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在台灣成長或生活,最大的享受,可能是每天(甚或每時每刻)都能夠親眼目睹多套完全互斥的價值判準在同一個人身上瞬間流暢轉換的奇蹟技法。

而且有很大的機率,正透過這篇文章相遇的我們,身上都自帶這種技能。

其實我們都知道人很複雜、人的社會很複雜。到五星級餐廳吃美食注意廚師使用現宰食材多新鮮的人,可能也是認為日本持續捕獵鯨魚好殘忍的人;看到女性穿著性感就覺得人家活該遇上性騷擾的人,可能也是高唱要守護家庭價值關懷兒童福利的人。

有些時候,或者很多時候,這些混亂的判準出現在一個人面對不同事件面向、扮演不同人生角色的時候;因為立足點不同,所以想法就不同──他們不見得樂見這種狀況,如果有機會想想,或許就會發現自己這種奇妙的尷尬,進而思考自己真正的價值觀,做出一些調整。

但,也有些時候,或者很多時候,某些人不見得不知道自己的價值判準混亂,但他們不會承認自己價值判準混亂,因為他們明白:價值判準混亂的原因,是為他們服從一個完全利己的更高指導原則,什麼場合什麼判準能夠為這個最高原則服務,他們就會選擇那個價值判準。

例如最近喜歡把「亡國感」掛在嘴邊的政客。

我們或許覺得這是個選舉近了所以被抬出來炒作的題目,不過仔細想想,我們國內關於政治及歷史的教育內容,其實一直都在炒作這個題目呀,從歷史悠久到風雨飄搖,從化外之地到經濟奇蹟,哪段辛苦的共體時艱或偉大的建設時期和這回事沒關係?但是,即便後來都和人家達成沒共識的共識了,我們自己都還沒能搞清楚,講「亡國感」的時候,到底講的是哪一國?見鬼的是,就算我們根本還沒確定我們在講哪一國,但提到「亡國感」的時候,我們還真的感覺得到某種可怕──所以那個可怕到底是什麼東西可怕啊?

亡國感的逆襲》是一本在這種情況下很值得讀讀的書。不同領域的專家學者,從不同角度討論「亡國感」是怎麼生成的、那些絕望與不安從何而來、我們到底害怕失去什麼,以及有沒有可能在這樣的情況下,反倒讓這些負面壓力成為動力。

除此之外,我們也可以從這些系統論述當中,檢視自己的種種價值判準是否混亂、是否自欺欺人地自以為是。

雖然這很可能是我們在如此歷史背景及教育環境中被強迫養成的自帶技能,但它實在不是什麼值得自豪的東西,而且對於討論議題及社會發展都有負面影響。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每週電子書最新訊息:

  1. 她走進鏡頭,讓你讀到你
  2. 超越時代的經典和預言未來的新作
  3. 你會在那個世界找到自己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