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凱莉.麥高尼格;譯/薛怡心

在我們手臂的二頭肌下,顯然不是真有什麼肌肉在掌控著自制力,能幫我們把雙手管好,不去碰觸誘人的甜點或不從皮夾裡掏錢出來亂買。但是在我們的大腦中,的確有一個類似肌肉的自制機制。雖然大腦是一個器官而不是肌肉,卻仍會因為不斷發揮自制力而感到疲累。神經科學家發現,每當我們發揮一次意志力,大腦中自制系統的活躍程度就會降低。正如長跑選手跑久了雙腿會累,大腦似乎也一樣會氣力用盡,無法再繼續發揮意志力。

馬修.蓋利特(Matthew Gailliot)是一位心理學家,他和鮑麥斯特教授共同進行研究。蓋利特想了解,大腦會疲憊是否源於能量的喪失。對大腦而言,發揮自制力是十分消耗能量的工作,而我們內在的能量供應是有限的──畢竟沒有什麼皮下注射術,可以直接將糖分注入前額葉皮質之中。蓋利特想探究的是:我們的意志力會用盡,是否只是因為大腦的能量耗盡了呢?

為了找出答案,他決定進行一項實驗,看看以糖分的形式提供受試者能量,是否能讓用盡的意志力恢復。他請受試者來實驗室,進行各式各樣需要發揮自制力的作業,包括不被外物分心干擾,以及控制情緒等等。在每項作業的前後,他都會測量受試者的血糖值。他發現,進行完一項自制作業後,受試者的血糖降得愈多,下一項作業的表現就會愈差。從這樣的結果看來,每當人發揮自制力時,就會損耗身體的能量,而喪失能量又會使自制力更加薄弱。

接下來,蓋利特給意志力耗盡的受試者一杯檸檬汁。其中,有一半的受試者拿到含有糖分的檸檬汁,可幫助他們恢復血糖值;另一半的受試者則拿到一杯等同於安慰劑的檸檬汁,是以人工代糖的方式增加甜味,無法提供任何可用的能量。神奇的是,讓血糖值升高,真的能使意志力恢復。喝下了含糖檸檬汁的受試者,自制力真的獲得提升,而喝下安慰劑檸檬汁的受試者,自制力則繼續下滑。

結果顯示,低血糖值可用來預測各式各樣無法發揮意志力的情況,從放棄某項困難的測試,到氣憤時遷怒旁人。目前在土耳其瑟夫大學擔任教授的蓋利特發現,血糖低的人也比較容易憑藉刻板印象,而且比較不會捐錢給慈善機構或幫助陌生人。看起來,當缺乏能量時,我們的為人似乎變得比較差。相反地,為受試者提供含糖的飲料,就可以讓他們變成更好的人,變得更有毅力、比較不會衝動行事,而且更能體貼他人,也較不自私。

不難想像,這是我在自制力課程所說明的實驗結果中,最受學員歡迎的一個。這結果所衍生出來的結論儘管反直觀,但令人愉悅:從現在開始,糖分就是你最好的朋友!只要吃根糖果棒或喝杯汽水,就能強化你的自制力(至少能幫你恢復自制力)。我的學員不知有多愛這些研究,巴不得立刻為這個假設親身進行實驗。有位學員靠著不斷吃彩虹果汁糖,讓自己撐過一項艱難的工作。另一位學員在口袋裡放著一盒薄荷糖Altoids(這是眾多薄荷錠品牌中,少數還真正含糖的產品),在冗長的會議中不停倒出來吃,靠著這個比他的同事撐更久。我讚許學員們將科學化為親身行動的熱忱,我也很能理解他們愛吃甜食的心理。我甚至承認,多年來我教「心理學概論」時都帶著糖果,希望藉此讓大學部的學生專心上課,不要一直偷上臉書。②

如果攝取糖分真的是強化意志力的祕密武器,那我這本書鐵定大賣,還會有一堆企業等著贊助我。不過正當我和學員嘗試著各種恢復意志力的實驗時,一些科學家,包括蓋利特本人,開始提出一些很有道理的問題。比方說,究竟有多少能量是在發揮自制力的過程中用掉的?要恢復那些能量,真的必須攝取大量的糖分嗎?

曾任職於賓州大學的心理學家羅伯.克茲班(Robert Kurzban)主張,大腦發揮自制力所需的能量,每分鐘其實只需要半顆爽口糖而已。這或許多過大腦用來執行其他心智任務的能量,卻遠遠少於身體在運動時所消耗的能量。因此,假設你的身體足以支持自己在住家附近散步而不會血糖過低暈倒,那麼發揮自制力所需的能量,絕不可能耗盡你全身所儲存的能量,當然你也就不必以熱量高達一百卡的含糖飲料來重新補充能量。那麼又是為什麼,大腦在發揮自制力時多消耗的能量,似乎會讓意志力迅速耗盡呢?

註釋
② 利用糖果為學生提振自制力的做法,是否真的管用?這一點我還不確定,不過學期末學生填寫教學評鑑表時,倒是都給了高分。

※ 本文摘自《輕鬆駕馭意志力(暢銷10年紀念新版)》,原篇名為〈自制力為什麼有限?〉,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