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Waiting

at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
Waiting,本名劉韋廷,曾獲某文學獎,譯有某些小說,曾為某流行媒體總編輯,近日常以「出前一廷」之名於部分媒體撰寫電影相關文章。個人FB粉絲頁:史蒂芬金銀銅鐵席格

對一名暢銷作家來說,筆下的小說被改編為影劇版本,在如今已是件極為普遍的事。其中有的作家甚至還會親自改編劇本,藉此使故事在轉譯成另一種表現媒介時,可以盡量維持原本的樣貌。

相對於此,在兼顧小說與劇本之際,甚至還親自下海執導的知名作家,則顯得罕見許多。如今,這份名單上,除了史蒂芬.金與麥克.克萊頓可能是大家比較熟悉的創作者以外,由於小說《白井小姐》及電影《怨鈴》的問世,使你還可以在這份名單上添加同一個人的兩個名字──
乙一,以及他的本名安達寬高。

雖然乙一以小說聞名,卻對影劇方面一直有高度興趣,就連他的寫作技巧也受到不少影響,在剛成為作家時,便利用他在一本名為《劇本入門》(シナリオ入門)的雜誌特刊中學到的東西,將撰寫劇本的技巧給運用在小說創作裡。

事實上,甚至早在大學時期,乙一便已開始拍攝一些獨立電影。到了2007年,他還曾與作家櫻井亞美合作,兩人各自執導了一部大約半小時的短片,結合成一部名為《東京小說:乙櫻學園祭》的兩段式電影,並於兩年後再度推出續作《天體小說:乙櫻學園祭2》。

就在《天體小說:乙櫻學園祭2》的同年,他也首度參與了電影長片的編劇工作,在動畫片《棄寶之島:遙與魔法鏡》中,與導演佐藤信介合力撰寫劇本,並於後來的2017年,將觸角拓展至電視劇領域,參與了經典特攝劇系列《超人力霸王捷德》與《超人力霸王羅布》的編劇工作,就此在創作題材及載體上,再度跨出了他出人意表的一步。

而他這種跨足於小說及影劇間的創作嘗試,到了《白井小姐》與《怨鈴》時,則又成為了他的另外一座里程碑,讓人總算看到了身為作家的乙一與導演的安達寬高,究竟會如何利用兩種不同的媒介,來向讀者及觀眾述說看似相同的一則故事。

雖然在台灣,電影《怨鈴》的上映時間比《白井小姐》上市足足早了一年多,但在日本當地,則是《白井小姐》先於2019年11月問世,接著《怨鈴》才於2020年1月上映。

不過,我個人覺得在台灣推出的狀況,或許才是更適合觀賞這兩者的順序。

基本上,《怨鈴》是一部稍嫌平凡的恐怖片,雖然有著都市傳說融合民俗學這樣的有趣元素,但電影卻由於過度留白,使完整性因此顯得不足,最終也並未針對有趣的故事前提做出妥善發揮,給人一種頭重腳輕,甚至是想把一切留到續集才要交代的不完整感。

相對於此,後半段情節與電影頗為不同的《白井小姐》,則為這則故事提供了更清晰的構圖,甚至還在最後多出了電影沒有的翻轉,為整體帶來更多觀賞樂趣,就算情節同樣有所留白,卻也掌握得更加精準,在提供了足夠線索的情況下,使讀者可以透過自行思索的方式,補足乙一並未直接提及的重要環節,成功透過巧妙的拿捏,讓小說在最後留下了屬於人性陰暗面的另外一層恐怖,也使得罪惡感、悔恨,甚至理應是良善的「愛」等複雜情感,就此化身為故事中的恐懼核心,也讓《白井小姐》在角色塑造及恐怖氣息上頭,都比《怨鈴》還要有著豐富許多的層次感。

除此之外,《白井小姐》也在都市傳說的元素上有著更為有趣的表現。書中除了針對都市傳說會在不斷傳播的過程中,產生各種變體的情況有所描述外,甚至也強調出了如今這個時代的特質。正如同鈴木光司的《七夜怪談》曾透過錄影帶這項物品,將詛咒信元素改寫為符合創作當代的科技發展那樣,乙一也透過《白井小姐》這本小說,從網路時代的角度來切入都市傳說題材,除了在詛咒的傳染性質方面與《七夜怪談》有所呼應以外,甚至還既向前也向後地,朝兩個方向來試圖結合不同的恐怖元素。

就向前的角度來說,《白井小姐》透過了民俗學元素,召喚出古典妖異的恐怖效果,情況有點類似三津田信三的「刀城言耶」系列那樣。至於向後的部分,則是如同前述所說,把社群網站及網路討論區這些元素融入其中,除了針對這點設計屬於現代的詛咒傳染途徑以外,甚至還像是《七夜怪談》曾一度引發如何避過貞子詛咒的討論那樣,使乙一搶先在讀者之前,便讓書中角色針對網路這樣的傳染途徑,探索出相當程度的解決之道,也讓《白井小姐》就這方面而言,已經不僅是單純的恐怖小說,甚至還是一部討論恐怖元素如何與當代生活相互連結的作品,對於喜愛恐怖文類的人而言,自然得以從中獲得更多樂趣。

至於就故事結構來說,比起具有推理小說性質,故事推展主線以調查事件緣由,藉此找尋解決之道的《七夜怪談》而言,《白井小姐》也在這方面展現出了乙一的創作特質,雖然同樣具有主角們追查源頭的情節,但在《白井小姐》中,這些部分卻比較像是點綴般的存在,反倒是在故事外頭的讀者,才更能透過不同角色的觀點,於故事中取得所有拼圖,就這麼兜起一切的前因後果,察覺那些表面下的陰暗轉折。

如果你並未看過《怨鈴》,那麼《白井小姐》勢必是喜愛恐怖小說的你不容錯過的有趣之作,在看似典型的路線中,於故事後段綻放出屬於乙一的恐怖新意,不管是情節發展或類型討論,都有著值得玩味的獨特之處。而要是你已經看過了《怨鈴》,那麼無論喜歡與否,你對《白井小姐》的感覺或許都會與我一樣,由於後段的不同發展,因而找到了比電影版還要多出許多的觀賞樂趣。

要是你問我的話,身為作家的乙一,以及身為導演的安達寬高,我顯然更喜歡乙一的作品一些。但平心而論,由於這種小說與電影均出自同一人之手的情況確實頗為罕見,因此若能兩者都看,自然也會有其獨特的對比樂趣。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會發現乙一作品中那種總有些逸出現實的幻想氣息,確實更適合以文字傳達,藉由每個人不同的想像力,在各自的腦海裡塑造成形。要是這些故事被透過明確的視覺加以呈現,反倒會使一切就此確定下來,失去了那股捉摸不定的迷人氣息。

當然,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也可能是因為《怨鈴》僅是他的電影長片處女作之故。事實上,就在《怨鈴》之後,他也撰寫了改編自經典漫畫的日劇《恐怖新聞》的全劇大綱,而這部日劇的導演,則正是執導過《七夜怪談》的中田秀夫。

這樣的合作,是不是會對他日後的恐怖電影創作帶來什麼影響?會不會有一天,他會再度帶來同一則故事的小說及電影版本,並且充分發揮出這些媒介的各自魅力?

對於乙一這樣的創作者來說,像是以上的這些問題,再怎麼樣都還是會令人心懷期待的,不是嗎?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冷調疏離最適合形容安靜哀傷的溫柔。反之亦然。
  2. 【讀者舉手】短篇技藝的精湛展現!關於乙一的《箱庭圖書館》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