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我開始練習謙卑。

打開社群媒體,有太多議題口水噴發,看久了也覺得精神上有點負擔。於是練習少看社群媒體,頂多與朋友聊天,而每天時間到,就打開line看疾管家和桃園市政府的資訊,確認生活周遭是否有染疫者足跡,也不禁自問:如果染疫了怎麼辦?看著每天的確診數字,我也思考,今天如果是我要承擔全臺灣人的健康,又要如何做出正確選擇?

數字是具有魔力的符號,尤其是這樣的時刻影響力更盛。

身為普通人,要如何不被數字迷惑?

每天看到染疫者數字的增減,我們總會內心不適,這也難怪為什麼去年每一個人都對於零確診感到雀躍。零,沒有,表示我們安全了。任何不是零的數字,在這個節骨眼都是肉中刺,提醒我們隨時有可能被這隱形怪物背刺一刀,失去健康。

疫情像是一道界線,輕易劃分了不同陣營,但當下健康的我們其實無法確認會永遠平安,永遠不會被歸到另外一邊。但如果社會對於零的狂熱不減,或許不需要有心人士操弄,我們便會拿起手邊任何可以傷人的器具或是話語,去割傷眼前不是自己的所有人:我們訕笑公布足跡的染疫者與他們的私生活;當疫情升溫,我們指責決策者校正回歸數字是造假,卻忘記有多少檢驗人員沒日沒夜在檢驗海量的案件⋯⋯

誰不希望成為一個健康的人?誰不希望好好活著,被珍愛的人好好包圍?但若大環境已經與過往不同,無法以肉眼辨識、檢驗困難的狡猾病毒潛伏在生活之中,而極端天候導致的複合式災難也在一旁虎視眈眈,追求「零」背後所反應的,我們對於無菌生活的渴求,是否反而會自身與社會造成更嚴重的精神壓力?

作為決策者,又要如何不被數字迷惑?

無論是感染者人數是幾位數、是升是降,對於決策者而言,只要不是零,或許都意味著社會的不安。想要降低染疫者數量來消弭同樣正在民間傳染的不安情緒,其實有很多方法——但多半是殘酷的。被負面情緒感染的一般民眾,勢必期待有更快速的方式去解決那些數字,讓一切歸零,甚至同意讓政府以絕對權力碾壓他人的生存權。

眾聲喧嘩的時刻,在每一個人都緊盯著指揮中心記者會結果的狀況之下,決策者面對人民的期許,又要如何提醒自己不要忘記,每一個數字都代表一個活生生的人與他們的家庭?而在疫情傳播鏈的威脅之下,就算誠實以對,坦承醫護與檢驗能量都吃緊並且公布校正回歸的確診數字,也不一定換來好的結果:在不同輿論詮釋角度之下,此舉終究造成部分人民對於指揮中心的不信任。

如果一切都公開透明還是招致漫罵,如果是我是陳時中,會不會為了追求表面和諧以及零,而真正蓋牌呢?但問題是,揭露醫護、檢驗能量吃緊,這也是誠實以對,難道錯了嗎?光是思考到這一個面向,就算我偶爾也有「為什麼不這樣做就好了」的質疑,也會稍微冷靜下來。

畢竟,坐在台上那幾個人代表了所有正在前線作戰的人,醫護人員、檢驗人員、化學兵、警察、消防隊、防疫計程車、防疫旅館⋯⋯,而那些人都已經盡力了,當我們只需要待在家裡面就能防疫,他們全部都在戰場。而我們為什麼要把自身對於零的焦慮與恐懼,投射在他們身上,這對於整體社會有什麼好處嗎?

我們從小都被「人定勝天」的說法給騙了,以致誤認了自身有無限潛能,失去對自然或未知事物的謙卑。我們必須承認,這一場在全世界造成慘重死傷的疫情,超乎一般人原本的思考框架,同時也考驗著這一個國家從古至今所有因襲已久的人情常識與行政系統。而我們也必須審慎思考,自己在這一場戰役之中要扮演什麼角色,如果沒有辦法提供絕妙之貢獻,就不要傳遞負面情緒,盡量待在室內,若真要外出就把口罩戴好,用實際行動去照顧自己與身邊的人。

這是一場就算死傷數字歸零也無法鬆懈的戰爭。但如果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可以讓我們學會對未知保有謙卑之心,去理解常平時期的便利生活或許都是僥倖,我們得以踏出安穩的一步,都是有人流血流汗換來的;而若這樣的認知得以在民間興起一股穩定優化系統、持續改革社會的動能,或許是臺灣社會最好的收穫。

資訊要多少才夠?:

  1. 資訊很方便,為什麼我們不見得比較有見識?
  2. 我們不需要更多的資訊,只想被快速吸引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