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是我所思、所想、所閱讀煉成的魔法。——專訪典心
Photo Credit:典心提供

寫作是我所思、所想、所閱讀煉成的魔法。——專訪典心

文字/典心;筆訪/愛麗絲

1996 年,典心以筆名凌玉出道,1999 年改名典心,迅速以《極品淑女》系列成名,累計著作近百本,在台灣、香港、中國大陸、東南亞皆締造銷售佳績,更是台灣言情小說譯為泰文本數最多的作家。

今年典心《金.小氣家族》系列作復刻上市,帶讀者重溫京城富豪錢家五個女兒的愛情故事。
這回,我們也幸運地與典心談談她的創作起點、發想、閱讀以及生活:

問:您最初是什麼時候開始創作的呢?讓您想動筆創作的原因是什麼呢?一開始撰寫的類型便是偏向言情小說及羅曼史嗎?為什麼?出版第一本作品《極品淑女》的契機是什麼呢?是什麼原因讓您持續撰寫言情小說、羅曼史呢?您認為寫作對您的意義是什麼呢?

答:最初,是寫在國小的作業簿上。
外公說的民間故事、鄉野奇談,還有童話故事,都會讓我夜裡雙眼睜睜,想著之後會再發生什麼事情,然後就寫在作業簿上。(娘親大人怒火熊熊燃燒)

國中時接觸倪匡的作品,改到作文本上寫,內容偏科幻,有古文明還有外星人跟諜報。
求學時除了古典文學也開始大量的看翻譯小說,例如薔薇頰與精美名著,還有之後的浪漫經典等等,最癡迷的時候,還在晚上偷偷用滅蚊燈的微弱燈光看。

真正動筆投稿,則是在升學壓力極大時,同學借我的《交錯時光的愛戀》。這本書很震撼我,原來,台灣也有如此精彩的作品,我比較後知後覺,那時言情市場已經熱鬧滾滾很暢旺了。

《極品淑女》並不是我第一本出版的作品,是上個筆名寫到把自己送進醫院,改換筆名後,轉換風格所寫的故事。
言情小說、羅曼史,其實是種幾乎能包納所有題材與風格的載體,看似柔軟但其內能蘊含強大力量。
寫作是我所思、所想、所閱讀煉成的魔法。

問:成為作家,是您一直以來的夢想嗎?身為作家,您認為最困難、最美好的部分分別是什麼呢?若是不當作家,您還有可能從事哪些職業呢?為什麼?

答:身為重度閱讀控,創作是最好的工作。
對我來說,最困難的是身心平衡,會因為太專注而忘記保持健康。
最美好的是所寫的故事,能帶給讀者快樂或慰藉。
如果不當作者,我應該是銷售,或是行銷相關,因為是讀企業管理畢業的。或者,是圖書館約聘之類的,太愛閱讀了,會拼命朝那個方向前進。

問:撰寫新書時,您是如何發想主題、風格呢?在《金.小氣家族》的人物中,您最喜愛的角色是哪一位呢?為什麼?當中的角色有哪些和您相似之處嗎?您所創作的人物裡,在現實生活中有哪些參考人物的嗎?其中有哪些角色令您共感最深刻呢?為什麼?

答:意念發想方式很難說,最先要有數年以上的基本閱讀量,再從中去擷取覺得有趣之處,必須是某類書籍累積閱讀到真的覺得「足夠了」,就去寫相關題材。例如,很愛古代的衣著、首飾之類的,就有了華麗麗的《金.小氣家族》,因為看了很多飲食文化,就寫《龍門客棧》。最喜歡的該是長姊錢金金,明明是家中最能頤指氣使的姊姊,卻被整得有口難言,對感情死鴨子嘴硬。另外,因為偏愛閱讀文史,有時對某些歷史人物的定位另有想法,也會用自己的觀點寫,例如《沉香》男主角原型是曹操,《滿江紅》寫的是秦檜夫妻等等。

問:《金.小氣家族》已改編為同名陸劇,從文字走向影劇,在改編過程中您參與的部分有哪些呢?您認為小說改編為影劇較為困難、有趣的部分是什麼呢?過程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事嗎?

答:這次改編我全程都沒有參與。所以連我都很期待,播出內容會是什麼,跟大家一起追劇,雖然劇情不同,但是聽到女主角揚聲怒喊:「嚴燿玉!」還是很有趣。

問:您的許多作品皆與平凡、陳淑芬夫妻合作繪製與插畫,過程中您們大多是如何溝通、傳遞彼此的想法,將文字以圖畫呈現的呢?

答:大多是我擷取書中幾行,或者是其中一段,由平凡、陳淑芬兩位閱讀,彼此討論過細節後,讓他們決定如何發揮。
如果有物件,在書中有特殊意義,例如《沉香》女主角衣裳上的繡紋,是西漢古墓馬王堆的長壽繡,我會找到繡樣給兩位老師參考。《龍王》是由平凡老師某張圖為發想,封面就會跟原圖相關。

問:除了台灣讀者,您也深受東南亞讀者歡迎,在與不同國家的讀者互動時,有哪些印象深刻的經驗嗎?就您的觀察,各國讀者有哪些獨樹一格的特色嗎?

答:印象最深是在曼谷,兩次受邀去辦簽名會,是限量但不限時,我簽了六個小時左右,真的是累壞了,但是想到讀者在炎熱天氣下,等待那麼久又很不忍心,盡力全部都簽完。
泰國讀者因為語言隔閡,舉動會更熱情些,很努力的投餵我各種特色美食。

問:您為什麼會以典心為筆名呢?又為什麼會以胖鯨魚為別名呢?在撰寫書籍時,您大多是如何替各個角色命名的呢?

答:翻字典時,先發現「心」字筆畫是吉,後又發現「典」字也是吉,覺得同音好記,就以典心為筆名了。
胖鯨魚是因為那時長期作息不固定,所以又圓又胖,在游泳池裡翻滾神似鯨魚,朋友間喊著喊著就成了別名。命名最好能符合主角性格,實話說想主角名字真的很痛苦,絞盡腦汁的去想。

問:您曾說自己喜歡吃、特別喜歡海洋生物,每回去東京,早飯一定會至築地市場報到。您在旅行時,最注重的便是飲食嗎?在國內外您有哪些特別喜歡的食物呢?為什麼?您上一次出國旅行是去哪個國家呢?當時有哪些印象深刻的事嗎?下次旅行有哪些想去的地方呢?為什麼?。

答:最注意的,是事先從書中讀到的歷史與相關古蹟,飲食也屬於歷史文化的一環。不論去哪裡,我都愛去看當地傳統市場。
食物我愛吃當令的,簡單烹調就好吃。日本春季的炸忍冬、涼拌春菊。柬埔寨的椰漿紅咖哩、沿路叫賣的棕櫚汁。
香港的乾炒牛河、太平餐館裡比臉還大的舒芙蕾。新疆的香料烤全羊、北京的果木烤鴨與豆汁。清邁的涼拌青木瓜、傳統市場旁賣的炸粿糕芭蕉……當然,最愛吃的還是台灣菜。

上次出國是去日本東京,是在家人住院,陪病好一陣子後,想好好放鬆就選了熟悉的東京。
下次想再去清邁,那是文創之城,步調也不快,可以帶幾本書去,早上去傳統市場買好吃食,然後懶洋洋躺床上看書,傍晚再去逛夜市覓食。

問:您大約是何時開始刺繡的呢?這對您的寫作有什麼樣的影響嗎?

答:我其實是喜歡收藏刺繡,我一直很著迷古時的工藝品,對織物更好奇,各種刺繡圖樣,背後都有含意,少數民族沒有文字,故事或信仰會以刺繡傳承。至於手邊自己要修改的馬面裙需要刺繡,其實只能算得上縫補,掩飾老物的殘缺。

對寫作……當然有影響……不論要收藏什麼,都可以搬出「我在找資料」這正大光明的理由出來!

問:您的閱讀習慣是如何培養的呢?這和您的成長經驗、家庭教育有什麼相關之處呢?平時閱讀喜愛哪些類型、作者的作品呢?為什麼?您認為對您影響深遠的書是哪幾本呢?為什麼?您最近在讀的書是哪一本呢?

答:我父母是藍領,小時候家境並不允許我購買很多書籍,能看的書籍少,重複翻閱可能練就不錯的記憶力,之後能閱讀自由就一發不可收拾。

這幾年喜歡看史蒂芬金的作品,不論長篇中篇或短篇,金爺寫的故事就是能讓人沈浸其中。
影響最深遠的,應該是國小時被我翻到脫頁的精裝版成語故事,以及聊齋誌異吧,兩種不同的文字呈現,混搭成我最初的想像力。最近剛看完甘耀明的《成為真正的人》,以及史蒂芬金的《如果它流血》

延伸閱讀:

  1. 【看典心,過生活】堅持夢想!臺灣言小 X 本土漫畫:一加一大於一?!
  2. 【看典心,過生活】典心:如果要衝進書裡和女主角做朋友,我最希望是這一位……
  3.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浪漫~第一屆羅曼史大哉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