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冬陽(推理評論人)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日前剛公布第十七屆得獎作家與作品,由來自馬來西亞的王元以〈海洋裡的密室〉拿下。

身為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的一員,我與其他成員一樣,十分自豪這個獎項能持續多年耕耘不間斷──我承認,自己確實懷有「老王賣瓜」的驕傲心情,但可沒有「倚老賣老」的保守心態。要知道,回首推理小說將近一百八十年的書寫歷史便可輕易地發現,不斷超越前人的創作水平、時時結合最新的知識與最近的社會現況進到作品中,是這個文類歷久彌新的主因,也是受大眾喜愛的關鍵。

今年的頒獎典禮上,徵文獎評審長、本身也是小說家的冷言,亦對有志參加協會徵文獎的朋友,給予三個建議:

「第一點,小說最重要的是故事要有趣,在寫作的時候就要設定目標讀者群,然後想像這些讀者對什麼故事會感到有趣。
「第二點,故事的編排要考慮到篇幅長短。以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為例,一萬五千到三萬字的篇幅,對故事線和謎團的設計不可以太貪心。
「第三點,現代的推理小說有一條很重要的路,台灣的作者還沒有很多人挑戰,就是利用當代理論或科技所產生的嶄新犯罪手法。」

這三個建議決非泛泛空談,更可從今年的得獎作得到驗證。在此,就以與〈海洋裡的密室〉作者王元的問答對談,來窺探現今華文推理創作可能的發展方向。

冬陽(以下簡稱冬):您曾在作品入圍感言中提到,從第十一屆(2013年)徵文獎開始關注這項華文推理圈的盛會。當時注意到的契機是?進而參賽、得獎的這段期間,又發生了哪些轉變?

王元(以下簡稱王):契機是〈傑克魔豆殺人事件〉。當時我爲了蒐集寫作素材而上網找童話的相關資料,偶然發現陳浩基的這篇作品,讀後非常驚艷。爲了尋找作家更多的作品,就順藤摸瓜注意到推協和徵文獎。

自那時起,我每年都收藏徵文獎作品集。我不是自信型的創作者,這期間不是沒想過參賽,但總覺得想不出精采點子,就一路靜靜觀望。後來偶然在其他創作比賽中獲獎,稍微有了點信心,就在第十六屆徵文獎投下第一篇參賽作,結果只過初選就被刷下來了。因爲很想得到點評,翌年便再接再厲,沒想到這次非常幸運。

冬:說幸運實在是客氣了。接下來,想請您陳述對「推理小說」的書寫定義?曾受到哪些作家或作品的影響呢?

王:正如字面上的意義,我認爲推理小説應該分爲「推理」和「小説」兩個部分。「推理」指的是「謎團—解謎—謎底」,負責帶給讀者智性上的愉悅;「小説」的重心則是「人物」,負責和讀者產生情感連結。至於哪個部分較重要,我覺得一篇推理小説的發想,無疑應該由詭計或謎團驅動,人物再圍繞這個核心推動情節。

影響我最大的推理作家是東野圭吾。我以前一直認爲,沒有什麽小説會比武俠小説更好看,是東野的爆紅令我注意到推理小説。雖然因爲過於暢銷而導致一些評價上的反彈,但我認爲東野多年來一直在創作上尋求不同的可能性,令我非常敬佩。我也很欣賞文善的作品,她捕捉題材的眼光新奇敏銳,給我一種「現代推理小説可以這樣寫」的啓發性。另外,我還很喜歡伊坂幸太郎,雖然關於他是否為推理作家仍備受爭議,但他所擅長的「草蛇灰線,伏脈千里」的小説技法,我認爲很適合運用在推理小説裡。

作品方面,我最喜歡的是《占星術殺人事件》及《殺人時計館》。我清楚記得謎底揭開時那種如遭雷擊的震撼,頭腦都是嗡嗡聲,我想這也許是推理迷一生都在追求的驚奇感。另外,我對《推理大師的惡夢》有一份特殊好感,當時我剛接觸推理作品不久,閲讀時不停大笑,覺得推理小説太好玩了。

冬:您提到的幾部作品,的確在過去影響了不少台灣的推理創作者。這不禁讓我好奇想問,馬來西亞的推理閱讀與寫作情況?

王:馬來西亞是個多語言國家,所以這裡主要説明我對華文閲讀圈的個人觀察。

一般來說,常年占據華文書籍排行榜的,是身心靈、勵志書籍以及食譜。小説類則是青少年小説及輕小説,推理小説並不是主流讀物。我在參加一些學校講座時也做過小調查,發現學生普遍不看推理小説,連東野圭吾也是少部分學生才聽過。當然,一方面是因爲推理小説並沒有在馬來西亞得到系統性的推廣。在這點上,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的多年努力值得敬佩和效仿。

至於推理寫作方面,我僅知的馬來西亞華文推理作家是牛小流,他的代表作是《九流偵探》系列,也曾經在台灣出版《藥師偵探事件簿:請聆聽藥盒的遺言》,以自身藥學專業結合謎團。不過,我身邊也有年輕的作家朋友曾提過有興趣寫推理,我個人很期待未來會有更多馬來西亞人投入推理創作。

冬:回頭來談您的得獎作〈海洋裡的密室〉。我很喜歡篇名呈現的衝突感(海洋如此廣大無邊,如何形成密室?),能勾起閱讀的想像。當初您是如何構思這個故事的?有取材自現實的部分嗎?小傑這個角色的建立,是否與您過去創作青少年小說有關?

王:我一直很關注整個世界正在一步步數據化的現況,當中揭露的很多事實都令我覺得不安。所以在決定「也許我可以寫這樣一個故事」之前,有很多素材已經不知不覺積累在腦海。取材自現實的部分相當多,比如故事中的C.A就是照搬現實的劍橋分析公司,美國大選後它引起的爭議引起我的注意。另外就是大數據推送廣告,以及臉書改變演算法後觸及率變低等種種發生在我們周遭的事。故事中的方季明和他推銷的APP則是身邊人的親身經歷。

正如我在入圍感言提到,原本打算參賽的是另一篇作品,但因不甚滿意而放棄。之後偶然看到一個短視頻,一位互聯網大拿(編按:意指網路上知名的言論領袖)在被問到如何看待大數據的隱私問題時,回答「是電腦在看,不是人在看」。這個回應令我心情複雜,同時想到如何設置謎團,寫出〈海洋裡的密室〉。

身爲青少年小說作者,我偶爾會收到一些學生讀者來信,針對書中角色分享自己的相似際遇。再回顧自己的經歷,我深深感覺青少年時代也許是最敏感、和整個現實世界最疏離的時期。對世界充滿好奇、脆弱而毫無防備的青少年,實在太容易成爲被操縱的目標。我想,這就是我書寫小傑這個角色的原因。

冬:我同時也對整部作品的結構、布局、呼應等成熟的安排感到滿意與滿足。請您來談談自己過去的寫作經驗,在這部得獎作上帶來哪些影響?甚至是新的嘗試與突破?

王:説來慚愧,雖然已經累積了一些寫作經驗,但每次寫新的故事還是兵荒馬亂,從來沒有文不加點、一蹴而就的好事發生。不過,如果說多年寫作學會了什麽,那就是除非你是天才型作家,否則修稿非常重要。海明威説過:「初稿是屎。」寫這個故事的時間非常緊張,但我還是盡可能在情節編排上不斷做出調整,刪減枝節,添加伏筆,希望能鎖緊每條故事線。

至於新的突破,可能是從青少年小説的溫暖氛圍抽身,轉而去殺人吧。爲了推進到校園市場,寫青少年小説會有一些情節上的限制,寫推理就可以毫無顧忌。另外就是雖然關注數據化議題頗久,但本身沒有IT背景,所以在書寫時也遭遇一定程度的困難。

冬:針對準決選與決選評審的意見,您有沒有想回應的部分?

王:是的,這次準決選和決選評審意見貌似不太相同,令我略感忐忑。關於準決選評審指出推理線上的缺失,當初一讀到我就覺得一針見血,直接被戳中要害。不過請允許我稍作説明:故事框架並不是一開始就設計好的。因爲寫這故事算臨時起意,並沒有在開寫前就計算好每一步,所以我是在臨近完成整個故事雛形時,才發現這個不足。當時我推算,如果要重新謀篇布局,至少要補上一、兩萬字,不但超出字數,時間上也絕對來不及。再三思考後,我決定只針對各種細節和故事線進行敲打縫補,希望讓故事看上去較有説服力。不過,缺陷當然還是存在,很感謝決選評審對這部分寬大處理。

徵文獎吸引我參加的原因,本來就是因爲作品可以得到專業評審點評,這次很感激收穫許多珍貴意見,激勵我持續創作。

冬:我很好奇,您未來的寫作規劃?不限推理類型喔。又,會怎麼運用這筆獎金?

王:我目前正在撰寫一部青少年奇幻小説的下集大綱,同時希望明年能開始構思第一篇長篇推理。獎金方面,會先把一部分用在流浪動物的TNR計劃上。

冬:岔題一下,我也在台灣支持流浪貓狗的TNR計劃(笑)。最後,代許多台灣的推理迷一問:會有來台與大家交流的安排嗎?

王:今年很遺憾錯過許多場推理作家的講座和年會,希望明年有機會去台灣和推理同好們一起共襄盛舉。

▶▶第十七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作品集【全系列】!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在做什麼?:

  1. 百年類型、科技型態──側記2019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年會及徵文獎頒獎
  2. 在暴風雨山莊中堅持推理!──側記台灣推理作家協會2017年年會暨頒獎典禮
  3.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特輯:再有人問這問題,你就把這支影片貼給他看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