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亞涵;攝/簡子鑫

宏蔚 寶島漫缽負責人,理工出身,做了十多年業務,四年前因為身體狀況出了問題,意識到自己長期身心失衡,接觸頌缽後,著迷於聲頻對於心靈與感官的力量,於是開始經營頌缽工作室,目前在朋友的空間「琴床聲動所」一同探索聲音療癒的世界。最近晉升奶爸,成日洋溢在幸福中,笑說最近的生活是前所未有的喜歡。

成為頌缽師之前,我做了 12 年的業務,工作充實,有著不錯的薪水,婚姻生活美滿,日常一切都處在理想狀態,可是我就是無法感到快樂,甚至常覺得痛苦。

四年前我發現身體日漸崩壞,起初是胃潰瘍,以為是長年喝酒應酬的下場,後來開始失眠、背部疼痛,手腿還莫名長出膿包水泡,去看的每個醫生都無法說明原因,只丟下一句「你壓力太大了。」一天慣常的失眠夜裡,我上網點開了憂鬱症量表,發現自己大部分都符合,去看了身心科,吃了快一年的藥,還是不見太大起色,但生活總得繼續,既然醫學無法給予太大幫助,我開始接觸大量身心靈課程,想辦法尋找其他出口。

在一次氣功打坐的時候,第一次聽到了頌缽的聲音,那是一種從未體驗過的放鬆感,彷彿身體掉進了一個不知是何處的遠方,非常舒服。那時頌缽還不普遍,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詢問,才找到願意出讓頌缽的老師,買下了人生中第一個頌缽。

兩年多前,偶然在網路上發現竟有頌缽師這職業,跑遍了所有能找到的工作室,只要有機會就纏著老師詢問,慢慢一點一點找到自己的頌缽方式,試著幫自己也幫朋友頌缽,過程中身體也漸漸好轉。有次聽說朋友的媽媽有阿茲海默症狀,我去幫她頌缽,結束後,她遲遲不睜開眼,眼角不斷流淚,她說她看到很多畫面,身為家中支柱的她,對自己現在的狀態有著很大的憤怒,無處宣洩,大概就是從那時起,我意識到自己可以透過頌缽幫助人,感受到了自己一直以來在尋找的自我價值。

聲音是一種時間維度的語言,可以在身體裡流動,即便有時不和諧,也沒有不好,只要沉浸在不同頻率中,就能感受到自然共振的力量。我常覺得自己是在用聲音創造一個內在的空間,從開始、深入到結束,透過不同層次的聲音編排帶領人們進入清醒和沉睡之間的狀態,在這裡沒有是非對錯,只消盡情放空。

我其實不喜歡稱自己是療癒師,我覺得頌缽是一種雙向溝通的體驗,過程中我也不斷在學習調整,每次和不同領域工作者的交流都能讓我更加認識自我,曾有心理相關工作者說他觀察我的動作,發現我的心並未與動作同步,心的步調太快;也有按摩師在頌缽中感受到我身體的緊張,於是我試著在日常中學習放慢腳步,去覺察身體不自覺的緊繃,練習慢和鬆,就像是一種正向循環。

頌缽可貴的地方,並非在於脈輪或是療癒,我最喜歡的狀態是雙方不需要講太多話,如果有人在頌缽中獲得釋放,我會把時間和空間留給他自己消化,或許流淚、或許靜默,結束後相互點頭,我不用知道你發生什麼事情,可能你自己也不清楚,可是這樣就好了。神祕的東西並不一定都很驚人,當了爸爸之後更能體會僅僅只是活著就已足夠神奇,意識到存在本身,就是最神祕的事了。

※ 本文摘自《小日子享生活誌03月號/2021第107期》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