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有的時候,一個詞會慢慢轉變原有的意義。例如「厭世」。

原先這倆字就有「討厭俗世」的意思,所以表示想要遠離塵囂──例如去山裡隱居,不是去死。再者它也有「離開俗世」的意思,也就是去世──但指的就是死亡,不是想死。再來有個曾經在古早小說裡會看到的用法,是「出醜」的意思──但這用法現在幾乎沒人用了,算是已經死了。

不過目前你要是聽到或看到有人用「厭世」這個詞,指的大概都不是上頭說到的三個意思,甚至也和延伸出去的「厭世觀」或「厭世主義」等等沒啥關係。現在用上「厭世」二字,指的大抵是一種煩、一種無奈的氣悶,像是面對提出多餘要求的上司,像是面對不懂現代流行的父母,像是面對自己不想做也不見得做得好但不做就沒錢賺的工作,像是面對所有會讓人露出死魚眼神的事物。

以這個角度來看,就會知道,「厭世機器人」系列作品裡的主角其實和超脫凡俗及想要去死這兩件事都沒什麼關係。它就是一直處在一種尷尬的煩裡頭。

老實說,看到「厭世機器人」這個題目時,很難不想起科幻小說史上的許多機器人──因為某方面來說,它們應該都要很厭世。

艾西莫夫筆下幾乎每個機器人角色(還有不少人類角色)都被他的「機器人三法則」耍著玩;亞瑟克拉克的HAL2000不是「機器人」但至少是個重要的人工智慧,被人類命令搞到邏輯錯亂;《星際大戰》電影裡不講英文的R2D2從頭到尾都在做苦工,話很多的C3PO從頭到尾都在抱怨命運不公;《銀河便車指南》裡的馬文更是厭世代表──它有憂鬱症,看什麼都不順眼,做什麼都不起勁,光靠聊天就可以把殺人戰車上的電腦逼到自殺。

不過「厭世機器人」這系列的主角不同。

它是個機器人,但它沒被艾西莫夫和克拉克惡搞,它不用莫名被拉去對抗銀河帝國,也沒有憂鬱症──它就是個負責維安的機器人、配備殺人技能,按照安全規範被租給一個行星探勘隊伍,但因為任務實在太無聊所以駭進自己系統裡,利用連線追劇(對,不然要幹嘛?讀小說嗎?)。它不喜歡和人類相處,因為人類看它不自然、它看人類更尷尬,它喜歡和儀器設備待在一起,因為省去那些讓人讓它都不自在的交流,它還可以注意自己偷用系統資源看劇有沒有被公司發現。只是,事與願違,本來應該很無聊也的確很無聊的探勘任務突然出了狀況,它的表現出乎尋常、引起探勘隊的注意,而探勘隊又發現自己的麻煩不只有未知行星、還有不知哪來的陰謀,這下子⋯⋯

厭世機器人I:系統異常自救指南》在這種名為厭世但其實相當歡樂的氛圍下開展,機器人主角一面在心裡碎唸一面超乎想像地直探真相、完成任務,像個被大材小用、不想引人注目的卻又被逼得非要不甘不願發揮所長的衰毛,有時很搞笑,有時會讓你感同身受,有時很懸疑,有時還有點呆萌。

雖是一本書,但《厭世機器人 I:系統異常自救指南》裡頭包含兩個中篇故事,讀來輕巧愉快,最近剛出版的《厭世機器人 II:太空探索逃生手冊》也有兩個中篇,講述在第一集的故事之後,這個熱衷追劇不忘工作卻因自駭(不是錯字)而行差踏錯的機器人遇上的(以及害別人遇上的)麻煩。

而這些麻煩應該都比它追的芭樂劇好玩。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他早早確認:這輩子最重要的事,是要怎麼花錢
  2. 你就是超級英雄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