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長沼睦雄;譯/林香吟

有個來接受治療的小學男生,動不動就把「不爽啦」、「有夠不爽」掛在嘴邊。

我便問他:「『不爽』究竟是怎樣的感覺?我實在不太明白,你可以告訴我嗎?」

於是小學生跟我說了一些學校裡發生的事。原來是同學在某天做了令他厭惡的事,所以他才那麼生氣。

「是嗎,原來還發生了這樣的事啊,這應該是『不甘心』的感覺吧。」我這麼告訴他。

「嗯哼,原來這種感覺叫『不甘心』啊。」他喃喃應聲。

當時只是三年級小學生的他,即使聽過「不甘心」這個說法,也不太能理解是怎樣的感情,更遑論與自己感受到的情緒互相連結了。

因為遇到這種事的時候,大家都會用「不爽」兩個字來概括表達,所以他也只想得出這個字眼,便不做多想地掛在嘴邊而已。至於「不爽」到底是什麼意思,恐怕那孩子自己也不太明白吧。

除此之外,我還曾聽他嚷嚷著:「啊啊,真不爽。啊啊,實在太不爽了。」便問他:「發生什麼事了嗎?」小學生說是因為「喜歡的漫畫出新的一集了,跑去買的時候才發現到處都賣光了,根本買不到」。

「哈哈哈,那真是太遺憾了。這種感覺叫作『失落』。不過只要向書店下訂單,等再進書時,書店就會連絡你了。也可以拜託你的爸爸媽媽,請他們幫你在網路書店訂購啊。失落就是轉念一想,『下次還有機會』的意思喔。」

聽我這麼解釋後,他的心情似乎也平復了不少。

用來表達感情的詞彙那麼多,但由於他只知道「不爽」一詞,就只能把所有負面的情緒都化作「不爽」二字。

雖然是以小學生舉例,但在學習語言的過程中,你是不是也有找不到確切的詞彙來表達內心情感,只好使用常見的字眼聊以抒發的體驗呢?

「煩死了」、「去死」這些話背後隱含的意義

我想「煩死了」、「去死吧」這些口頭用語應該也是差不多的意思吧。

「煩死了」是包含「覺得麻煩」、「煩躁」、「鬱悶」、「太費事而令人厭煩」等用來表達心情不痛快的詞彙。或許是簡略的說法更容易成為口頭禪的關係,你們這一代的年輕人似乎經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呢。

這麼簡略潦草的一個詞,究竟是想向對方傳達怎樣的情緒呢?

是「我已經很煩躁了,拜託不要管我」嗎?

或是「這件事很麻煩,我一點都不想做」呢?

也可能是「這麼做讓我很不舒服,希望你能停止」的意思吧?

在說出「煩死了」這句話的背後,一定也隱藏著類似的感情吧。只是將其簡略成短短幾個字罷了。

「去死」則是更嚇人的說法。簡單兩個字,卻已經殺死了對方。

那麼,在說出「去死」這兩個字的時候,又是抱著怎樣的心情呢?

說不定是「從我的眼前消失」、「不要跟我扯上關係」。

也有可能是「我不想再跟你說話了」、「這個話題到此為止」。

甚至是「我討厭你」、「厭惡你的存在」也不一定。

但無論如何,應該都不會是「希望你去死」、「我想殺了你」的意思。如此說來,「去死」這兩個字恐怕也不是正確表達內心想法的詞彙。

不管是「煩死了」或「去死」,都只是為了傷害對方而脫口而出的「惡毒話語」。

事實上,在這些惡毒話語的背後,必然存在著某些不一樣的情緒。只不過沒有即時汲取那些感情,而是就近選擇了簡短有力的單詞來一筆帶過。

這些細膩微妙的感情,就這麼被塞進雜亂不堪的大桶子裡置之不理了。

大腦會記憶這些狀似有形的言語。一再地反覆使用,腦迴路自然容易產生聯繫。每當有需要,就會從記憶的抽屜裡翻出經常使用的字眼。

可是這些簡略的字句並沒有確實表達出自己內心的情感。

當你說出「煩死了」、「去死吧」的時候,心情有變得比較輕鬆嗎?

難道不覺得心裡好像有一塊疙瘩,讓思路都變得混亂不堪嗎?

若是養成動不動就將情緒丟進桶子裡的壞習慣,就沒辦法認識更多能準確表達自己心情的詞彙。

而言語也不會進化成使混亂的腦袋變得條理清晰的有效工具了。

※ 本文摘自《給明明年輕,卻覺得活著好累的你》,原篇名為〈「不爽」究竟是什麼樣的情緒?〉,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