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Waiting

at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
Waiting,本名劉韋廷,曾獲某文學獎,譯有某些小說,曾為某流行媒體總編輯,近日常以「出前一廷」之名於部分媒體撰寫電影相關文章。個人FB粉絲頁:史蒂芬金銀銅鐵席格

拿下第162屆直木賞的《熱源》,是一部在風格上彷彿NHK大河劇般的史詩之作,透過並未著重於細節的寫作手法,帶來一種彷彿耆老講述傳奇人物故事的效果,除了在讓人閱讀的時候,彷彿可以聽見大河劇中常見的旁白敘述一樣,同時也讓人驚嘆於作者川越宗一竟然能憑藉作家生涯的第二本小說,便拿下了直木賞這樣極具指標性質的日本文學大獎。

熱源》的故事時間點從日俄戰爭開戰之前開始,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為止,總共跨幅了數十年之久,透過出生於樺太島,後來改名為山邊安之助的阿伊努人亞尤馬涅克夫,以及被牽扯進暗殺沙皇陰謀,因而被俄國流放到樺太島的布羅尼斯瓦夫.畢蘇斯基兩人一生的故事,描述了一則弱勢人民想在巨大政治及軍事力量下,努力捍衛及保存自身文化的壯闊史詩。

小說透過樺太島原住民的角度,以及波蘭被俄國佔領,導致當地人一度得被迫禁說母語的流放者角度,展現出他們在動盪時代的各種複雜情緒。在位於日本與俄國間的樺太島上,分屬於不同國家的兩名主角,同樣被兩個巨大勢力給夾在中間。他們理應各有所屬陣營,但對雙方來說,真正成為他們奮鬥目標的,則是樺太島這個地方,以及島上那些被視為劣等的、理應被消滅的風俗文化。

川越宗一以真實存在的人物交織出各式各樣的立場與想法,並將不同的歷史事件透過他們各自不同的思維,更為聚焦在故事主題上頭,因此使《熱源》雖然角色眾多,就連人名也大多是俄國與阿伊努人那種由於不熟悉而不太好記的名字,但也依舊憑藉鮮明的角色描繪,以及精準聚焦在主題上頭的敘事角度,令人還是得以輕易地分辨出誰是誰來,因此反倒更凸顯出了作者的寫作能力。

書名的「熱源」,在這則故事中像是在形容一種相信自己為何而活的原因,一個提供你生命熱量與熱情的根源。最為驚人的是,雖然這本小說乃是根據一百年前左右的真人真事改編而來,卻又在許多部分的描述讓我們看起來膽顫心驚,在明明時間與地點都差距如此之遠的情況下,依舊感受到一種切身的焦慮,甚至是奇特的哀傷,以及一種帶有苦澀的激勵效果。

我們翻讀著《熱源》,看見裡頭的角色各自透過教育、經商、戰鬥、爭取榮譽等不同方式,努力延續著自己故鄉的文化及生命,就連他們對強大國家勢力所抱持的想法,也包括了反抗、順從與努力搭建雙方橋樑等不同態度,就這麼由內至外地,讓我們看見他們如何以各種方法來捍衛心中熱源,因此除了成為一則令人印象深刻的大時代群像劇以外,甚至還讓如今居住於某些地方的特定讀者,足以聯想至自己所身處的困境之中。

畢竟,《熱源》是一個島的故事,一則關於熱愛這座島的人們,如何受制於幾乎難以抵禦的龐大勢力之下,在看著自己原本的生活與文化隨時有可能毀於一旦之際,仍舊不斷地努力斡旋及抵禦,試圖找出一個延續自身文化,並捍衛心中價值的故事。

於是,隨著你一頁一頁地閱讀下去,在不知不覺中,說不定會開始覺得《熱源》這本小說,在不少地方的描述竟然都越看越為眼熟,於是就這麼在心裡默默地把這本書的故事,與你的家園或某些地區的情況給連結在了一塊兒。

說真的,像是這樣的閱讀聯想,當然未必是作者的創作原意,但有時,歷史的相似總是如此驚人,同時也如此叫人感嘆,不是嗎?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被迫說日語、改成日本名,阿伊努人不再逆來順受
  2. 在北海道,若異性互有好感,主動告白的通常是女生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