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Gene
來自馬來西亞,現居風城。興趣廣泛的生物學家,研究工作之餘,嗜好讀讀書、看看戲、寫寫作、騎騎車、踏踏青、逗逗貓。

小時候,我弟因為太常打電動,先近視戴眼鏡當了四眼田雞,原本霸氣外露的他居然看來有幾分斯文,我很是羡慕,想說當大哥的怎能輸呢?於是我也貼著電視打電動,不久也得償所願,當了四眼田雞,成了斯文敗類。

戴上眼鏡沒多久,就好生後悔,因為真的好麻煩,不僅運動不方便,有一次出國在商場砸爛眼鏡,我都不知道回家路上為什麼沒仆街或被洗劫一空。來到台灣發現大學同學幾乎沒人不戴眼鏡,沒戴眼鏡的大概也戴了隱形眼鏡。真是難以想像,如果要在叢林中一面躲避毒蛇猛獸一面覓食,我們這些眼鏡仔不是被吃掉就是餓死──為何我們的眼睛這麼不中用?

最近不少親戚朋友傳出家裡有小寶寶出生的好消息,見面就會聊到生產時媽媽的極度疼痛、還有大費周章做月子等等。有個朋友不小心說出她兩次都不是無痛生產,就讓很多人崇拜;網路上也能找到一些宅男到醫院去模擬感受生產痛楚的影片。有個笑話說科學家發明了把生產過程中的疼痛分一部分給老公的儀器,有對夫婦試用,老婆先分享一部分給老公,老公覺得不痛不癢,老婆乾脆全部傳過去,輕鬆無痛生產;夫婦出院回家後,聽說隔壁老王幾天前不知為何突然感到極度疼痛,然後就死掉了。這當然是笑話,但是生產中的疼痛據說很接近人類忍受的上限,那些去嘗試的宅男幾乎全都求饒來,幾乎沒人能接受全程模擬。

這是件古怪到不行的事──為何人類生產要這麼痛苦?更悲劇的是,過去醫學不發達的時代,難產往往是年輕婦女最大的死因,母親難產而死也是文學故事常見的橋段。人類是唯一生產的過程中需要同胞協助的動物,許多動物的生產,看來就是很輕鬆愉快呀,很多哺乳動物生產就像拉坨大一點的屎差不多。不少哺乳動物的嵬子,出生沒多久就能走能跳,人類的小孩卻要花費極長的時間照顧,我不少朋友在小孩出生後幾個月,自己就忙到沒法子維持人模人樣了。

不管怎麼看,我們人類都很像是設計不良、毛病多如牛毛的產品啊!想要知道我們人類設計不良到什麼荒唐的地步嗎?《人類這個不良品:從沒用的骨頭到脆弱的基因》(Human Errors:A Panorama of Our Glitches, from Pointless Bones to Broken Genes)可以給你更多案例,讓你發現,如果人類是被某種超自然力量設計出來的,那麼鐵定稱不上是智慧設計,而是智障設計!

就拿眼睛來說好了。人類的眼睛雖然看似精妙,可是如果仔細和「低等」的頭足類軟體動物相比,簡直就是設計錯誤到一整個不行。同樣是相機式眼睛,章魚的眼睛就像正常的數位相機感光元件,傳輸訊號的線路是讓光線經鏡頭折射進入後全都打在感光元件上,由不感光的細胞傳送神經訊號。可是人類的眼睛呢?光感受器背向晶體,而傳遞訊號的不感光細胞反而在前面擋光。

不要懷疑,人的視網膜,就像一個裝反的數位相機感光元件!事實上,不僅人類如此,所有脊椎動物的眼睛都這麼耍寶。這不僅影響效率,而且還會在視網膜產生一個稱作「盲點」的蠢東西。如果有任何一個阿宅電子工程師敢如此設計感光元件,那他最適合的工作應該是去當政客競選市長。

為何脊椎動物的眼睛會有這種問題?那可能是演化時發生了一系列突變,最後難以挽回。《人類這個不良品》作者納森.蘭特(Nathan H. Lents)以自己裝反家具護板的經驗來比喻,這種蠢事我也幹過很多次,寫這篇文章用的書桌,我就前後裝反了,發現時已沒力氣拆了,只好將就著用⋯⋯

讀了《人類這個不良品》,會發現人類設計不良到一個人神共憤的地步!我鼻子常患鼻竇炎,以為是自己太虛,沒想到又是另一個設計不良的案例,因為鼻竇腔中排除黏液的系統設計不良,把蒐集黏液的排水管安裝在鼻竇上方,導致效率很差,讓人很容易傷風敗俗⋯⋯哦不⋯⋯感冒。鼻竇腔會長成這樣,可能是因為人臉上的器官實在太擁擠。如果有阿宅土木工程師如此設計排汙系統,那也很適合當政客去競選總統。

令人嘖嘖稱奇的奇葩設計簡直罄竹難書,有些還很致命,例如人類喉嚨的結構設計,讓人會被食物噎死。我剛去美國時,小布希總統就因為吃胡椒餅差點噎死,於是胡椒餅在自由派的地盤立馬大賣。人類吞嚥時要停止呼吸,不像鳥類和爬行動物可以進食的同時呼吸,於是一不小心就會噎到。

人類生產困難的主因是人類直立行走後,骨盆變得狹小;可是人類很擅長行走嗎?事實上,人類連膝蓋都容易受傷。我就曾因為在山上膝蓋受傷,被消防員扛下山,後來每次健行或登山,雙腿都要穿護膝並且小心翼翼。不僅如此,人類的跟腱也很脆弱,跟腱受傷是很常聽說的運動傷害,我也是受害者。再加上尾椎受傷、長骨刺等等,簡直是遍體鱗傷。

已經覺得很崩潰?別擔心,《人類這個不良品》還會繼續落井下石!這本書繼續指出我們的飲食也不怎麼樣,需要一大堆維他命、必需胺基酸、脂肪酸、礦物質等等,缺乏維他命C、B1和D,過去就讓不少人生不如死。可笑的是,先進國家中很多人大吃大喝到體重失控,但缺鐵、缺鈣還是頗為普遍的問題。

再回到生殖(也就是性)問題,除了難產,人類也還常有不孕的問題。台灣少子化嚴重,我不少經濟狀況良好的朋友,都藉助生殖醫學的幫助才能夠生兒育女,也聽說很多男性朋友都有精蟲不足的問題,我都懷疑保險套怎麼還賣得動。即使懷了孕,婦女同胞在孕期和產後還有不少苦要吃,男性朋友如果還對老婆不好,簡直就不是男人!

判斷一個政府是不是暴政的原則很簡單:暴政政府會用軍警對付國內無辜、手無寸鐵的人民,對抗外敵卻是軟腳蝦。人類有時候也會對自己施行暴政,讓免疫系統無端攻擊自己的器官,導致自體免疫疾病,我就有幾位朋友患有紅斑狼瘡、多發性硬化症、風濕關節炎等等;還有猶如法西斯的癌症,鐵定算得上是反人類罪!

窩裡反不只免疫系統和癌細胞,還有壞掉的基因,讓一些人飽受遺傳疾病的折磨。加上我們經常出錯的想法、行為和記憶,年少輕狂時的胡作非為等等,想想,自己還能活著寫出這篇文章,簡直就是奇蹟啊。如果真有神在創造人類,祂似乎一邊創造一邊打嗑睡,要不然就是視人類為芻狗吧?更可能的是,神從未以自己的形象創造人,而是人以自己的形象創造神!

當然,人類也非一無是處。我們無法一日千里,於是我們發明了汽車;我們飛不上天,於是我們發明了飛機;我們成天傷風感冒,於是我們發明了流感疫苗和克流感。與其期待神蹟,我們不如自立自強!

所有生物其實不分高等低等,在環境變化下,都有適應和不適應之處,從來就沒有所謂智慧的設計或是智障的設計,生物的任何性狀和特徵,沒有最好的,只有更好的!那些不良設計,多半是寅食卯糧或者挖東牆補西牆而將就出來的結果吧?

好吧,別難過了,人類至少能寫出《人類這個不良品》的這個良品,讓我們一起來大開眼界吧!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人體和保健可能都不是你想的那樣:

  1. 維他命D,爭議最大的「維他命」
  2. 容易水腫、疲倦,你的身體需要除濕了
  3. 睡眠障礙不是白天喝杯咖啡、忍住呵欠就好了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