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閱讀 夏LaLa

由創作歌手、演員夏宇童與逗點文創結社總編輯、作家陳夏民共同主持的Podcast節目《閱讀夏Lala》,文字整理精華版每週上線!

「我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沒辦法解決這些事情?我好氣!」人生的每一個戰場,是不是扛得很累、很挫敗呢?每一次反省,是不是又反省過頭,覺得好難堪呢?你不覺得,自己是最會打擊自己的人嗎?這一集的《閱讀夏LaLa》,夏宇童、陳夏民分享好書也分享挫敗經驗(真的是句句血淚),陪你慢慢釐清這些敏感又痛苦的時刻,讓自己更舒坦一點!

人生沒有一定的路線

關於韓國作家朴午下的《難道,又是我想太多了嗎?給高敏感族的你、我,以及我們,擁抱與生俱來的天賦,找到不在乎的勇氣》(時報出版),夏宇童首先談到作者的自介:「在韓國,我是個一點都不特別的普通男人,不過我還可以再為自己加上一個形容詞,那就是『高敏感的』。在這裡所謂的敏感,是指在他人眼裡像是異類的意思,不過對我來說,是非常感性的意思。我反而不太喜歡『像個男人』這句話,這一點也不吸引我。因為『像個男人』就像在說自己無法更細心,不懂得如何深入同理他人的故事一樣。我選擇了比較不一樣的路線───接受自己的獨特。我就是具備心思細膩、懂得察言觀色、容易專注於在每一件小事上的高敏感族。希望這本書能帶領讀者看見高敏感族的國度,也讓高敏感族看見夢想與希望。」

夏宇童語氣低迴:「韓國的自殺率很高,在亞洲居第一,全世界也排名到第二。朴午下的這些文字感覺好像可以讀出一點端倪。在書中他也提到喜歡陪老婆去逛美術館,結果周邊人就會勸說甚至挖苦,說一個大男人怎麼能像女生一樣去美術館呢,應該要去踢足球、喝酒才對。但他對玩遊戲、汽車科技產品、運動這些所謂正常男性會喜歡的東西,毫無興趣。他就是喜歡欣賞藝術作品,因為畫作不會說話,也不會評論事物好壞。由此可見得,韓國社會群體生活的拘縛與壓力極其大,性別觀念還有相當大的前進空間。」

在〈獨自泰然自若〉一篇裡,朴午下也寫到:「社會所期待的似乎與我想的不同。組織、共同體,以及無論到哪都能找到夥伴、成為主流的人當時跟我不一樣,未來也還是會不一樣。如果硬要選,那我希望無論到哪,我都會是非主流,因為隸屬於多數的時候,會讓我感覺自己成為標準規格化的人偶。符合他人制定的規範的人偶,並不是我所期待的人的樣貌。」與及〈早就已經脫離軌道了〉所寫的「雖然偶爾會覺得孤單,但獨處讓我很滿意,因為這樣我就能拋開用盡全力拉住的面具。莎士比亞說人生就是一場戲,我們都只是舞台上的演員。我很喜歡這句話。」

「在團體生活裡,確實沒有跟別人在一起,好像就是異類,容易被孤立,就連分組上課也會有壓力吧,比如老師說三人成一組,但如果親密的小團體有四個人,這時候就很尷尬,究竟誰該分離出去呢?到了社會上,應該大家也都有被勸說過要好好社交、經營人脈以便為將來的成功埋下根基之類的話吧。可是作者卻坦率地分享,他拒絕被導航,人生之路早已偏離一般的軌道,他就是想要走上自己的道路,不覺得這樣很帥氣嗎?自己的精神健康比較重要吧,喜歡自己一個人又怎麼樣呢?人生本來就沒有一定、非得如此不可的路線。」夏宇童真心講著自身的感想和體悟。

陳夏民十分感慨地說著:「像個男人這件事真的在韓國壓力很大,相對的,女性也是,比如這一次韓國參加奧運的射箭女選手,因為頭髮剪得非常短,就被韓國媒體與網路抨擊說她一定是會上街頭示威爭取平權的女性主義者。運動員為了讓自己表現得更好,把頭髮剪短以免造成阻礙,有那麼嚴重嗎?可見韓國的性別位階和刻板印象多麼難以打破,不符合性別該有的樣貌就會被攻擊。集體意識的過度強調,相信會讓很多人喘不過氣,難怪有人說韓國是自殺共和國。像朴午下這樣的自省與思維,很需要被讀見,因為人是可以孤獨的,人是能有自己的選擇,不用什麼都要跟大家一樣。」

出清內心庫存的滄桑

恣睢麻利的詩集《我們的戒菸失敗》(逗點文創結社),是陳夏民本週推薦書。恣睢麻利是水電工,喜歡聽搖滾、獨立音樂,最喜歡的樂團是傷心欲絕,他寫完詩後用一台小影印機列印出來,以訂書機裝訂、電火布(水電膠帶)封邊,完成zine詩集《我們的戒菸失敗》。陳夏民自言,他是在台北公館Mangasick遇見這本自製詩集,彼時正是心情低潮之際,他讀到「不斷退幣的販賣機就是不承認你的銅板/無論是你辛苦的勞動剩餘還是你媽給你/就是會有那種被徹底否認的時刻」時,忍不住流淚了。

「有時候,你真的是很努力,可是卻無法被認可,如果你正從事的工作本質就是必須獲得認可,那就無可避免的會造成相當大的傷害。當時,恣睢麻利的這首詩好像幫我訴說了心聲,好像可以出清我內心庫存的滄桑,當下感覺自己的人生被洗滌了。我想,從自己真實內在體驗出發的創作,總是能夠帶來與他人心靈深沉溝通的機會。」陳夏民也因此連絡上恣睢麻利,將《我們的戒菸失敗》以截然不同的面貌,變為逗點文創結社的出版品,再度面世。

隨後,陳夏民朗讀〈舊年〉:「下班時為了規避出沒濱海商業區諸多工地的不安好意的警察大人們,戴上耳機假裝是時下的青年其實身上塵土飛揚髒得可以,每天都可以看到他們對一些年長的工人騎士高舉酒測儀器所測得的數值,像是在說『你!紅牌出場』那樣,總有一天噩運會降臨於我。但是新年要來臨了,不要想太多了,我的褲子口袋很鼓裡頭有一疊錢,我的耳機很漲裡頭是包子虎,我在延平天府路口一口氣舒不出在紅綠燈前哭,我的摩托車是04年的KRT排氣管破掉的聲音在吉他的聲音之後,我停在紅綠燈的最前面,就不去跳蚤市場了等綠燈亮今天就不去跳蚤市場,等綠燈亮。」

陳夏民說:「讀完真的是超哀傷,有非常強烈的感受。人生在某個時間點就是會遇到紅燈吧,通行的燈就是沒有亮啊,無處可去,只能在十字路口繼續無能為力等著,那是走不出去的困境。」

夏宇童也回應:「我也是在心情不太好的時分,翻到這本詩集,真的會有一種激動的感覺。我覺得,詩歌很像容器,很多情緒無以表達,創作者的作品卻能精準地表達出來,彷彿代替我們說出直達內心深處的真實感受。」

「所有高敏感抑或感受細膩的人,生活都是辛苦的。而這些感受如果找到某種形式的表達,比如創作,文字、音樂又或者是繪畫或影像,就能撼動人心。當他們把對自己和世界的很多想法留下來,確實會變成很棒的作品,能夠勾出讀者隱藏起來的情緒。我們活在社會,面向他人,大多數時刻都必須保持陽光,不能常常討拍,否則就會被認為過度灰暗。可是發現世界不如我們所設想那樣的運作,覺得自己不夠好,有種快要溺水的感覺,朋友的鼓勵、自己寫過的日記、一部電影或是詩集,都如同浮木,我們不一定就能夠一路划到岸邊,但至少抓住了就不會沉下去。」陳夏民無比真摯地結語道:「心情不好時,非常建議大家讀敏感創作者的作品哦,那或許會成為浮木,帶來一些力量。」

本集提及書單

  1. 難道,又是我想太多了嗎?
  2. 我們的戒菸失敗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你也是一直想太多的刺蝟嗎?
  2. 容易受驚、時常感覺疲憊的高敏感族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