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字/連恩.范恩;筆訪、整理/犁客

納凡德熱愛賺錢,但幾乎不怎麼花錢;他近乎直覺地與數字打交道,但不怎麼擅長和人打交道;他的生活範圍很簡單,但在這個範圍內做的事並不簡單;他不認為自己做的事有什麼問題,但他坐在英國自家臥室的電腦前,讓美國股市瞬間暴跌、市值一眨眼蒸發一兆美金。

──而且,過了好幾年,相關單位才追查到他的頭上。

中間曲折的過程,記述在《閃電崩盤》一書當中;我們聯絡了追蹤、報導,寫出這本書的記者連恩.范恩,范恩客氣、有效率地回覆,敘述了發生在書背後的故事。

請看我們的報導。

問:您什麼時候發現自己想要成為記者?有什麼人或什麼事啟發了這個念頭嗎?您為什麼選擇財經領域呢?

答:我很晚才進新聞業。二十幾歲時,我完成大學學業,沒什麼方向。我一直喜歡閱讀和寫作、政治和歷史,所以幾乎是一時興起地申請了一個新聞學課程。一開始修課,我就發現我的確樂在其中,不過得到過了幾年之後,我才真的開始深愛此事。有兩件事對我深具啟發性。第一是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那時剎那間,金融和企業相關資訊變成最重要的報導內容;第二是我發現,有些作家可以將新聞與偉大的故事相互結合,例如楚門.卡波堤、諾曼.梅勒、瓊.蒂蒂安,或者湯姆.沃夫。金融危機之後,許多銀行陷入困境,我開始報導各種醜聞,並且發現箇中趣味:那些誘惑、機巧、伴隨而來的後果,以及在這一切背後運作的那些人。

問:目前您可以公開的資料當中,您第一個調查的是哪個案子?調查最久的是哪個案子?印象最深的是哪一個?

答:讓我開始調查白領犯罪的案子是2012年倫敦的「LIBOR醜聞」,這椿案件牽涉到許多不同銀行的交易員聚在一起,協議調高利率好讓自己的交易獲利。他們的行為影響了很多人的抵押貸款和儲蓄,但他們似乎沒有認真地考慮過這個,這一定程度地說明了當時「大金融」的思考模式,我與Gavin Finch合寫的第一本書《魔鬼交易員:震驚世界的利率欺詐案始末》,就寫了這個故事。我職業生涯中最重要的報導在2014出現,當時我和幾個同事寫了一篇報導,談到諸如JP摩根、巴克萊或瑞銀等等銀行交易員,透過聊天室協議共同推高匯率。這篇報導引發了國際調查,最後裁罰涉案公司大約100億美元的罰款。

問:惡血》作者提過在調查過程中曾受到威脅及跟監,您遇過類似的狀況嗎?有的話會如何處理?

答:我寫《閃電崩盤》時沒有受到威脅,不過職業生涯中的確遇過。我寫過與IRA及組織犯罪相關人物的報導。有錢人涉案之後,有非常多的資源可以阻止你發表報導,所以你必須確保自己始終準確、公平。身為一個揭發犯罪行為的記者,總是有些職業風險,不過這不比你寫別的東西──例如說報導黑幫──來得嚴重。這是工作的一部分,所以你得決定你是否能與之共存。我非常小心,不冒不必要的險,我的雇主彭博社則是這方面有力的依靠。

問:調查記者如何決定要追查什麼?一般而言,決定要調查的案件之後,會先從哪些地方蒐集資料?以《閃電崩盤》為例,當初決定開始追查的關鍵是什麼、決定後做了什麼?

答:寫一篇長文和一本書的優先考量事項不一樣。到目前為止,我認為寫書最重要的,是找到我熱衷的題材。製作一本非小說書籍的過程漫長,有時會令人沮喪,你確實需要對該主題的熱愛,才能驅動自己繼續前進。《閃電崩盤》描述交易員納凡德.辛.薩勞,他在自家臥室靠交易期貨賺了7000萬美金之後被美國聯邦調查局逮捕,調查局指控他是全球金融崩潰的禍首。我知道這會是個奇妙、罕見的故事,做了一些報導之後,我發現納凡德真是個狂野、有趣,獨一無二的人物,他的特立獨行讓自己身陷一個相當不尋常的狀況,這些發現讓我相當驚訝。這故事太震撼了,所以我知道其他人也會對這個故事感興趣。我花了大概十八個月;前六個月用來研讀我找得到的所有東西,以及整理訪談人物列表。接下來就是把你蒐集到的資料架構成每一章的細節內容。然後就是開始寫啦⋯⋯

問:這回的調查過程當中,讓您印象最深的那個受訪者或者哪段經驗?為什麼?

答:印象深刻的事情很多,不過馬上躍入腦海的經驗,是有機會和把這樁古怪、重要案件的碎片拼湊起來的美國幹員及調查員談論案件細節。通常來說,那些金融警察真的相當面無表情、難以親近,所以當我聽他們說起查覺「我們追查的幕後黑手居然是個在臥室裡的小鬼」時的感受,真的非常有趣。這整個調查團隊後來變得蠻喜歡納凡德,而且和其他很多人一樣,變得還蠻同情他的。我非常尊敬他們,對他們完成這項艱鉅工作的能力也很欣賞。

問:快閃大對決》提到的「高頻交易」揭露在電腦技術介入操盤之後產生的交易不公平,但以電子技術取代人工似乎是個不可逆的趨勢。您認為對主管機關及投資而言,可以怎麼避免類似的不公平情況發生?

答:這本書的大主題之一,是自動化的興起,以及它對個人的影響。在金融市場裡的問題之一就是,這事幾乎就在有關當局的眼皮上發生,但一直要到為時以晚,當局才真正掌握狀況。交易所和貿易公司一直是政治團體的主要捐助者,可以找到最厲害的律師和說客,但監管單位的資源嚴重不足。將交易完全電腦化有些優點,舊的交易方式有它的問題,而橫跨各種工業的自動化是不可避免的趨勢;我只希望政府以足夠的知識和理解來推廣、在某些時機進行干預,確認利益不會被少數精英團體獨佔──這是很多人對「高頻交易」崛起的憂慮。

問:閃電崩盤》正在進行電影改編,您是否提供哪種協助?對於改編的結果有什麼想像?

答:很幸運地,我和製作公司See Saw、編刻Jonny Perera,以及身兼製片與主演二職的戴夫.帕托(Dev Patel)進行了大量對話。他們都是很棒的藝術家,我相信他們會做出令人激賞的電影。電影製作算是個獨立的創作,我的參與有限,而我希望他們能準確抓住這起事件中同時存在的幽默及悲劇,我超期待看他們怎麼在大銀幕上詮釋。

問:如果有機會採訪納凡德,第一個會問他什麼問題?最想問的會是什麼問題?

答:好問題!納凡德是個那麼神祕古怪的人;我會問他:做了這件事,你會覺得有點抱歉嗎?

金融市場好神祕書!?:

  1. 當金融危機爆發,金融圈的人竟也是「看報紙才知道」?
  2. 異常高薪的銀行家,正是引爆英國金融危機的人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