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道德是主觀的嗎?」「如果不愁吃穿,工作還有什麼意義?」「上大學該選校還是選系?」近幾年,法國高中哲學會考風潮讓大家注意到哲學教育的有趣和可行;學測和基測國文作文朝向論說改制,則讓講師學生們開始有練習論說和批判思考的壓力;接下來要上路的生命教育課程,也直接要求開課講師要協助學生培養價值思考的素養。這些變化,讓一些老師開始思考,可以怎麼帶學生進行「開放式討論」,去思考一些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

「開放式討論」不容易,因為沒標準答案不代表沒有對錯,也不代表所有答案都一樣好。例如:

Q. 同性婚姻應該合法化嗎?

  1. 不該,因為同性組合無法生育。
  2. 不該,因為同性組合無法生育,而婚姻的社會功能是促進生育,當然,不孕症的異性戀一樣可以結婚,不過那是可負擔的行政成本。

我支持同性婚姻,對我來說(A)和(B)都不合理,不過我也同意(B)比(A)合理一些,因為它的推論比較完整,立場也比較清楚。

「沒標準答案但有好壞之分」對教學的挑戰

開放式討論有很多種玩法,可以複雜也可以很簡單。你可以讓學生分組,給每組一樣或不同的題目,給他們時間討論,指定或讓他們自己選擇立場,然後用各種方式讓他們發表討論結果。或者你也可以丟題目給整班學生,請他們選擇立場並為自己辯護。不管我們談的是哪種玩法,由講師提供意見回饋都是教學上不可避免的流程之一。

在開放式討論裡,論述有好壞但沒有標準答案,這也代表教學沒有標準答案。講師無法照本宣科,必須真的精熟思考和討論的技術,提供具體建議來協助學生。特別來說,講師需要精熟批判思考技術、價值哲學的討論方式,以及跟當下議題有關的事實和價值爭議,才能在討論時作出恰當判斷。

在開放式討論裡,論述沒有標準答案,但有好壞之分。這對講師帶來的挑戰,在於:

  1. 講師必須指出哪些論述好,但又不能讓學生認為那些就是標準答案。
  2. 講師必須指出哪些論述不夠好,但又不能讓學生感到挫折,覺得自己沒機會想得更好。可以的話,講師應該讓學生理解論述的潛力,發展更完整的論述。

這兩點,關係到講師在討論當中如何回應學生。下面我們用同性婚姻議題為例,介紹一些我常用的做法。

事前準備

首先,在講師可以決定討論題目的前提下,講師可以先瀏覽相關討論,讓自己能掌握常見論點,以及論點之間的關聯。例如在同婚議題下,只要你夠用功,就會發現「不支持同性婚姻,因為同性組合無法生育」的常見反例是不孕症的異性戀組合。參照後文你會發現,掌握越多這種論點關聯,帶討論會越得心應手。

此外,講師也最好了解相關爭議當中有哪些幾乎可確認的知識,例如「動物界也有同性戀案例」、「關於人類同性戀是否天生,目前科學尚無定論」。這可以在必要的時候讓討論趨向於以事實為基礎。

當然,開放式討論的主要教學目的是訓練思考和溝通技能,不是讓學生熟悉特定議題掌握相關知識,不過讓開放式討論盡量以事實為基礎,有時候可以解決一些現場不必要的爭論。

對論述裡不夠好的地方:不涉權威的協助補充

首先,當講師掌握特定問題底下的常見論點,也理解這些論點需要的事實前提,就可以快速辨認眼前的論述:

  1. 有哪些有爭議的前提。
  2. 有哪些常見反駁或反例。
  3. 有沒有更完整的版本。

有了這些理解,講師會更容易對不夠好的論述給出有建設性的回饋。例如:

學生:我是覺得同性婚姻沒必要,因為同性戀不能生小孩。

身為支持同性婚姻的人,直覺上我會想這樣回答:

但是婚姻制度的功能不只是製造後代,還包括互相照顧彼此和(收養或非親生的)子嗣。

但這樣的回應佐以講師權威,可能會讓學生認為自己想的是錯的,或者「在這堂課的脈絡裡不合理」。同時也也可能讓學生覺得,如果他堅持立場,會成為講師的對手。不管在什麼情況下你都不會想成為講師的對手,因為麥克風是握在他手上。此外,目前國高中生多半支持同性婚姻,反對者是少數,如果想讓開放式討論當中的各種論點能公平競爭,以實際討論達到教學效果,講師必須保護比較少人支持的弱勢意見,維持平衡的討論氣氛。

因此,就算決定要直接挑戰學生的論述,除非對氣氛很有把握,否則我會用這個比較和緩的話術:

假設你的對手認為婚姻制度的功能不只是製造後代,還包括互相照顧彼此和(收養或非親生的)子嗣,那你會怎麼回應他?

只要一點點修改,就可以在提供反對意見的同時,減少講師權威對討論的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講師在這裡提供反對意見的目的,是為了讓學生意識到原初論述有討論空間,讓他有機會把論述擴充得更完整,而不是為了駁倒學生,讓大家同意同性婚姻應該合法化。開放性討論教學的目的是訓練思考和討論技能,不是推廣特定的價值觀。因此,如果學生一下答不出來,講師應該避免這種「無言的結尾」對其他參與者暗示說我們已經取得結論:學生的對手獲勝。講師可以邀請其他人一起想想看,或者說「沒關係,待會有人想到可以怎麼回應,再提出來」。

上面這些對應和考量,也顯示了講師事前做功課的重要。有做功課,會知道這裡出現的原初意見並不是最完整的版本,也會知道它必須納入對於哪些論點的回應,才會更完整。

總之,當講師面對自己覺得不夠好的論述,總是可以用上述「假設對手」的方式,來指出論述不足之處,並且把思索補充方案的任務丟給學生去挑戰。

對論述裡好的地方:描述功能的具體肯定

講師提供挑戰意見,可以協助學生把自己的論述補充得更好。如果學生提供的論述很好,不管是在補充前還是後,講師可以指出來,讓大家知道這類論述是這門課追求的。然而,講師又應該避免大家因此認為該論述代表的立場受到課堂的官方認可。

該怎麼做才能滿足上述要求?具體來說,我要怎麼做,才能讓大家覺得我認為某個偏向支持同性婚姻的論述有值得學習之處,同時又不讓大家因此覺得「應該支持同性婚姻」是這門課設定的標準答案?
建議的做法是具體指出該論述好的地方。例如:

學生:如果不能生小孩就不能結婚,那不孕症的夫妻好像也不能結婚?

講師:謝謝這位同學的意見,我喜歡這個意見,因為它很清楚照對手的規則提出一個反例。接下來我們可以想想看,如果你是基於生育的理由反對同性婚姻,你會怎麼回應這個說法?或者,有沒有生育之外的理由,可以反對同性婚姻?剛剛舉手表態反對同性婚姻的同學,也可以想想看。

以上述表達,我們可以做到:

  1. 指出:學生的論述之所以好,是因為他針對對方想法舉了明確的反例。這明確讓學生了解,「針對對方想法舉明確的反例」在這門課是被鼓勵的討論方式。
  2. 此外,具體的稱讚也讓學生知道你真的覺得他做得好,不只是客套。
  3. 為反方意見保留討論空間,避免讓大家覺得說,既然例子很棒,那這個討論已經有答案,就此完結。
  4. 藉由恰當措辭,避免讓反對同性婚姻的學生認為自己正被逼著回應這個論述。

學生的論述有種種表現良好的方式,除了「舉了明確例子」之外,常見的還有:

  • 這個論述提出一個前面討論沒想到的可能性,列入這個可能性之後,前述某些論點的合理程度可能會改變。
  • 這個論述包含一個可能的解決方案。
  • 這個論述指出前述某個論述有一個對討論有意義的邏輯後果。
  • 這個論述把前面的討論整理得更清楚。
  • ⋯⋯

你可以看出,這些句子都是在描述論述在思考和討論上的「功能」。開放性討論訓練,就是為了讓大家意識到怎樣思考和討論來發揮好功能,並培養相關習慣。然而學生不見得會意識到自己的思考或討論表現有哪些功能。藉由指出某個論述有某個功能,講師可以讓學生把該論述當成具體案例來理解該功能,並且意識到此功能可以協助思考和討論。

值得注意的是,講師自己必須熟悉批判思考和價值哲學,才能在常見的價值性議題討論裡得心應手地給出關於功能的描述,來指出眼前的論述有哪些功能。這是為什麼對於帶討論來說,批判思考和價值哲學的基本功是必要的。

以上,我們介紹開放式討論裡講師要如何給意見回饋。帶領開放式討論的眉角和狀況還有很多,例如:

  • 既然討論沒有標準答案,最後要怎麼下結論?
  • 遇到連講師也不知道答案的問題,該怎麼辦?
  • 學生很在意他提的意見,但是我真的聽不懂,怎麼辦?

這些問題的解決方案,就留待日後分享了。

*感謝蔡如雅給本文初稿的諮詢意見。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類似技巧可以用在很多地方:

  1. 帶領哲學討論的困難,以及《慢思妙答》這本書可以幫上忙的地方
  2. 不要迴避與孩子討論困境,孩子比我們想像的更堅強。
  3. 因為自己的作品變成指定閱讀作業,所以作家和兒子討論作品,讓兒子的成績拿到⋯⋯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