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有一段時間,在台灣出版「青少年小說」相當尷尬。

內容沒什麼好尷尬的,都是好看有趣的小說,尷尬的是怎麼包裝都不大對──說是童書,字太多了,可能沒插圖,內容也太過沉重;說是給成年讀者讀的,感覺似乎又輕淺了點。而且主要角色常是中學生左右年紀,成年人不見得有興趣──那個年紀發生的事,對他們來說已經是過去式了,那個年紀會有的徬徨和必須經歷的成長,成年人都知道了。

更重要的是,這個年齡帶的讀者,不怎麼認為自己需要讀「童書」,也不大想讀長輩幫他們選的書。他們有自己的選擇標準,來自同儕、來自流行話題。於是「青少年小說」似乎不管怎麼做,都接觸不到原來設定要接觸的讀者。

當然,這類小說如果是翻譯作品,那麼在來源國家的書市裡自有行之有年的包裝方式能夠召喚讀者,但在我們書市還沒形成這種默契之前,這些作品常都非常尷尬。

所幸,新世紀之後,有越來越多書打破這層尷尬。

其實仔細想想,就會發現,這些引進國內的「青少年小說」,大多不適合真的放進國內刻板印象的「童書」分類。這類書籍在來源國家可能被直接稱為「青少年」,或者被稱為「Young Adult」,創作時設定的讀者閱讀經驗較少,所以閱讀門檻不高,但這不代表故事就一定淺薄,成年讀者對它們的未讀先判,靠的只是自以為是的印象而已──很多時候,這些故事成年讀者也會讀得津津有味。再說,如果是系列書籍,從第一冊讀起的青少年,到讀完整個故事的時候,也大多已經是成年人了。

「哈利波特」、「飢餓遊戲」、「夜之屋」、「白虎之咒」、「暮光之城」⋯⋯這些系列作品都能夠符合上述條件。很多時候,從這些作品中不難發現,將主要角色設定在那個年紀,不只是因為容易引起目標讀者群的共鳴,而是因為那個年紀,正是許多人要轉變成「成年人」、一切即將定形的時候。所以年輕主角們的遭遇以及其他角色與他們的互動,正好讓成年讀者重新回想:自己在幾年之前、還沒這麼世故虛偽的時候,曾經體驗過什麼樣的人生?自己能比故事裡的角色做出更有智慧更洞悉全局的決定嗎?自己為什麼會選擇成為現在的模樣?

以及,最重要的──自己現在的模樣,是自己當年想要變成的大人嗎?

例如「三腳征服者」系列。

這系列作品描述來自外星球的「三腳」控制地球,每個地球人年滿十四就要接受「加冠儀式」,戴上三腳用來控制思想的頭冠,而主角不想乖乖接受,探聽到某處似乎有未受控的人群聚集,於是思考著要出發冒險。「三腳征服者」系列故事由此展開,帶著科幻色彩,但其實是個現實的變體──你要按自己的規矩做事?還是要按「社會」的規矩?按社會的規矩,生活似乎會比較順利,按自己的規矩,可能得費一番工夫,而且最後搞不好會發現,你只是多了選另外一套規矩的可能,但那仍然不是自己的規矩。規矩是誰訂的?怎麼推翻?要花多少時間和堅持?以及,一開始到底為什麼大家會接受某種看來並不合理的規矩?閱讀「三腳征服者」,你會想到許多現實的對照。

它並不是某種教條的宣傳品。它就是有趣的冒險故事。因為寫得很好,才能引發那些聯想。

是的。好的青少年小說,會讓你發現:你讀的不只是故事而已。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他們絕對沒有黑傑克的精密技術,倒是常有豪斯的實驗精神
  2. 我們就這麼瞎!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