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鍾旻瑞

小婦人》讀得入迷,告一段落時,忍不住上網搜尋即將上映的新版電影預告,沒想到Youtube影片自動播放,竟讓我看見了《六人行》某集,瑞秋向喬伊爆雷《小婦人》的片段,重要劇情轉折被兩句話講完,我恨得牙癢卻後悔莫及。這樣的慘痛經驗對於讀者和觀眾可作為提醒,務必在完成故事以前迴避相關討論,卻也讓我在寫這篇文章時陷入兩難,如何能夠避重就輕地推薦?畢竟正是那些出乎意料,讓書中角色在讀者心中變得無可取代。

《六人行》這樣收視率極高的節目,敢在戲中毫不遮掩的爆雷,大概是有相當信心,《小婦人》對於美國人來說是部儘管沒讀過,也一定知道故事劇情的作品,可見其廣大影響力,卻不知道有多少男性和我一樣,因為《小婦人》的書名,誤會它與自己無關,從未考慮將它從書架拿下。事實上書裡對男性成長的描寫同樣深刻,女性角色所遭遇的困境也並不限於女性,而是更全面的自我探索。

深刻同理 安撫成長傷痕

畢竟是青少年文學,主題攸關教育與成長,書中難免有說教成分,尤其第一部分宗教性極強,以聖誕節作為開場,母親送給女兒的禮物是聖經,並以基督教著作《天路歷程》鼓勵四姊妹,在父親回家前要仿效書中朝聖者,認真實踐克勤克儉的美德。一家人的信仰核心是「兩個父親」,每當遇見困難挑戰,不是向天父禱告,便是思念遠赴戰場的家父。

角色重複聆聽教誨和自我反思,作者也詳盡描寫他們百轉千迴的心思,如何從挫折中認識自己、有所學習。書中傳達的道理並不複雜,但也並未因「簡單」而使人厭煩或減損重要性,成人閱讀起來或許更有感觸,必須歷經世故才會知道,寬恕很難說到做到,而虛榮感又多麽誘人。

書中靈魂人物喬因為無法原諒小妹艾美的惡作劇,差點釀成大禍,她情緒崩潰向母親懺悔,母親溫暖地安慰「不要以為自己永遠無法戰勝缺點」、「有些誘惑遠比妳想像的嚴重,往往需要窮盡一生才能克服」,並坦承她至今也經常控制不了脾氣,只是她學會了在場面失控前暫時迴避。母親將自己與喬擺放在相同位置,深刻發揮同理,給予了慰藉和成長的力量,讀者心中的瘀傷彷彿也被輕輕安撫。

跳脫框架 反駁陳規

小婦人》寫於1860年代,女性投票權尚未納入美國憲法保障。書中每次寫到近似「婦德」的訓示時,總讓我膽戰心驚,深怕情節陷入舊時代價值觀的框架,但作者卻總有辦法利用角色經歷反駁陳規。

比如梅格,她身為長女,對家中經濟的窘迫最是介懷,經常做著嫁入豪門的白日夢,惋惜自己沒有像樣禮服。與喬去參加派對前,狠狠警告懶得打扮的喬「妳非戴手套不可,要不然我不去」,對社交禮節極為重視,卻在派對中因不合尺寸的高跟鞋拐傷腳,敗興而歸。

梅格去有錢小姐家作客,朋友們發現她的穿著過時寒酸,「好心」借她衣服、幫她打扮,她原先感激不已,因自己的新模樣沾沾自喜。當晚卻從派對賓客的閒話中意識到,自己僅是被當作換裝玩偶而已,懊悔的同時,決心不再受虛華事物吸引。

溫柔塑造角色 不讓讀者落單

小說寫成時,西蒙波娃的鉅著《第二性》還得等上幾十年才問世,但作者在書中所展現的態度卻相當進步,她深刻明白女性作為一種社會性別,是被形塑出來的,她也並未把婚姻愛情神聖化、浪漫化,本質上更是各取所需的契約。在挑選對象時,性格與契合程度固然重要,但四姐妹從不諱言對方的身家財產。

她選擇喬作為敘事的主要觀點,最可看出她的立場。喬在開場時便大聲抱怨:「當女生就夠糟糕的了,不能當男生我更失望透頂」,她並非厭棄女性的認同,而是對「女人只能是女人」充滿憤怒,往後故事更不斷在這框架裡掙扎。當她察覺梅格有了心上人會如此暴跳如雷,是因為姊姊竟也順服於「女大當嫁」的窠臼,甘為另一男人持家,使她感到遭受背叛。

梅格與喬相反,從小就夢想成為賢妻,也安份於自我約束,培養傳統妻子所需的各種特質。她的妥協和服從,或許會讓部分讀者感到遺憾,但梅格作為平衡報導,便在告訴讀者儘管不像喬那樣勇敢、充滿反抗精神,也能在自己所選擇的人生裡追求幸福。於我而言,梅格的存在便是《小婦人》下筆最溫柔的地方,她不讓任何人在故事裡感到落單,無論年紀或性別,都必然能跟隨著書中的角色,尋找到心靈的安放之處。

※ 本文摘自《小婦人》立即前往試讀►►►

經典,及其內裡故事:

  1. 作者不想寫、角色不想嫁?──《小婦人》背後的幾件事
  2. 備受讀者喜愛的《小婦人》,細膩呈現孩子以身試「惡」
  3. 從前好孩子不讀這些!──UCLA 經典兒童文學資料庫免費開放!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