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受到許多讀者喜愛,擁有多個筆名多種文風的乙一,用了他其中一個筆名「山白朝子」,在暌違四年後為我們寫下了一本現代都市傳說怪談《如果我的腦袋正常的話…》。

如果我的腦袋正常的話…》集結八篇關於「失去」的物語:突然見鬼而失去日常生活的夫妻;失去頭部卻仍苟延殘喘的怪雞;失去記憶而能夠預知未來的情侶;失去創作熱情的小說家;失去對女兒的愛的母親;害怕失去珍貴回憶的男子;因前夫報復而失去愛女的女子;海難意外失去性命的少女……

在他精心塑造出的恍惚、迷幻的奇妙世界裡,讓人同時感受到一點恐怖、一點傷悲、一點孤獨,還有一點溫馨,餘韻無窮。

我們邀請了山白朝子老師和我們談談這本短篇集的創作源起,以及關於這本書的種種想法。究竟什麼是正常?什麼是不正常?山白朝子老師又想透過這本書跟大家訴說什麼呢?

Q1:請問山白朝子老師《如果我的腦袋正常的話…》執筆和成書的經過?

A1:

本作品彙整了我在KADOKAWA的雜誌《幽》與《Mei》上發表的短篇小說。《幽》與《Mei》是以恐怖為主題的雜誌,因此作品也都是恐怖小說。

Q2:〈全世界最短的小〉結合了懸疑推理和靈異現象,處理了和靈魂有關的問題,也面對喪子的悲傷。請問您覺得人的靈魂是什麼樣的存在?

A2:

我從以前就經常天馬行空地想像肉體和靈魂的關係,像是胎兒是否也有靈魂?窮究到後來,就會開始思考科學與宗教的境界在哪裡。

〈全世界最短的小說〉的主題也是以科學角度去觀察神祕現象,或許稍微有些關聯。

Q3:〈酩酊科幻〉中出現了「在酩酊開始到酩酊結束的範圍,人可以看見混濁的過去和未來」的特殊能力,十分有意思。想請問老師如果擁有這項能力,最希望可以做到什麼事呢?

A3:

我想要開發利用這種能力賺錢的方法。但感覺最後會失敗,落得慘痛的下場,所以還是安分地喝酒,計算眼前的酒瓶,觀察它們增增減減的樣子就好了。

Q4:〈被窩裡的小宇宙〉敘述了小家在寫不出東西時的奇妙遭遇。想請問老師若遇到撞牆期時,會用什麼方式度過呢?

A4:

撞牆期的時候,我還是會強忍嘔吐感,不停地寫。有時也會告訴自己事後怎麼修改都成,在腦死狀態寫東西。

嚴重到連這些都做不到的撞牆期,我會死心認命倒下來睡。〈被窩裡的小宇宙〉也是我寫不出東西,窩在床上發呆時想到的點子。

Q5:《如果我的腦袋正常的話…》包含了對「正常」、「不正常」的思索。請問您對這個問題的思考是什麼呢?

A5:

以第一人稱寫小說時,有時會搞不清楚主角到底是正常還是異常。譬如說,當主角見鬼的時候,到底是真的看到鬼,還是主角腦袋失常所看到的幻覺?描寫頗費思量。

如果是第三人稱,應該就可以用上帝視角斷定到底是哪一邊。當視點人物是「我」時,如果觀察者神智瘋狂,從他口中敘述的文章到底有多少可信度……?

記得在書寫〈如果我的腦袋正常的話…〉時,這個問題不時掠過腦際,寫起來相當辛苦。

我覺得正常或異常,這個問題的根本,是個人與世界的關係。它或許是一種測量個人自我以及對世界的觀點之間的衝突深淺的單位。

Q6:八篇故事都是關於喪失、失去的物語,在新冠肺炎肆虐的這段期間,很多人更迫切地面對「失去」的課題──失去家人,失去靈感,失去正常的生活等等。請問您怎麼看待「失去」?

A6:

故事的主角,應該要是經歷過失去傷痛的人。「失去」是故事的開端,傷痛可以讓人成長。雖然我自己並不想親身經歷。

我也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經歷了幾個「失去」,但相較於其他人,算是微不足道。有些事物由於失去,讓人更明確地意識到它的存在。我祈禱「失去」之後有「重生」,抱著這樣的心態度過往後的人生。

 Q7:您有許多作品都被改編成影視作品,《如果我的腦袋正常的話…》裡有沒有您最希望改編影視的作品呢?原因是什麼?

A7:

〈全世界最短的小說〉。因為幽靈現身的場面似乎會很有趣。我想看看主角的妻子鉅細靡遺觀察幽靈的場面。

Q8:想請問老師,從《胚胎奇譚》到《如果我的腦袋正常的話…》,您在創作時的心境有什麼樣的變化呢?

A8:

有了育兒經驗後,我覺得自己對家人和社會這些事物變得更為自覺。

在以前的《胚胎奇譚》等系列中,我寫了許多單身的角色在與社會隔絕般的地方不斷漂泊旅行的故事。

Q9:您陸續完成了許多古代和現代怪談類型的作品,請問您對今後的作品是否有什麼構想呢,方便的話,能否向我們透露?

A9:

我真的沒有任何靈感,總是為此發愁。

我會把想到的點子寫下來,但沒有值得更進一步發展的東西。

不過,我在《怪》與《幽》上發表了幾篇像〈被窩裡的小宇宙〉這類以小說家為主角的短篇作品,這些應該很快就會集結成冊。預定會成為一本以腦袋不正常的小說家們為題材的作品集。

Q10:請問山白朝子老師有沒有什麼話想跟台灣讀者

A10:

外國也有我的讀者,這件事對我是莫大的鼓勵。覺得自己受到了肯定,讓人非常開心。往後我也會繼續創作小說,希望大家給予支持。謝謝各位。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黑乙一白乙一,能說故事的乙一:

  1.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寫小說也拍電影,往前召喚也向後探索。乙一的《白井小姐》
  2. 【一週E書】冷調疏離最適合形容安靜哀傷的溫柔。反之亦然。
  3. 【讀者舉手】短篇技藝的精湛展現!關於乙一的《箱庭圖書館》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