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一個人醒來,發現自己身上接著某些維生系統,頭痛欲裂思緒混亂,想不起自己在什麼地方,也想不起自己是誰。環顧四周,啊啊啊,有屍體,還不只一具。

如此這般的開場,直覺聯想就是帶出一個恐怖、懸疑、驚悚、刺激的故事──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不知道自己身分為何,表示不知道自己先前幹了什麼事,是不是受了什麼傷(不然怎麼會有維生系統?)、闖了什麼禍(死人和自己有什麼關係?怎麼死的?)、有沒有什麼事必須處理、或者自己會不會因為什麼事而被別人處理?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就很難對接下來的狀況想出因應對策,真要有別人出現,也搞不清楚這個別人是敵是友,對方攻擊的話大約就是敵非友,對方對自己很友善的話也很難確定就一定是友非敵⋯⋯

總之可能的發展實在太多了,而且沒有一個是讓人可以輕鬆面對的。

但就是有個作者不一樣。他有能力把這種開場寫得好笑。

他不是置入某種唐突意外來惹人發笑(例如一下床滑一跤或一轉頭撞到門之類),而是透過主述角色的個性讓讀者覺得好笑。他會透過某個既嘴賤又樂天的角色發言,一面審度眼前情勢、進行認真的推測,一面碎嘴地拿這些衰毛處境來自我解嘲;那些嘴賤也不只是插科打諢的碎唸,這角色會從一堆自言自語的過程中注意到某些隱微線索,用非常理性實際的方式推理出自己的處境,以及決定下一步應該做什麼。

這是他前幾本作品保持的風格:主角從開場就處於一個很糟糕、可能會沒命的狀況裡頭,看起來沒有別的角色或力量能夠及時協助他,主角會一直碎唸抱怨,但同時也會開始嘗試各種保命方法,而且這些方法完全符合科學──是的,「科學」不但可以在這種叨唸裡變得有趣,還能讓主角活著繼續碎唸下去,無論她是在月球上工作結果得急匆匆地進火場幫忙滅火(你一讀就知道為什麼這根本是半送死任務),還是他被扔在火星上而一同上火星的同伴們全都已經升空撤離(因為同伴以為他掛了其實他沒掛問題是同伴們這麼一走他和掛了也差不了太多了)。

對。或許你發現了。這作者是安迪.威爾,故事開始時女主角在月球上遇到火災的那本書是《月球城市》,男主角被困在火星上抖腳等死的那本書是《火星任務》──《火星任務》曾被改編成電影,噗噗馬鈴薯太有記憶點了。威爾小說裡的科學設定符合現實,更要緊的是他講得有趣,而且能夠快速解釋為啥那個原理會引發這個現象導致什麼反應變成必須處理的麻煩,讓你察覺其實科學撐起了我們的日常生活,只是我們習慣了都不去想。

而且威爾的作品不是科學教材,而是有趣的小說。這表示就算那些科學知識你讀了之後沒留下什麼,故事本身還是很刺激幽默。

被單獨扔在火星真的很衰。沒想到威爾新書的主角更衰。

歡迎加入,《極限返航》。

▶▶看看【《極限返航》:他會以英雄之名重返地球,或是墜落星際成為宇宙垃圾?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那些有的遭到迫害,有的參與了迫害的高級知識分子
  2. 連克莉絲蒂和蓋兒加朵都難以拯救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