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20世紀的八零年代相當神奇。

那個時候,距離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一切辛苦的復興作業終於開始帶來某種穩定的感覺。雖然沒有「世界和平」,冷戰還在持續,但主要國家大致分邊站好,大規模的軍事衝突減少;民生漸趨穩定、基礎建設大多有了個樣子,經濟復甦的腳步越來越快(有時其實是衝太快)。

因為生活終於有了點餘裕,所以娛樂就重要了起來;因為剛經歷過大戰時的科技躍進,所以應用科技的娛樂(例如電影特效)或者反應科技與社會的娛樂(例如科幻電影和影集)就多了起來;因為對世界發展有種樂觀的期待,所以各式對舊體制的衝撞就頻繁了起來(大眾娛樂也常會反應出這些情況);而因為時代相對承平,交通較之前更快速方便,所以最有感染力道的娛樂產品,更容易在文化輸出大國的操作之下,在世界各地閱聽者圓睜的雙眼前出現。

這些娛樂,尤其是影視作品,造成相當巨大的衝擊。

一則是人類以視覺為主要的資訊受器,看到難以置信的圖像,會感受到最直接的震撼;另一則是科技的發展,讓創作者得以利用各種方式,在大銀幕或小螢幕當中,一面實驗一面創造難以置信的圖像。當時從西方到東方,各國的影視工作者製作了非常多奇科幻題材的作品,而這些作品不只帶給一般觀眾聲光刺激、帶給其他影音創作者創作靈感,也影響了更多不同領域的創作者。

這是現在重讀鄭問第一部漫畫作品最有趣的經驗。

這部作品1983年起在《時報周刊》連載,當年第一部完結後,分為三冊出售,一下子就賣光,但鄭問不願再版。這個故事設計相當單純,有種Space Opera式的熱血眩目及自以為是,鄭問不想再版,當然是覺得自己的出道作並不成熟;況且鄭問一直是個自我要求甚高的創作者,他日後的一再蛻變一再進化有目共睹,與後來的作品相較,這個故事更會顯出青澀的不足。

但過了快四十年,現在重讀這個故事,不難發現它真正的趣味不在故事本身,而在品味鄭問置入其中的八零年代元素──從好萊塢科幻電影移植改造的設計、類似香港武打漫畫的分鏡和構圖(當時是香港武俠電影與武俠漫畫的黃金年代)、非常池上遼一式的角色塑造(池上遼一是八、九零年代日本從青年到成人漫畫市場的主流漫畫家)、充滿霓虹與金屬光影的彩稿。你越熟悉八零年代,越能從中體會出那個年代的氛圍,你越是發現裡頭有些古怪的、拙拙的、有點自說自話但呆得不令人討厭的部分,你就越會理解八零年代的可愛之處。

而且,在這個脫胎自西方科幻作品的故事裡,鄭問巧妙地置入了大量東方以及台灣元素。這一方面顯示了鄭問從年輕時就旺盛的創作企圖及設計巧思,另一方面則讓這個故事顯得獨一無二。

那是鄭問,那是台灣漫畫,但那也不只是鄭問和台灣漫畫,而是一個世代的反映與濃縮。

如果你當年錯過,那麼現在正好重溫;如果你從未讀過,那麼現在正是時候。

戰士黑豹(典藏復刻版)》。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恐怖大師和那個糾纏不休的人
  2. 沒有了不起的女主角,「神奇老公」類型根本無法成立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