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男孩和女孩相同年紀,兩家就住彼此隔壁,兩人從小認識,讀同一所學校,一起長大,所謂的「青梅竹馬」──但這不是那種戀愛故事。不用把他們想成俊秀美麗的王子公主,女孩的長相平平,功課倒是不錯,男孩進入青春期後變得高壯,參加運動社團,常被人形容成「熊」;他們只是好朋友,小時候如此,青少年時期也沒相互出現異性間的好感。

說「只是好朋友」,似乎有點低貶了他們的關係。事實上,能有這樣的好朋友是很棒的。他們中學之後開始就讀不同學校、有不同的社團與社交生活,大學之後離得更遠,交集更少。他們不是平時沒事就會相互聯絡的人──有多少人會在長大之後繼續與幼時友伴保持聯絡呢?不過只要見了面,無論多久沒聚,他們都能沒有距離與隔閡地愉悅聊天、彼此關心。他們知道,對方在自己心裡有個特殊的位置,那當然是友情,但不只是友情;很難說那是愛情,因為那超越愛情。

因為很熟,男孩知道女孩有時會有點怪怪的,而且太為別人著想的濫好人個性容易惹來麻煩,實在看不過去時就會出手幫忙。其實,男孩知道,給女孩添麻煩的也包括他自己,他有時會有點歉咎,有時會覺得感激。

大學畢業後到異地工作了幾年,男孩決定返回家鄉。重新見到女孩,還是聊得開心,某次相聚後男孩提及:如果我們三十歲都還沒找到「特別的人」,就在一起吧?

女孩答應了。

但這不是那種戀愛故事。

這個故事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平坦〉從男孩的角度敘述,開展的大概就是上述那樣的情節,和女孩的好感情、女孩想幫他牽線撮合、女孩因為幫他準備考試而影響了自己原本該有的成績,以及他覺得女孩因為不容易拒絕別人而出面幫女孩解決麻煩等事,一直到他們的三十歲之約。然後兩人失聯一年。再次聽到女孩消息時,男孩發現她即將嫁作人妻。

「原來那傢伙找到『特別的人』了啊」──男孩這麼想。他有點生氣女孩這一年來都沒聯絡、沒告訴他這事,他有點擔心女孩、現在一定很混亂吧;而且,他也想恭喜女孩,雖然可能需要一點時間。

故事在此轉進第二部分〈崎嶇〉,轉由女孩的視角講述故事。相近的敘述原點、類似的推進過程,但換了視角,故事奇妙地出現了另一種面貌。

閱讀這個故事充滿驚喜。第一部分像是平凡少年的成長經歷,有趣流暢,第二部分的翻轉一一扣接第一部分,將許多理所當然做出另一層詮釋。第二部分的內容坦承,第一部分的光亮平坦,其實是因為有人承接了某些黑暗崎嶇;而第二部分的收尾再度翻轉,出現溫暖的救贖。

這是一個關於青春成長的故事,也是一個關於背負使命與尋求解答的故事。更要緊是,這是一個因為信賴與奉獻而彼此拯救的故事。

加納朋子作品,《我所預感的悲傷未來》。這不是那種戀愛故事,這超越那種戀愛故事。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我們在那段人生當中比自己以為的更幼稚,也比自己想像得更睿智
  2. 是鄭問,是台灣,更是一個世代的反映與濃縮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