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其實我最早的翻譯練習,」陳榮彬說,「譯的是講義。」

陳榮彬唸成功高中時加入校刊社,開始接觸哲學,「放學之後大部分同學去補習,我都跑去重慶南路的書店看書,中國哲學、西洋哲學,或者尼采,後來喜歡歐陸哲學,讀的就是法國、德國思想家的東西,總之什麼都看。」

高中讀尼采可能有點似懂非懂,不過早早接觸哲學及閱讀相關著作的經驗,影響了考大學時填志願選擇,「想選哲學、想唸政大,結果就選了政大哲學系;」陳榮彬說,「哲學系老師的講義都是英文的,同學不大想讀,我覺得自己應該可以把它翻出來,就動手試了,譯好之後就分享給同學,因為是自己想做的事,所以那時也不覺得麻煩。」

大學時的陳榮彬或許還沒意識到自己對翻譯有很大的興趣,大約也不會料到自己未來將在台大教翻譯、拿下三次「開卷翻譯類十大好書」獎、翻譯不少經典文學作品──事實上,在大一英文課的老師指定同學讀《老人與海》之前,陳榮彬沒讀過幾本文學書籍。

「先前的閱讀選擇當中很少選文學方面的書,」陳榮彬說,「而且就算有讀,也是沙特啦、《異鄉人》之類和哲學有關的作品,我覺得他們的目的是用故事去闡述存在主義等等的思想。」

但《老人與海》不同。

「先讀原文,後來拿到張愛玲的譯文對照──那時我連張愛玲是大咖都不知道;」陳榮彬笑道,「但那時海明威的文字讓我留下強烈印象,那些句子我忘不掉。」

那是陳榮彬被文學「打到」的時刻。

地位重要但缺乏優秀譯本

攻讀博士時,陳榮彬選擇的領域已經從哲學轉向比較文學了;他喜歡英國作家康拉德,更偏好美國作家及作品,「我喜歡美國文學,覺得它透著一種歷史感,」陳榮彬說,「雖然美國建國歷史只有兩個多世紀,但二十世紀是歷史上特別精彩的時代啊。」

陳榮彬閱讀《老人與海》作者海明威的其他作品,沒放過與海明威同時期的費茲傑羅,往後跳躍數十年的瑞蒙.卡佛、約翰.齊佛,陳榮彬也很喜歡。台灣的翻譯出版史經歷過相當複雜的年月,許多經典有不同的譯本可以比較,但讓陳榮彬一直覺得有件奇妙的事。「國內的外文系教育一直把梅爾維爾放在蠻重要的位置,但梅爾維爾最重要的《白鯨記》,卻沒有什麼好的譯本。」

根據「翻譯偵探事務所」賴慈芸教授的考據,國內原來常見的《白鯨記》譯本,無論是1969年「今日世界」的「葉晉庸」譯本,1984年「志文」的「歐陽裕」譯本,還是1981年在「遠景」、1986年在「書華」及2013年在「桂冠」分別出版「鄧欣揚」譯本,其實都是從1957年上海「新文藝」版「曹庸」譯本抄來的,只是編輯各修改了一些細部,今日世界版是刪掉較多內容的節譯版,其他幾個版本都是全本抄襲。

「回去對照原文,會發現這些譯本的錯誤很多;」陳榮彬解釋,「某方面來說,五零年代查找資料很不方便、沒有圖書館沒有網路,這本書的知識涵量又高,曹庸能譯出這樣的水準算是相當厲害,完成度可能有大約80%。」

陳榮彬在網路上找到了專門討論《白鯨記》的網站,仔細確認使用相同文字系統的英文讀者如何解譯梅爾維爾的字句,「十九、二十世紀的英文和現在本來就不大一樣,梅爾維爾的用字方式又特別怪」;同時,陳榮彬也決定不能完全按照梅爾維爾的句構敘事,「曹庸的翻譯策略就是盡量不動原來的句構,這讓他的譯文變得很詰屈聱牙,所以我在理解意義之後,將句子拆開,用台灣讀者習慣的方式重述,這個譯本是台灣版,但原汁原味。」

譯經典的好處是出錯機會少

白鯨記》的情節有部分來自梅爾維爾的經歷──他曾經在捕鯨船上當了幾個月的魚叉手;《白鯨記》傳承了自然書寫的傳統,以船長與白鯨的對抗,反應人類與自然的拚搏;《白鯨記》裡捕鯨船眾生樣態就是美國社會的縮影,講了白人社群也講了「高貴的野蠻人」;《白鯨記》可以視為一部捕鯨相關事務的百科全書,連鎖咖啡巨頭「星巴克」(Starbucks)名字來自《白鯨記》的角色,整部《白鯨記》都是生命與靈魂的拉扯⋯⋯面對這麼一部經典鉅作,陳榮彬倒覺得譯起來沒什麼壓力。

「不是說譯得很輕鬆啦;」陳榮彬笑道,「譯每個作家的作品都會遇上不同麻煩,如果自己是第一個翻譯某作家作品的譯者,那就會擔心。譯經典的好處是出錯的機會很少,能找的參考資料很多,而且只要肯找,就能進行很多討論,可以找出最好的翻譯方式。」

當譯者會有來自讀者的壓力、編輯的壓力,有時也有來自作者的壓力。像「拆開原先句構」的翻譯方式,會有些譯者覺得有爭議。不過陳榮彬認為,「譯者的責任是協助讀者解讀一本書,是原著完成之後延伸的生命,所以身為譯者應該不要被原文綁架,要有擔當,勇敢一點。」

陳榮彬的譯作種類很多,橫跨經典及大眾文類,也觸及人文、歷史等知識性書籍。「最近歷史方面的書好像越譯越多了;」陳榮彬想了想,「不過總數和文學書比起來,應該各佔了一半吧。高峰期一年譯了六、七本,我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那麼拚,那時覺得自己連睡覺都在翻譯。」

在目前超過五十本的譯作當中,最得意的作品,還是剛譯完《白鯨記》──「這本書我譯了兩年多啊;」陳榮彬笑了,「現在終於可以不用告訴人家:『我還在譯《白鯨記》』啦!」

陳榮彬老師對你說:

  1. 陳榮彬:從經典知道社會險惡,也看見人生希望
  2. 這個來自美國中西部的小男孩,或許是海明威最鐘愛的角色
  3. 擅長用極簡文字就把小人物寫活也寫絕的老菸槍與爛酒鬼──瑞蒙‧卡佛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