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閱讀 夏LaLa

由創作歌手、演員夏宇童與逗點文創結社總編輯、作家陳夏民共同主持的Podcast節目《閱讀夏Lala》,文字整理精華版每週上線!

「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一年,你打算怎麼過?」小說《世界就是這樣結束的》描述,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各國互轟原子彈,導致北半球人口因為輻射污染而全滅,南半球僅剩澳洲存活,然而,澳洲人只剩下一年可活,因為屆時北半球的輻射塵將隨著地球運轉機制悄然抵達⋯⋯一本與當今局勢細密對話的重量級小說!本週《閱讀夏LaLa》,夏宇童、陳夏民與你討論世界末日的積極意義!

末日是完全沒有希望

在COVID-19席捲全世界的大疫年代,至今總計有1.94億人染疫,且造成415萬人離世——隱形的病毒帶來何其恐怖的摧毀世界的力量,末日似乎並不遙遠。

在如此時刻讀內佛.舒特(Nevil Shute)的《世界就是這樣結束的》(逗點文創),陳夏民直言,在氛圍與感受上與我們所處的境況,是十分接近與貼合的,只是小說家所預設的毀滅力量是核子大戰、輻射塵,而非快速致命的大感染病毒。

內佛.舒特是英國極受歡迎的小說家,年輕時由於口吃,無法在英國皇家陸軍航空隊執行任務,而後職業轉向航空工程師,在英國的飛船與之後的飛機工業上都有重要貢獻,也成為小說中的創作元素。其作品不受時間的限制,對人性與感情的刻畫數十年後,讀來依舊極具魅力。《世界就是這樣結束的》(On the Beach)為舒特最廣為人知的小說,完成於1957年,並於1959年翻拍成電影,復又於2000年改編為電視電影。

關於原文書名,陳夏民指出,「on the beach」為海軍術語,意指卸任退休,與小說開端所引用的美國大詩人艾略特(Thomas Stearns Eliot)〈空心人〉(The Hollow Men)一詩的詩句互相輝映,小說的開頭為「在這最終的會晤點/我們一同探索/且互不交談/齊聚在這翻漲之河的灘上⋯⋯/世界就是這樣結束的/世界就是這樣結束的/世界就是這樣結束的/非以一聲轟天巨響,而是黯然抽泣。」而艾略特〈空心人〉的意旨在於表達人不過是空心人,腦內塞滿稻草,人的聲音没有意義,如風吹在草原,整個世界也將會在「噓」的一聲中徹底結束。

小說的背景是地球上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因為以巴衝突的緣故,於是各國選邊站,結果北半球陷入互轟原子彈的慘烈局勢,不到半年便集體滅絕。而後,輻射塵隨著季風從北半球飄到南半球,襲向澳洲、紐西蘭等地,一年後輻射塵會全面飄臨,屆時即世界末日的到來,而小說就集中描寫著多組人物如何迎對生命的終結之時。

陳夏民推崇地說:「內佛.舒特很擅長以生活化的方式,去建立角色的個性,讓人覺得那些人物是活生生的,不止是書中的角色。而且他的文字描述,會讓我們感覺到那樣的末日國度確實存在著。」

「人生無論再怎麼慘,都應該還有希望跟機會吧?可是在這本小說裡最教人難過的是,原來會有毫無冀望的時刻。但生命怎麼可能、怎麼可以沒有盼頭呢?可是讀著讀著,我跟角色就有了同樣的心情與不得不接受的絕望。」夏宇童語氣哀婉。

人類也許不配擁有世界

夏宇童坦承第一次讀《世界就是這樣結束的》印象最深刻的是覺得很悶,但並非不是情節枯燥無聊,而是那種完全沒有施力點的悶。她說:「這一次重讀,我更確定了自己的心情是,無論幾歲,人都不會準備好迎接生命終點的一刻。誰想要選擇死亡啊!而且,對小說中南半球的人來說,簡直無妄之災啊,為什麼他們也要跟著陪葬呢,整個世界也要沒了?那種沒有任何能解決方式、完全無能為力、充滿不安跟恐懼的心情,小說裡卻以期待未來的日常對話加以呈述,也就更令人難受了。」

陳夏民朗讀了《世界就是這樣結束的》一段對話:「『從來就沒有人在南半球投下炸彈──』她氣憤不已。『為什麼輻射塵非得飄到南半球不可?他們就不做點什麼防範措施嗎?』他搖搖頭。『完全無法防範。是風啊。要避開風吹送過來的東西,簡直比登天還難。就是一點辦法也沒有。我們只能接受即將發生的一切,然後盡人事、聽天命。』」

內佛.舒特一開始就破題了,明擺寫著這是無法挽回的世界毀滅,非常殘酷的設定,陳夏民感慨不已:「這真的是一本還活著的人如何收拾、面對殘局的書,生命期限非常明確時,究竟該怎麼面對呢?那就像是直接把地獄丟到人物身上啊。」

夏宇童說及對書中女主人翁之一的莫依拉分外有感覺,她非常想要離開澳洲,畢生的心願就是去巴黎看看,然而北半球早已全毀,如巴黎、倫敦、紐約等大城市自然都不復存在了,而且莫依拉想結婚生子的渴望也同樣破滅,一切都來不及了。

陳夏民滿懷不忍地講道:「莫依拉的願望是到別的國家的大城市去走走看看,而在核彈大戰後,即便她也許還是可以冒險出發,但那裡已經完全沒有人了。她很清楚,沒有人就不會是她要去的地方。這也就是說,我們對某地的嚮往,並不是建立於土地、風景,而是人們集聚時所發生的文化與文明景觀,才是心神往之的重點。」

夏宇童回應:「書裡的景象的確讓人不寒而慄,世界好像也正在被我們消耗殆盡,下一代會不會很快就遇到類似的災難,不管是生態問題或終極武器,人類和文明會不會走到這樣的末路?真的是會讓人驚駭難止啊。」

最後,陳夏民又分享了一段書中內容:「約翰.歐斯朋又笑了。『這才不是世界末日。』他說。『這只是我們人類的末日。世界的一切都會按常持續,只是我們已不在其中罷了。我敢說少了我們,世界會相當美好。』╱杜威特.陶爾斯昂首。『也許吧。凱恩斯看起來沒什麼異樣,莫斯比港似乎也一如往常。』他想起從潛望鏡觀察陸地時,眼前那些吐花朵朵的鼠李、鳳凰木,還有挺立在陽光下的棕櫚。『也許我們一直都太亂來,所以不配擁有這麼一個世界。』他說。」

「這是多麼哀慟、深沉的辯證和思悟。」陳夏民敬佩地總結道:「《世界就是這樣結束的》是具有深刻力量的小說,裡頭有最難以忘記的末日景象,但世界末日或許也是另一個契機,讓我們在有限的時間內思考甚麼是最好的生活方式。」

本集提及書單

  1. 世界就是這樣結束的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我不相信世界末日,但我相信我們非常接近改變的關鍵」──《人類大歷史》作者哈拉瑞訪臺講座
  2. 【GENE思書軒】別讓好萊塢殺了你!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