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周冠威導演的紀錄片《時代革命》2021年7月在坎城影展首映,同年獲得台灣第58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以台灣與香港的關係、台灣與中共政權的關係而言,把獎項頒給這部香港人對抗中共政權的紀錄片似乎理所當然,但真看了電影,就會覺得這部片子的確值得肯定。

2019年,中共中央提議、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推動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聲稱可以補正原有法案的缺漏,但明顯影響「一國兩制」當中香港的獨立司法地位──更直接的影響是假設修例通過,那麼一個「觸犯中國法律」的「逃犯」,無論是中國人、台灣人還是其他國家的人,都會被移交到中國受審,而極權國家的司法系統其實毫不可信。

國際社會關注這事,香港人當然也很關心,2019年3月開始出現諸如靜坐之類和平抗議,「反修例運動」(也有「反送中」等不同稱呼)開始;6月9日社運團體民間人權陣線(簡稱「民陣」)發起遊行,一百萬人上街響應,但港府不顧民意,仍在6月12日將草案送交二讀,引起四萬民眾包圍香港立法院示威,出現警民衝突。

2019年6月16日,民陣發起更大規模的遊行,遊行前夕,社運人士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懸掛抗議布條,當晚從高處墜樓身亡,成為反修例運動首名死者。6月16日上街遊行的人數高達兩百萬人(為了紀念梁凌杰,主辦單位宣布有「兩百萬零一人」),是香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抗議行動。

紀錄片《時代革命》從2019年6月談起,依著時序講述反修例運動各個階段的發展,中間穿插學者、媒體工作者、社工及現場參與者的訪談;片長超過兩個半小時,可以相當清楚地回顧運動如何演變,以及理解抗爭者的心境。

倘若持續關心香港局勢,看《時代革命》相當於那半年相關新聞的濃縮總複習,而且因為加上訪談,所以更能了解許多細微的內裡;倘若對這場運動不是很了解,看《時代革命》就是個極好的總整理。當然,假設認為這場運動是「暴民上街搗亂、警察鎮壓有理」,那更該看看《時代革命》──不用擔心紀錄片導演站在群眾這邊、可能醜化港府及中共,因為隨著紀錄片描述每個階段的狀況,就會發現:這場運動之所以越來越激化、衝突越來越升高,並不是「暴民」吃飽了沒事到街上胡搞。

香港人口大約七百萬,也就是說2019年6月16日有將近1/3民眾上街遊行,放到其他政治實體來看,這絕對是當權者得擔心政權被整個掀掉的規模。當時大多數香港民眾並沒有推翻中共政權的意圖(2017年、亦即香港回歸二十年後,中共已經宣稱提及「一國兩制」的《中英聯合聲明》只是不具任何意義的「歷史文件」,不過多數香港民眾大抵仍然認為中共會履行聲明中提及的「五十年不變」承諾,沒料到時間還不到一半中共就沒當回事地翻臉),遊行的訴求主要是撤回修例草案,是故,港府及中共中央要平息民怨並不困難。不過,在運動的各個階段,港府及中共中央採取的做法都進一步違反民意,從十來歲的學生到八十歲的農民,各種年齡各種職業的民眾投入反對運動,情勢越演越烈,完全是被港府和中共逼出來的。

假如想要從更多面向理解這場運動,有許多相關文字作品可以參考:《2019香港風暴》是「端傳媒」關於運動的報導集結,《烈火黑潮》是台灣媒體「報導者」對運動的第一手紀實,《我們的最後進化》記錄了街頭的眾生面貌,《黑日》是香港作家韓麗珠對運動的觀察。

諸如此類的作品還有很多,能夠提供巨觀微觀等不同視角;此外,《時代革命》也有一本文字作品《《時代革命》電影訪談錄》,能夠補充沒能收入紀錄片的觀點。不過或許會有人發出不同的疑問,例如:中共中央也許是壞蛋但不見得是笨蛋,為何一直做出火上加油不斷添亂的決策?港府體制大抵是英國殖民時期留下的框架,理應相對「民主」,怎麼好像一點「以民為主」的作用都沒有?1997年香港民眾還很開心地慶祝回歸,為何過了二十多年變得這麼討厭中共政權?難道「香港人」不算是「中國人」嗎?

這些問題,可以從《香港第一課》裡找到答案。

香港第一課》作者梁啟智是專欄作家、時事評論員及學者,幾年前開始在網路平台連載系列文章,初衷是消弭中國與香港之間許多訊息及認知的巨大差異──中共官方對香港的態度、中國民眾對香港的想像,以及生活在香港、組成「香港人」這個群體的人對中國及香港的看法都是不一樣的,而且還隨著時代推進出現不同變化。

從「香港自古以來不就是中國領土嗎?」、「『香港認同』是怎麼開始的?」、「香港人當年是否害怕九七/有否喜迎九七?」、「中港對特區政治的最大分歧是什麼?」、「英國人留下來的制度為何九七後就行不通?」⋯⋯一直到「一國兩制還有未來嗎?」,《香港第一課》以三十六個問答來理解香港與中國在各個議題上的矛盾歧見;這系列文章連載時,反修例運動爆發,正好成為透視運動背後癥結的解答。

閱讀梁啟智的脈絡整理,許多疑惑會豁然開朗。例如書中提及香港居民的組成當中,有頗大比例來自國共內戰時逃離中共政權的人民,而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又提醒了這些人,中共政權的本質並未改變;又例如對中共中央而言,「一國兩制」是先有「一國」,才允許香港施行第二套政治制度,但對香港人而言,是「我們擁有不同的政治制度」,才答允成為「一國」。

中共中央視香港為「邊陲」,主張它是領土的一部分,為的是中央政權的利益,而非關心當地居民的生活(可以想見,中共中央也會這麼看待台灣),這自然於生活在「邊陲」的民眾所需不同;而香港原有政治體制的缺陷,則在中共接手後更加擴大,導致彷彿民選但根本不算民選的港府成為中共傀儡,完全悖離香港民心。

《時代革命》可以讓我們更加深入地了解反修例運動樣貌,《香港第一課》闡述了運動的箇中因由。觀看紀錄片是對香港最起碼的支持,閱讀書籍會進一步思考我們身在台灣的處境,以及面對所有政治決定時應該有的態度。

請持續聲援香港。因為我們都得面對一個蠻橫的極權政體。

我們比香港人幸運。而香港人就是我們。

聲援香港:

  1. 中共對反送中運動的主要憂慮,是使中國抗爭學習香港,挑戰其政權穩定。
  2. 到哪裡都會一直記得自己的身份,我不想忘記自己是香港人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