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如果是年齡成熟一些的讀者,可能經歷過某些奇妙的閱讀經驗──你會發現書頁上出現有幾個字起來對得不大齊、大小比例不大對、幾個筆劃看起來似乎和其他筆劃不太搭(但你不見得說得出哪裡不搭),或者直接看得出那個字根本不是鉛字,而是手寫字。

中文字不是用一套字母做出各種組合的系統,而是每個字都各自獨立與眾不同的系統。所以,一篇作品裡有多少不同的字,印刷時就得有多少不同的鉛字。常見常用的字自然會做鉛字,但要是作者用了罕見字異體字或者自創字,那麼印刷時版工就會自己想辦法,利用切割、組合等等方式「造字」。

進入「用手寫稿、送到打字行用電腦打字完稿、再送到製版廠製版最後印刷」的時代,這類狀況仍有──電腦裡的中文字體會有大多數的常用字,罕用字和異體字就不一定。那時「完稿」指的是把打字稿裁下來貼在格式固定的完稿紙上,看起來就像在做剪貼勞作,所以寫稿的人如果事先知道某個字電腦打不出來,就會請打字行在該處空格、另外打幾個能夠拼湊出那個字的字,完稿時自己把那幾個字的不同部分組成新字。

奇妙的是有些字它沒那麼罕見、但的確不算常用,所以電腦字體裡就是沒有,例如「高䠷」的「䠷」。這個字沒有收在繁體中文字體早期通用「Big-5」碼裡,所以依此為本沒做太多擴充的字體,就不會有這個字;每回用到,完稿時就得設法從有「身」和有「兆」的字裡各切一部分把「䠷」字組合出來。

這種狀況一直到進入「從寫稿到排版全在電腦裡完成、再進入製版印刷」的時代,大致上沒有什麼變化,不同的是從前可能用美工刀和口紅膠把那個字拼出來,後來可能在自己的電腦系統裡直接造一個字備用。也就是說,無論先前稿件是怎麼生成的,只要在製版完成的時候讓賽璐璐版上頭的字是正確的,印出來就會是正確的;至於作者、編輯和排版者用什麼方法把那個字弄出來,理論上都沒關係。

但,這樣的製程在進入電子書時代之後,就會發生問題。

電子書大多數已經沒有「製版印刷」這個環節了,從前「只要製版時正確,印出來就正確」,但現在倘若在定稿時沒有用通用規格解決所有問題,那麼在排版檔案變成電子書時,那些各自發展但不合規矩的解決方式就會被暴露出來──不只字體的問題,分段格式、註釋寫法⋯⋯等等細瑣到讀者可能從沒想過的問題,都會以「呈現不對」的方式出現在大家面前。

要解決這個「呈現不對」,得從兩方面著手。

一是提供閱讀程式、app及閱讀器的電子書通路,必須具備快速過濾檔案、時時更新程式的能力,貼近國內書市的在地團隊是必須的,在可行的範圍內購買合法字體也是必須的──讀者們在閱讀軟體上看到的字體都是得花錢買的,例如讀者在mooInk上看到的「華康」、「信黑」等字體,每套字體收入的字數不同,依付費狀況也有不同的使用限制;除了付費購買合格字體之外,還包括對國內出版品的熟稔程度、對閱讀體驗的要求程度,以及對各種系統環境升級因應的速度,還有對硬體的理解狀況,才能應付來自不同出版社的書籍檔案。

另一自然是更源頭、從出版社檔案開始做起的改善。除了編輯排版流程的重新整理之外,過往經典在重新出版成電子書之前,也應該重新檢查檔案品質。

這兩方面的努力會讓新製成的電子書檔案「呈現不對」情況越來越少,同時在每回發現舊書檔案有這類問題時分頭修改。

如果你讀電子書時看到缺字漏字或格式有誤,背後可能有如此這般的歷史因由和技術問題,有些可以在通路及程式端解決,有些必須回到出版源頭處理。無論如何,隨手回報,都會讓你手上這本電子化的新書或者經典變得更好,提供更完整的閱讀體驗。

字體、字型、mooInk:

  1. 老招牌的文化靈魂──記台北城市散步:跟著字型散步去
  2. 用線條及字型與觀者對話──與設計師何佳興對談(二)
  3. 你的需求許願、我的功能開發──2019「電子閱讀與電子紙應用交流會」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