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小說家鍾愛的兒子被車撞死,肇事駕駛開車跑了,現場沒人目擊。小說家傷痛欲絕,難過之餘,他下定決心:要把肇事駕駛找出來,親手復仇。小說家寫的是推理小說,所以好像對怎麼找凶手有點頭縮──至少他這麼認為,因為真要找起來,他才發現不是那麼簡單。小說家在日記裡記下自己尋找肇事駕駛的思考和行動,雖然一開始跌跌撞撞,但的確有了進展──小說家找到疑似當晚開車衝撞的駕駛,並且擬妥了接近這個混蛋駕駛、然後下手復仇的計劃。

故事如此展開,接下來就是看小說家怎麼實行自己的計劃、以及殺了人之後會不會被後續來調查的偵探或警察抓出破綻了吧?

結果不是。

小說家想要下手的時候出了狀況,沒能如願幹掉那個駕駛,反倒沒法子繼續接近人家,也就是計劃進行不下去了。小說家灰頭土臉兩肩垮垮地決定放棄,結果忽然聽到消息:那個駕駛死掉了!

故事如此轉折,小說家不就應該拍拍手、喝啤酒,高喊天理昭彰、報應不爽嗎?

結果不是。

駕駛死得有點離奇,所以警方朝凶殺方向偵辦,結果小說家那本寫滿計劃的日記變成鐵證──這擺明了就是小說家幹的嘛!

本來想殺人的沒殺成、本來沒死成的卻死了,本來不用變成殺人犯的則被視為殺人犯,這實在是太糟糕的狀況了;小說家找來偵探協助調查,當地警方也出動了,結果偵探和警方一查,發現死者實在很討人厭,身邊幾乎每個角色──合黟人、妻子、小姨子、母親、甚至小兒子──都有殺掉這名死者的動機。

當然,別忘了真的有動機有計劃但宣稱自己沒動手的小說家。

這個故事,從小說家的日記開始,撞上計劃之外的轉折之後帶我們鑽進令人好奇不已的謎團,死者只有一名、沒有誇張的機關和詭計,但卻出現奇妙的複雜趣味。

這是八十二年前出版、但始終沒有中譯版本的《野獸該死》。

現在翻開這個故事,仍然充滿驚喜。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世界的那些規矩,很多還真的沒什麼道理
  2. 我是個熱衷追劇不忘工作運氣衰毛的殺人機器人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