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幸吟

前段時日,新冠肺炎本土確診人數屢創新高,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期望推廣「台灣社交距離app」取代簡訊實聯制,只要開啟藍芽,就能收到確診者接觸提醒。但陸續有民眾反應,接獲app通知有接觸風險的日期,往往是一、兩週前,我自己5月5日接獲通知在4月25日與確診者接觸10分鐘。想問的是,如果沒有即時通知,這個app的意義與功能在哪裡?

台灣的高端疫苗,2021年7月19日獲得衛福部食藥署緊急使用授權(EUA),但由於高端以免疫橋接(immuno-bridging)取代第三期試驗上市,引發爭議,打氣遠不如莫德納、BNT、AZ等進口疫苗。今年三月國民黨立法院黨團還召開記者會質疑,有兩百多萬劑高端將過期銷毀,損失二十幾億元。

2021年夏天,德國

「政府外包製作了一個新冠疫情預警監測app,⋯⋯但是,被官員誇口為對抗疫情的關鍵一大步的這個app,能發揮的效果竟然如此低落。主要的使用者是教育程度較高的人,反正他們可以居家上班。⋯⋯收銀員、火車售票員非常容易染疫,但這些人安裝該應用程式的比例非常小。」

「德國研究人員,⋯⋯以令人驚嘆的方式展示他們的能力。BNT疫苗的開發者Ugur Sahin和Öezlem Türeci這對夫妻檔科學家,成功開發出了疫苗,由輝瑞公司上市。幾個月後,德國也開始研發自己的本土疫苗CureVac。但好消息很快被幻滅所取代:德國和歐盟並不是首批接種疫苗的地區之一。」

上面兩段德國對抗新冠病毒的「夏日之戰」,出自《梅克爾總理時代:從科學家到全球最具影響力領袖新典範》,遠流出版社2021年10月15日出版,作者烏蘇拉.維登菲(Ursula Weidenfeld)在第八章〈危機處理模式:新冠疫情〉形容,「這場疫情危機是梅克爾總理任期的最高潮、最谷底和終點站」。

防疫app與疫苗研發、接種,2021年夏天的德國和2022春末夏初的台灣,竟如此相似!如果能夠早一點從別人的經驗記取教訓就好了,但是現實世界沒有早知道。

儘管如此,書總是讓我們一再看見過往與當下密不可分的連結。俄烏戰爭爆發前兩天,俄羅斯承認烏克蘭東部兩個分離主義地區獨立,接替梅克爾出任首相的蕭茲不滿,宣布德國將中止北溪二號審核程序。北溪二號天然氣管線,梅克爾任內大力推動,希望藉此直接自俄國取得更多天然氣。

梅克爾總理時代》沒提北溪二號,倒是第六章〈當梅克爾犯錯〉開宗明義把「能源政策的錯誤評估」與「英國脫歐過程的外交失誤」、「對抗疫情」、「未能建立退休金制度和保健制度的長遠計畫」等,列為梅克爾從2005年11月到2021年12月、長達十六年任期的缺失。梅克爾如何帶領德國能源轉型?為什麼會出現著名的核電髮夾彎?讀這本書,也許可以讓人多明白一點當年的脈絡、多懂一點梅克爾的思考與決定。

第一章〈梅克爾的最後一刻〉,從梅克爾的童年往事出發,描寫她「安靜等待到最後關鍵一刻才出手」的人格特質,展現了特寫的風格,人物呈現非常立體。

書中同時勾勒了梅克爾另一個鮮明印象,就是她在觀看世界盃足球賽的歡呼雀躍。「2006年,總理成功地使德國足隊的崛起轉化成為她的政績。她最大的成就是為德國在世界上找到了一個自信而又低調的位置。」2014年德國在世界盃奪冠,梅克爾也登上全球影響力巔峰。

另外,還有一個幾乎成為梅克爾總理任期的印記,就是難民政策。書中標題「移民危機」的篇章,內文「移民」、「難民」兩個詞都有。「自從2015年夏天開始,約有一百萬移民進入德國。在這裡可以獲得史無前例的幫助。⋯⋯移民危機之前,梅克爾從未贏得如此多的贊同,同時又贏得那麼強烈的反對。」第二個「贏得」,如果翻譯成「面臨」,我認為更符合中文語氣也能兼顧語意。

「德國『例外』收容布達佩斯火車站難民的事件,讓梅克爾聯想起1989年無數東德人離鄉背井來到布拉格的西德駐捷克大使館,渴望能獲得協助進入民主西德。就像當年西德決定開門讓滯留布拉格的東德難民進入西德,直接導致了11月9日柏林圍牆倒塌,2015年也是從火車站難民事件,展開了讓統一後的德國團結一心的革命性過程。」

就在難民事件緊繃之際,2015年9月3日,梅克爾正在瑞士伯恩大學接受榮譽博士學位,被問到要如何保護德國文化?她這麼說:「充滿恐懼的文化和社會無法主導未來。我們想信奉哪一種宗教都有充分的選擇權與自由。」

在西德漢堡出生,幼時隨著擔任牧師的父親移居東德,梅克爾的成長經驗,顯然一定程度影響了她對自由、恐懼的體會。

孩童時期梅克爾不愛走路,書中寫得傳神:「她一直不愛走路⋯⋯派遣弟弟去幫她跑腿。她甚至要靠著練習,才能夠從山丘上跑下來。」「令人訝異的是,現在的她喜歡放假時在義大利多洛米帝山脈健行,⋯⋯『她的健行蠻厲害的』⋯⋯這個自稱 『運動白癡』的人,她童年時一度的夢想是成為一名花式溜冰選手。」

不愛走路變成健行高手、沒有成為花式溜冰選手而當上了德國總理、而且一做就是十六年,梅克爾成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領袖。2019年5月30日她在美國哈佛大學畢業典禮演講,談到自己在東德成長經驗、談到柏林圍牆:「這道牆阻擋了我的機會,但它卻擋不住我的夢想。」「自由不是天生的,民主、和平和繁榮也並非必然。」

梅克爾卸任後,媒體報導瞬間變少。直到今年2月24日爆發俄烏戰爭,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4月4日指稱,德法兩國當年在北約布加勒斯特峰會,反對烏克蘭加入北約是失算。梅克爾透過發言人發表簡短聲明,「堅持她與2008年北約峰會相關的決定。」這句話,呼應了書中所寫,「她向哈佛畢業生、她自己和未來政治工作者提出關鍵問題:『我這麼做是因為它是正確的事,還是僅是便宜行事?』」

梅克爾總理時代》,以童年、 從政之路、女性、政爭、犯錯等主題書寫梅克爾,也在不少篇章談及她的服裝、頭髮、或肢體語言,但是沒有提到「梅克爾菱形」,我覺得非常可惜。隨著梅克爾遠離政壇,以後更難看見這個招牌手勢了。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梅克爾的位置:

  1. 只剩梅克爾又怎樣?──歧視的證據與難題
  2.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不要把女性當成弱者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