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正常狀況下,大家會希望權力越大的人(不管是在家裡在公司裡還是在政府單位,不管是極權還是民主還是別的政治體系)講話越實在越好──不是說他或她得一板一眼不能開玩笑講幹話,而是談到政策方向之類公開發言時,發言的內容必需可信,畢竟後續如果要執行、要修改,當成未來類似政策的參考甚打擊對手(或被對手拿來打擊),那這內容就是依據。倘若有個擁有權力的人講的全都無法信任的空話,理論上對與他所控權力相關的人而言很不好,對他自己也很不好。

不過,有時我們會發現,某些人似乎不受這種限制。

這類人如果說出一個誇張、實際上根本不可行的計劃,會被大家解讀為「大破大立、勇敢追逐夢想」,這類人如果沒仔細想就公開發言、後續又改來改去,會被大家解讀為「因為還沒有被權力汙染,是種缺乏經驗的誠懇」,這類人如果隨口講出其實沒必要的辱罵或歧視性發言,會被大家解讀成「一種直樸親和的真性情」──總而言之,這類人的不完美,正證明他們和我們一樣,是肩上沒有權力階級的包袱要扛、頭臉沒在權力階級的染缸裡浸過、熱情有勁想做事想改變目前亂象的,嗯,「庶民」。看到這類人我們就生出親切感,他們就像鄰里間的阿叔大媽,或許有點粗俗不文,但真正沒有架子、是個好人;支持他們,就打破了先前提到的限制,也有機會在權力階級裡開創更多可能。

但,我們可能被騙了。

有一個原因是,我們被刻板印象誤導──說話謹慎的權力階級常有心機算計,講話俚俗的相反就是真誠熱情。可是,事實上,講話俚俗的人可能也充滿心機算計,這兩者一點關係都沒有。

另一個原因是,這些展現親切與真誠感受的人,很明白自己要怎麼讓人產生親切與真誠感受。關於怎麼把問題簡化、怨怪他者、表現出深刻明白我們的痛苦、和我們同聲幹譙等等讓我們把他們視為「自己人」、進一步變成把他們選成我們「代言人」的相關步驟,他們很懂。

二戰時期的德國,前幾年的義大利,現在的英國和美國,都有已經上台演出的真實案例。《政客、權謀、小丑》以產生民主制度的歐洲現況為例,解釋這類鬧劇如何成形──這樣的人真的進入權力階級,浪費全民稅金的「鬧劇」已經是最低限度的損害,因為絕大多數的情況,這些鬧劇都會一直發展,成為悲劇。

我們當然知道鬧劇剛開始是很愉快的──看看去年選舉前的狀況,那簡直就是狂歡嘉年華。

但如果我們自己就被捲在鬧劇裡,那就該想到:真正會笑到最後的,是導戲的那個人(或在背後指導他導戲的那個人)。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每週電子書最新訊息:

  1. 冷調疏離最適合形容安靜哀傷的溫柔。反之亦然。
  2. 航海王來了,鬼滅之刃也來了!
  3. 還沒出生就得想「to be, or not to be」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