聯想到下一件事,把拼圖碎塊一片片拼起來。

回憶偵探在調查過程中做過許多假設,運用多種方法。其中一項叫做「音樂療法」,也就是把音樂療法與回憶療法結合起來的運用。

多數人都有回憶中的歌曲,引領回到過去某段時間,腦子裡浮現出與樂曲相關的場景、氣氛、感覺,音樂發揮不可思議的力量,讓記憶復甦,幫助恢復認知。但不是讓患者聽見年輕時聽過的歌就有效果,必須是身處於輝煌或痛苦時期常聽到的歌,經驗難忘,才會使印象浮現。

不只是音樂能運用於回憶療法,玩具、生活用品、照片、味道等日常生活尋常事物,只要能與過去連結的都可以。回憶療法(懷舊療法)用在老人,尤其失智老人,常有預期之外的成效。病人透過回憶,找到人生的價值與意義。

讀《尋找回憶的偵探們:沉默之詩》後對回憶療法產生興趣,上網查閱相關資料,讀到一些論文、報告。有一篇出自《民視新聞》的報導非常有趣——日本某些老人安養院,善用回憶療法,利用懷舊的生活用品或玩具,刺激老人的頭腦。報導提到東京一家老人安養院,設置了充滿懷舊氣息的咖啡廳,並播放當時的流行音樂,老人家跟著哼哼唱唱,彷彿時光倒流。除了咖啡廳,另設有懷舊雜貨店,工作人員扮成老闆招呼。老人們就在似曾相識中回味當年,療效不錯。

據說還有商人嗅得商機,專門出租懷舊商品,把從前常見的居家用品,依據主題每十件一套出租。

沉默之詩》所用的回憶療法,以音樂為主力。年輕的偵探們努力搜尋不屬於他們年代的懷舊歌曲,也回溯自己更年少時樂曲與人生的連結,對生命況味多了更深體會。類似的細節設計為小說閱讀增添許多趣味。

這系列小說的有趣不在於犯罪設計或破案推理。若看到書名「偵探」二字,以為有什麼了不起的案件探察,恐將大失所望。

雖然說相對於命案找凶手的傳統主題,回憶偵探系列題材稍為特別,但這類推理小說其實已很多了。這樣的推理非常日常,我們周邊常有不解之謎,對某人某事充滿疑惑,「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心有所惑,未必有解答。

尋找回憶的偵探們》(系列第一部)有一段話點出回憶之為物最為微妙的地方:「回憶是一把雙面刃,可以使人禁錮在內心世界,也可以成為人活下去的動力。人生無非就是回憶的累積,不管好或不好,都是活過的證明。喜怒哀樂全藏在回憶中,充滿人性⋯⋯」。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記得和記不得的:

  1. 青春有淚,暮年方得餘潤──顧德莎《說吧。記憶》
  2. 吳念真:沒了嗅覺之後,祂補償我的是「記憶」
  3. 電影《海街日記》的餐桌上,每一道料理都是記憶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