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自2017年底、2018年初開始,到電影院看電影,有很高的機率會看到一段以爸爸、媽媽,及一個尿床小女孩組成的一家三口為主角,介紹電影分級制度的動畫短片。

這一家子,是2018年初台灣正式上映的動畫電影《幸福路上》當中主要角色;一開始尿床、後來以不同年紀出現的女孩,就是《幸福路上》的女主角林淑琪。

《幸福路上》藉著林淑琪的成長經歷,回顧台灣從20世紀八零年代到21世紀前十年左右的社會變化,不但反應了台灣目前青壯世代的成長過程,也在海外受到不少矚目。隔了三年,動畫編導宋欣穎與動畫、漫畫、插畫家羅荷合作,推出《幸福路上:童年時光》,以漫畫形式敘述電影版的前傳故事。2021年8月21日,宋欣穎、羅荷聯袂出席新書發表會,由Readmoo讀墨電子書行銷總監何宛芳組合,與電影觀眾及讀者一起暢談童年與成長,漫畫與動畫電影,以及創作的企圖與夢想。

「想做漫畫跟電影成功有點關係。」宋欣穎說,「很多人以為《幸福路上》漫畫是電影內容作成漫畫,但漫畫其實是全新的創作,漫畫裡林淑琪一直維持在小學一年級,跟櫻桃小丸子一樣,每個章節都可以獨立閱讀,就是想做『台灣版的櫻桃小丸子』,從小孩的眼光去看一九八零年代的童年往事。這其實是做動畫電影前就想做的東西。」

「基本上是導演會給我一篇一篇的故事,然後我直接從閱讀上面轉化為我的漫畫分鏡,作畫的時候並不會先去看電影從電影中汲取;」羅荷補充,「雖然造型還昰要和電影一樣,保留讓人一眼可以認出來的特色,但我還是嘗試加入一些個人的風格。」

主角與導演的成長經歷

宋欣穎身兼動畫電影的導演及編劇,許多觀眾都很好奇,劇中林淑淇的遭遇,有多少來自宋欣穎的真實經歷?

「噢⋯⋯很多人都會這樣問。」宋欣穎說,「黑澤明講過,世界上沒有任何的故事或電影是虛構的,他一定是妳看過的、妳聽過的、或是妳經歷過的,如果不是妳經歷過的可能就是妳夢過的 。我還蠻相信這件事情。這些故事有很多立基於我個人經驗,但並不完全是。我記得很多生命片段,小時候也寫日記,所以故事很多,喜歡觀察人,喜歡和人聊天,我好像無無刻都都在蒐集資料。知道這故事要從一個孩子的角度看世界之後,我就鎖定我的資料庫,看有哪些資料可以整合出來。」

其實,在做電影之前,宋欣穎真的想做的就是類似《櫻桃小丸子》的影集,「但是那時候OTT還沒有像現在那麼興盛,就會面臨到是一個怎麼集資、就是怎麼回收的問題。」寫影集時準備的劇本,有部分整合到電影當中,有部分只能捨棄,「有些東西可以在整理之後,放回漫畫裡頭。」

創作者的世代差距

羅荷在完成作品後會分享到IG或臉書粉專,有人看就覺得開心,宋欣穎的自我定位是個story teller,認為敘事比較需要時間,無法像圖像那樣,一幅圖像就是一幅作品。對創作與分享的看法不同、加上兩人之間有些年齡差距,是怎麼開始合作的?

「我先研究了幾位繪者的風格、接著找朋友推薦,下一步就是試畫。」宋欣穎說,「硬碟裡就有一些故事嘛,拿了個故事請她們畫兩頁,每個都有付稿費,畫完一輪後其實覺得我最喜歡的羅荷。她的筆觸跟那個畫是我非常喜歡的,另外的是我在分鏡裡頭看到了動態。」

「其實我最開始拒絕過,因為那時別的工作還在進行,我很怕兩件事情同時做會會做不來。後來又收到信說很希望我可以負責,我考慮一下覺得也可以試試看,而且沒有嘗試過跟別人合作,所以有機會就試試看,結果過程還蠻順利的。」

合作創作可以順利溝通是件好事,不過世代差距還是曾經搞出一些狀況,「例如有一集在講語言學習機,」宋欣穎指著羅荷,「因為她沒有看過,我們製片其實試著找參考圖片,可是就是找不到語言學習機,有可能就年代太久遠,我用描述的,她聽了說那不就是跟一般的錄音機一樣?還問說既然一樣為什麼要另外買?」

「我記得好像溝通蠻久的一回應該是貝蒂養小狗?」羅荷說,宋欣穎補充,「我記得那回因為有貝蒂的表姊,她是檳榔西施,但她畫出來的角色穿很少,我說那個年代這樣穿會被警察抓走,她可能比較不能理解,也不能理解角色偷聽中國廣播時為什麼要偷笑,因為現在只要打開電視就看得到很多中國節目,但林淑琪生長在保密防諜的年代。」

作品的意義

透過這樣的作品,可以增加不同世代間的對話,除了世代不同的回憶、政治氛圍,還有語文習慣。「我是國語教育的一代,上小學之前我是講台語的,上小學之後就不行了,」宋欣穎表示,「所以如果是電影的話,有發音去講,到了漫畫要用書寫的時候,就不知道台語要怎麼表達,我們兩個都不太會寫台語,我們把台語當拼音文字,比方說『蝦密』,但其實那樣寫出來是錯誤的,後來找了台文老師來幫忙用台語漢文重新改寫一次。」

「我平常不會講台語,不過國小時已經有台語課了。」羅荷說,「其實不管是我自己的創作,還是這次跟導演合作,我都不太習慣設想我的觀眾要是誰,是小孩或是大人,但最初我讀導演的文本之後,我從導演的文字感受到的事情,我會定調幸福路上這本漫畫,我要畫大家都看得懂的東西,它可能需要夠親民。

「除了親民,特點還有非常幽默。」宋欣穎補充,「但漫畫本身是一個歡樂的童年記憶沒有錯,可是有些事情現在回頭去看,是不合時宜或是荒謬的,那個荒謬感會帶來幽默的同時,也會帶來惆悵。可能做苦苦澀澀甜甜、綜合味道的東西,是我的喜好。」

宋欣穎告訴你:

  1. 因為那兩年的《京都寂寞》,宋欣穎終於走在了自己的《幸福路上》
  2. 我訝異發現京都土生土長的年輕人,竟沒人知道五条樂園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