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台大哲學桂冠獎」是台大的論說文比賽,已經辦了十一屆,每年學生都可以從幾個題目裡選自己感興趣的來寫文章參賽。今年其中一個題目是「比賽就是要贏嗎?」我受邀去講前導講座,分享我對這個問題的理解和一些思考方向,我把講座內容整理在下面。

我自己沒有什麼參加競賽的經驗,所以事前請教了一些朋友,也開了Clubhouse room蒐集意見。以下許多論點來自陳茻、張智皓跟03/02參與Clubhouse討論的朋友,感謝他們。

「比賽就是要贏」?

有些對於比賽(game)的分析可以支持這說法。例如過去介紹過的哲學家休維爾的看法,這看法的一個粗略版本或可表達成,當你玩遊戲,代表:

遊戲的初步條件

  1. 你基於內在動機去
  2. 遵守實用上不必要的規則
  3. 來試圖完成規則規定的目標

每個遊戲/比賽都有規則,如果我純粹是要讓籃球通過籃框,我會找一個梯子架在籃球架旁,然而這違反籃球規則。打籃球不只是要讓籃球通過籃框,而且是要「依循特定的實用上不必要的規則」來完成此目標。不要說梯子了,你也不能帶球走步、兩次、在禁區待超過三秒、毆打裁判。

若要「試圖完成目標」才算是在玩遊戲,那麼給定幾乎所有比賽都可以算是休維爾定義的遊戲,也給定幾乎所有比賽的最終目標都是贏,我們似乎可以說,比賽就是要贏。

當然,這題目沒那麼簡單,看一下正反雙方需要證成的說法:

正方:比賽就是要贏
反方(一般人):比賽不見得要贏。
反方(堅持邏輯要足夠嚴謹的人):並非「比賽就是要贏」。

若照字面理解題目,反方只要找到一個好例子就能證成自己的論點,而正方則需要進行原則性的論證,例如上述我引用休維爾來建立的那個,其實相對不容易。

你要贏的是哪個比賽?

而且更重要的是,反方案例似乎不難想:

以退為進
在《血源詛咒》這類遊戲裡,玩家需要熟悉boss的行動才能克敵致勝。因此對初學者來說,最有效率的起始打法往往不是攻擊,而是試圖閃過敵人的所有攻擊。初學者橫豎會輸給boss,但這種打法讓玩家從落敗中學到更多,將來更有可能贏。

輸十場戰鬥,為的是贏一場戰爭,如果你認為上述案例很合理,這就是一個乍看之下為反方設計的例子。當然,你可以辯駁到底在《血源詛咒》裡打王算不算是比賽,但我相信要從上述結構去發想你認可的真正比賽的案例也很容易。

再看看另一個例子。

上駟下駟
左家右家賽馬,三戰兩勝。左家的三匹馬各自都比右家的三匹馬慢一些,左上能贏右中,但不敵右上,以此類推。
左家怎樣才能贏?

答案是讓左上對右中、左中對右下、左下對右上。左下會慘輸,但另外兩場會贏,三戰兩勝,總體也會贏。

若左家教練選了這個策略,你會怎麼評價他的判斷呢?就算你認為他是能帶來獲勝的聰明人,你也會注意到這個獲勝必須建立在左下的落敗上(雖然左下不管跟誰比大致都會輸)。這或許告訴我們「比賽就是要贏,但是有些比賽的贏比其他比賽的贏更重要」?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比賽就是要贏嗎?九個案例和三個答案

哪些比賽的贏更重要?這個問題也可以問成「哪些比賽對你來說是真正的比賽?」桑德爾《成功的反思》討論現代功績社會(meritocracy)對人的影響,影響方式之一,就是讓人誤以為某些事情是重要的比賽。

功績社會案例
社會讓人容易不自覺的開始用財富和功名來衡量人的價值,當我們這樣做,可能錯失生命中真正寶貴的東西,把時間心血花在自己不真正想要的事情上。

桑德爾在哈佛教書,書中描述他看到的一些哈佛學生,從小一路競爭考上哈佛,在哈佛找機會跟別人競爭表現自己,出社會之後這種競爭心態已經改變他們看世界的方式,他們把所有能分高下的東西都當成比賽,而這讓生活更痛苦。

比賽就是要贏嗎?要將上述案例理解並運用於此題目,都可以朝向「怎樣算是比賽?」去想:哪些事情算是比賽?我想贏的是哪一場比賽?我想像由這個方向,或可產生這樣的文章綱要:

〈比賽就是要贏,但生命不是比賽〉
#鋪陳:比賽就是要贏,比賽為了競爭設計,我們為了贏參加比賽。
#論點:然而,我們得搞清楚什麼時候是在比賽什麼時候不是。
#進階論點:特別是,現代社會讓人容易誤以為自己在比賽,這讓我們更不容易活出美好生活。
#結論:比賽就是要贏,但生命除了比賽還有其它東西,搞不清楚這件事你麻煩就大了。

「就是要」是什麼意思?

比賽就是要贏嗎?上述討論在「比賽」上做文章,接下來我們在「就是要」上做文章,硬要說,這個問題至少可以有這些詮釋:

#必要:獲勝是參加比賽的必要目的嗎?
#唯一:獲勝是參加比賽的唯一目的嗎?
#最終:獲勝是參加比賽的最終目的嗎?
#必然:進行比賽時人必然把獲勝當成目的嗎?
#應該:進行比賽時人應該把獲勝當成目的嗎?

每種詮釋都會為正反雙方帶來不同的舉證責任。例如,要對上述頭兩個問題給出「NO」的答案,反方可以指出:

#並非必要:某人參加某場比賽,但不以贏為目的。(想像前面的「以退為進」案例)
#並非唯一:某人參加某場比賽,除了贏還有其它目的。(這應該很好想,獎金地位形象表現之類的)

「#最終」可以用於「上駟下駟」,說明為什麼可以利用左下的落敗來獲勝,因為重要的是「最終獲勝」。

此外,接下來幾個案例可能有幫助:

輸定了
下一場對上連續十屆冠軍的隊伍而且我們的先發吃壞肚子⋯⋯
輸定了的比賽值得打嗎?

有參加過比賽隊伍的人很容易就可以想到一大堆「值得打」的理由:藉機練習、讓非先發球員有實戰經驗、了解敵方情況…等等。若上述理由合理,代表「#必要」、「#唯一」和「#必然」都不見得成立。

當然,例子也可以反過來:

贏定了
我們連續十屆冠軍,而對方的先發吃壞肚子 : )
勝券在握,會影響你的行為嗎?

比賽贏定了,不打白不打,問題是你會怎麼打。如果躺著也能贏,你會真的躺下嗎?還是你依然使盡全力參賽?若是後者,至少代表「#唯一」並不成立。

再來⋯⋯

運動家精神?
馬拉松比賽,你是第二名,其他人遠遠落在後面。忽然,第一名在終點線前滑倒了。
等他?不等他?

如果你等他,顯然對你來說「#必然」並不成立,而如果觀眾因此讚揚你,顯然對他們來說「#應然」可以被其他價值超越。

從上述案例,這樣的文章大綱呼之欲出:

〈比賽不只是贏〉
#鋪陳:比賽就是要贏,比賽為了競爭設計,我們為了贏參加比賽。
#反例1:我是說有時候啦,因為明知道穩輸的比賽我們還是會參加。
#反例2:而且有時候明知道穩贏的比賽我們還是會全力以赴。
#反例3:而且有時候我們能贏但會放棄贏…嗯。
#結論:好吧,雖然看起來比賽就是要贏,但比賽不只是贏。

所以都你說了算嘛

上面這些寫法發想,來自以各種不同方式詮釋「比賽就是要贏嗎?」題目當中的個別概念。這或許會讓一些人認為,所以這個題目就是「任君定義」,定義完答案就出來了,感覺相當隨便,不像是在誠實面對真正的哲學問題。

這個顧慮確實存在,但並沒有看起來那麼嚴重。首先,這些詮釋並非毫無規則,或許你可以把比賽的定義擴張到包含學測和指考,但應該不太可能把比賽定義成吃宵夜,而且不管你想怎麼界定,在文章裡都必須說明這些界定合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也沒有毫無代價的定義。

再來,有時候透過恰當的界定,我們可以從這個題目看出有意義的問題,例如桑德爾關心的「功績社會是否讓我們變得容易一輩子以比賽心態過活,因此難以活出美好人生?」,又例如前述關於運動家精神的討論。

為了深挖有意義的問題,有時候哲學需要想像力,但想像力並不是毫無規則免費使用,因為你的論證還是必須受到其他人的考驗。

最後我想分享幾個例子,我沒有為這些例子搭配寫法,但覺得它們很有趣。

在2019的論文〈Games and the art of agency〉裡,哲學家C. Thi Nguyen提到兩種玩遊戲的情況。

派對遊戲:蓋布袋
每個人用紙袋套頭,摸索著試圖把別人的紙袋取下。失去紙袋的人就輸了,要到旁邊「罰站」。
「贏」是目的嗎?

照Nguyen的描述,在「蓋布袋」裡,最好玩的一幕就是有人獲勝的時候,那個不知道自己早已獲勝的傢伙,會戴著紙袋繼續摸索尋找其他人,而其他落敗的人會站在牆角,屏息憋笑。若你參加「蓋布袋」,你一點也不會想真的贏,但你最好依然在遊戲進行中盡全力去玩,因為這樣才好玩。

消遣の羽球
你跟伴侶每週三打羽球,你們都不強,但覺得有趣且健康。你得到一個機會可以輕鬆快速的提昇羽球技巧,屆時你將能輕鬆擊敗伴侶。
好技巧,不學嗎?

若你參加週三羽球活動的目的是有趣和健康,自然你會在每個週三奮力打球爭勝,因為放水就不好玩了,而且也會減損鍛鍊身體的效果。然而,若你參加週三羽球活動的目的是有趣和健康,而且你也沒有想要參加其他羽球比賽,那你就不會想要提昇技巧,因為這樣反而會讓週三的羽球活動不好玩。

綜合上述,你在比賽中必然會為了獲勝盡力,但在比賽之外,你並不會做什麼事情讓自己能輕鬆獲勝。這個例子告訴我們,關於比賽、獲勝和目的,有一些東西需要釐清。

鬼庭刑部雅孝
鬼刑部是動作遊戲《隻狼》裡可怕的boss,身騎駿馬,手持長槍,英文配音的進場台詞超級有魄力(請開聲音)。然而,這個關卡有個小bug可以讓你輕鬆獲勝。只要抓好角度,跳上一般來說上不去的城牆,就可以引鬼刑部「墜崖」。
好城牆,不跳嗎?

這個boss的設計當然不是要你「鬥智」引他墜崖,而是要正大光明打。然而,如果贏是最重要的,甚至是唯一重要的,那利用bug引他墜崖似乎才是正解⋯⋯是嗎?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比賽就是要贏嗎?九個案例和三個答案

《隻狼》裡的鬼刑部是可怕的boss,目前擁有此遊戲的PS玩家中,只有六成曾經擊敗過他。
Photo Credit: Youtube

結論與悖論

所以,比賽就是要贏嗎?我沒有答案,不過我有一個可以對桂冠獎評審造成困擾的寫法,想像你交出去的稿子就是這樣兩句話:

比賽就是要贏嗎?╱葉大雄
比賽就是要贏嗎?當然不是,這篇不可能得獎的參賽作品就是證據。

如此一來,不管評審有沒有讓你贏,至少乍看之下,都會有一個矛盾需要處理 : )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為什麼翻花繩是遊戲、綁鞋帶不是?
  2.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有人用文字說故事,有人用遊戲說故事──以《死亡擱淺》為例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