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如果一個生活在20世紀後半、喜歡美國商業漫畫的台灣阿宅,因故跳越時空來到2010年之後的台灣,一定會大吃一驚,以為自己不只是做了時光旅行,還根本到了一個平行世界。當然這個台灣阿宅可能經各種管道看過超級英雄改編的影視作品,但八零年代這類電影最好的只有《蝙蝠俠》,九零年代比較好的只有《刀鋒戰士》,其他都不怎麼樣(有的根本很糟)。蝙蝠俠比較出名,刀鋒戰士在漫畫界並不算一線角色,在台灣看了電影的觀眾不見得會意識到自己看的電影源自漫畫,也不會因此對漫畫原典產生興趣。

這個台灣阿宅不會知道,在他進行時空跳越時,2000年的《X戰警》把漫畫改編電影抬到一個新層次,可以一面爽看超能力大亂鬥一面思索人類的種種歧視造成的惡果,2002年的《蜘蛛人》讓台灣觀眾發現超級英雄可能和自己距離很近(蜘蛛人一向以身為大家的好鄰居自居),而且超級英雄自己根本就是個碎嘴高中生;台灣阿宅更不會知道,2008年台灣至少上映了兩部超級英雄電影,一部是《無敵浩克》──因為先前李安拍過《綠巨人浩克》,所以台灣觀眾對這個綠色大個子角色有點印象,另一部是《鋼鐵人》,這角色大多數台灣觀眾都不認識,沒想到電影大受歡迎。

從《鋼鐵人》之後,台灣觀眾越來越習慣、也越來越期待每年進戲院看超級英雄。美國漫畫在台灣原來只是小眾,但這些電影不但讓漫畫讀者看得很開心,也讓沒看過漫畫的觀眾接受了這些角色。

而這些角色有不小比例是由一個人創造的。

美國商業漫畫是分工細緻的工業,在漫長的連載歲月裡,這人也沒負責所有重要的編劇工作。但這人很早就意識到:雖然商業漫畫早期發展的目標讀者主要是孩童和青少年,但不表示角色設定就必須以一種上對下「哄騙」的姿態討好讀者,也不需要刻意把劇情可以討論的東西低齡化或弱智化。他可以透過超級英雄去講述每個青少年都需要面對的苦惱,可以透過超級英雄去呈現社會當中不同族群的磨擦可能發生什麼狀況;他創造的超級英雄不是高高在上、從能力到品格都趨近完美的非人類,而是無論身處哪種社經階級,都仍有劣性與弱點的凡人。

進入新世紀之後,這樣的超級英雄跨領域地引起人們的興趣與共鳴。電影策略的成功自然無法忽視,但設定角色時的用心,是讓角色充滿吸引力的重要基礎。而這個重要的創作人,相當開心地在多數電影中客串,與他自己創造的角色出現在同一個世界裡。

他是史丹.李

有些人認為,超級英雄傳遞了一個訊息,就是無論你身處哪種景況,總能期待一個更強大更有力的人來拯救你。但史丹.李的角色會讓人明白:超級英雄和你一樣迷惑不安,但他們之所以是超級英雄,在於他們勇於自己面對那些迷惑和不安。

你就是超級英雄。

明瞭這點,大多數超級英雄電影將不只是飛來飛去的咻咻咻特效;解讀史丹.李,就會發現這些故事有輕鬆搞笑,有深沉嚴肅,而這一些全都緊繫人性。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需要與人同在,所以需要練習孤獨。
  2. 與父親一同棄貓的那個下午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