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毛奇

趁著年假安排了去日本的旅行,既是休息,也是充電。這次借宿友人在日本下京區的小屋,房子是自用,有小巧俱全的廚房。來到古都京都的第一餐,便不吃外頭了,主人自鄰近超市買菜回來,一同洗手下羹湯。共食談天便是最溫暖的待客之道。

初春的京都還很冷,我們搓著雙手、戴手套,或賴皮著放在朋友外套口袋中捏人肚皮取暖。他皺眉覺得我調皮,我樂得抽手在深夜的街頭輕快蹦跳,冷冽乾爽的空氣讓人打從心裡愉快。下京區屬住宅非觀光區,附近超市就有三家,根據關門時間,一間逛過一間,頗能體會超市規模大小的店鋪區位規劃差異。在眨眼間都會降下雪花的天氣裡,突然能夠明白捧一碗拉麵、掀開關東煮布簾的感動。熱騰騰的蒸氣與暈黃的燈光,命與生活的象徵。

喜歡蔬果牛奶的人,逛日本的超市應該會被眼前繽紛的蔬果和百花齊放的牛奶品牌們弄得心慌意亂。日本的超市標示上,都會標註出產地和品種的名字,細細的讀,讀出季節感,也讀出各地人最驕傲的農產名字。南方熊本縣阿蘇的草莓、九州酸勁迷人的不知火橘、傳統的京野菜聖護院蘿蔔……即使是一樣的蔬菜物產,不同的品種和產地,也能夠展現出不一樣的風味。這個季節,正值野菜上市,超市裡放出一區「春野菜」,擺上初春探頭的野氣蔬菜:蜂斗菜、蕨類嫩芽、虎杖,人們吃氣味,其實吃的是一年之初的好風光。想像這麼寒冷的天,收束了一季沒吃到嫩綠食材的胃囊,看到雪地裡出頭的生機,豈能不攫取下肚呢?看來文雅,實則野蠻。

牛奶,日本不愧是橫跨溫帶的國家,酪農業發達,除了大廠牌的鮮乳外,由各地農協會自己推出的鮮乳,奶香口感清新,姿態各異,滿足不同人的口味。日本因為氣溫更適合乳牛產乳,一些品種的乳牛可以產出乳脂率高達 4% 以上的鮮乳(台灣全脂鮮乳大概在 3.5%,低脂乳則乳脂小於 2%),便以大剌剌的姿態標榜超高超濃厚口感,滿足消費者的喜好。

秉持著超市買來的食物,吃掉就不浪費了的想法,雖然降低了逛街的罪惡感;但面對味美三千,取哪一瓢放入胃囊,還真是旅人的荷包挑戰呢。當晚吃的是:番茄薑絲炒牛肉片、日本魚鮮做的泰式酸辣湯、烤大蔥與雞。沒有特別講究要日本料理不可。畢竟已經使用當地食材,怎麼做,味道都跟台灣不一樣呢──好比,日本的高麗菜拿來生吃、配麻油與海鹽就極度甜美脆口,拿來台灣高麗菜式翻炒,做出來硬是不好吃。因為天冷或品種差異,澱粉含量高,甘美是甘美,口感粉粉的,不對。

我們將深夜超市打折的牛肉片先用醬油醃過、鍋中熱油炒快熟後拿起,番茄切塊跟薑絲放進去翻炒後再加入牛肉調味,就是溫和的番茄炒肉。湯有點偷懶使用現成鍋底,不過大量放入新鮮海鮮蝦貝類絕對是美味的不二法門。最後的烤大蔥與雞,簡單將蔥段和雞塊串在竹籤上入烤箱烤熟,吃之前蘸醬油或撒鹽。如此就是一道真摯的手作迎賓美味。

※ 本文摘自《深夜女子的公寓料理》,原篇名為〈二月五日 另類主婦進京──京都超市逛街記〉,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